釜山入围导演臧启武:华语缺席影节是分量不高

来源:搜狐网 2016-10-14 08:33:00

搜狐娱乐讯(哈麦/文)今年五月的戛纳电影节,九月的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没有一部华语片入围,只是看到明星、网红们去走红毯,商业片去忙宣传。所幸,十月正进行中的釜山电影节没再有零入围的尴尬。今年,有三部内地电影《捐赠者》、《一句顶一万句》、《清水上的刀子》,以及一部台湾片《白蚁》入围了主竞赛单元角逐最高奖新浪潮奖,四部中国电影在所有十一部入围的亚洲片里数量算最多。而且,品质都不错。

这其中,讲富人、穷人之间肾买卖引出人性贪婪、自私的《捐赠者》在选题方面看起来尤为大胆和深刻。主人公杨八(倪大红饰)为了让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决定卖肾赚一笔钱。有钱人李大国(奇道饰)为了救姐姐的命,到处找能配型的人。能配上的杨八的出现成了李大国的救命稻草。但命运弄人,原本很大的希望因为最终手术没成功落空。李大国又盯上了杨八即将高考开启前程的儿子。当矛盾不可调和时,更大的悲剧发生了。

拍这部电影的臧启武曾经做过张艺谋《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的副导演,也作为行活导演拍过一些短片和数字电影,但严格意义上说,这部《捐赠者》算是他的处女作。片场出身的臧启武有务实的一面,对当下的大环境有客观的认识,也对自己的导演之路有很理性的规划。在他看来,李安、张艺谋那是少数的天才,年轻导演如果脚踏几只船,商业片、文艺片都想要,都学他们,死得快。“更多人关心你的第二部作品,不要想着走捷径,想你一下子成为谁。不要想着一下换车子、换房子。张艺谋导演说过,我们这一行,没法跟房地产比,你要真想赚钱,售楼去都比拍电影赚钱。”

“现在你不觉得普遍的中国人都想挣钱吗?”

搜狐娱乐:《捐赠者》这个故事是怎么来的?

臧启武:2013年年初朋友聚会,他们说一个小说挺好看的,我看了,它是生活气息很浓的小说,讲底层人物杨八很快乐的生活,同时每天受着很多男人受的气。前面一切很顺利,就像中了五百万彩票一样。故事核心就是那个反转。突然,事情朝着他不能掌控的方向发展,这就是一种生命的不可确定性。

从表层看它讲的是一种爱,但当一种爱过度释放的时候,就变得自私,让人难以接受。杨八做这个事情可以理解为他对家人的爱,希望老婆孩子有好的生活。李大国爱自己的姐姐,不顾一切。为什么爱?这是血缘之间的关系,人性的本能嘛。但是从另一层面看,是人性的贪婪。主人公并不是生活揭不开锅了,是中国人理解的小富即安的生活,但前提是你要认同这种生活,如果你不认同,会走向毁灭。

正是这两点让我产生拍这部电影的念头。

搜狐娱乐:电影对当下贫富差距及对人性的展示挺深刻的,这也是你个人的体会吗?

臧启武:现在你不觉得普遍的中国人都想挣钱吗?钱是让他最有安全感的东西,至于这个钱违不违规、违不违法不顾虑,只要能来钱。杨八选择了最稳妥的想法,卖肾。环境并不是把人逼得不行,只是他作为个体选择的方式,还是反映到人性上,就是贪婪造成的。

但是大环境很多人向钱看的思想对你有影响,从大学教师下海经商,到老百姓……我最近拍的片是关于电信诈骗,学生的钱也骗,老人的钱也骗。慢慢要改变我们这个价值观,这个也不是一两天能扭转过来。大部分人还是比较知足于自己的普通生活。

搜狐娱乐:这个时代很多新导演会纠结第一部拍商业片还是拍艺术片,你有过纠结吗?

臧启武:在做导演之前想过吧。当你碰到了这个小说的时候,你会变得坚定,无论商业片、文艺片,好的电影首先是好看,你的东西晦涩难懂,特别让人不可理喻,都不是我做导演的追求。像《白日焰火》,有商业的元素在里面,有描写人性的东西,这是很好的。

我的片子节奏慢,不是刻意追求慢,不是刻意模仿文艺品,是故事本身决定了风格的形成。

“一开始很多人跟你说不要拍这个,没票房”

搜狐娱乐:作为新人导演拍这样的题材找投资容易吗?

臧启武:我是碰到了这部小说,小说打动了我,杨八这个人物打动了我,我决定要拍。中国现在市场很热,但是新人要拍一部片,投资很难的,我跑了很久。

一开始很多人跟你说你不要拍这个,没有票房,还是拍商业片,拍点大众喜欢看的。但是一个剧本没有打动你,拍起来也没有激情。我之前拍过一些短片,就生存嘛,行活嘛,资方不信任,拍的乱七八糟,这是很悲催的。

电影其实很个人化,就像写小说一样,你一个作家写出来的东西谁都帮你提了一些意见,你到底听谁的?这次资方给了我极大的尊重和空间,没有任何人干涉。某些电影节看觉得节奏慢,要我改,我说想都别想,我按照你们的意思来不坑呢嘛,我不是为你那个电影节拍的。

是上海的一个资方,刚成立影视公司,我通过朋友找到了老板,他们对这个事情产生了兴趣,也没有太复杂,一旦碰对了,很简单。最初我要了五百万,后来变成了七百多万,最后加上后期变成一千万出头。

倪大红老师一分没要,演员的预算并不高。主要用在制作上,每个工作人员都很优秀。我是有这个钱我再请,我不能说大家能不能便宜点。

这个公司没那么功利吧,聊完之后对我这个人比较感兴趣,就投了。我也希望将来公映之后多少能收回点票房,最多以后做牛做马再给人拍。

“找大明星也许有票房,但可能不是你当初的东西了”

搜狐娱乐:倪大红、奇道、张晗这几个演员的选择感觉都挺对味的,表演也很好。

臧启武:我也给张艺谋导演选了很多年演员。比如杨乐宝这个孩子,我就是一眼看照片,定了他,中间副导演找了很多,我都不换,为什么对?我也说不上来。

当时最纠结的是李大国这个人物,原小说里很年轻,20出头,分析来分析去,20多岁,再牛逼的演员,跟倪大红老师对戏,都对没了。而且20多岁做事(指很有钱,不顾一切为姐姐求肾)对你的冲击没有那么大。

我跟奇道认识20年了,《十三钗》合作过一次,每年春节我们小聚一下,聊我们最近干嘛呢,我说我准备一个电影,他说剧本给我看一下,我给你提供意见。看完哥们找我聊了,他先没说他自己,说这个人物你不能往年轻走,原小说他是一个黑社会。他说你让我演吧,他四十多岁。我跟摄影老师聊,跟大红老师聊,虽然是哥们,我很纠结的,奇道都把他答应的戏推了。后来想了好几天,就他了,最后是正确的。

搜狐娱乐:当时有想过用明星吗?

臧启武:第一部作品,选择演员合作我不在乎新人、老人,希望选择好沟通的,能理解你想法的。你找个大的明星过来,这个要求那个要求,也许有票房了,但可能不是你当初想的东西了,那有什么意义?

你就选择你信任的演员。大红哥(倪大红)我们从《黄金甲》、《三枪》、《铜雀台》,加上这部,四次合作,从朋友来说已经很默契了,也能很了解对方。我拿到这个第一时间找到他,他看完很喜欢,说弄吧。

搜狐娱乐:大家觉得现在不管审查还是市场,中国电影都在往好的方面走,你对你这部电影的上映和市场表现有信心吗?

臧启武:中国电影市场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尤其从今年来看,观众的选择更加理性,烂片不能糊弄他了,基本从你的故事、演员阵容、预告片就能判断出你影片大概的好坏。

文艺片市场还是要培养,我这个就是百分之五有耐心的人静下心来看的东西,你没法要求和强求。如果上映当然是好事情,对票房根本不要期待。中国市场对导演,对各门类的要求越来越高,不会再弄五毛钱的特效,很烂的故事就糊弄到钱,靠片花、预告片弄的噱头就能票房爆炸,这个时代过去了。你自己先喜欢,观众才肯喜欢,至于有多少观众,不知道。

“张艺谋是很操心的一个导演,从来没有糊弄过”

搜狐娱乐:你做过张艺谋《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四部电影的副导演,为什么最后选择离开自己当导演?

臧启武:都是巧合。其实在张导那儿工作挺安逸的,他是很有影响力的导演,有很多事情不需要我作为副手太多操心,跟着他做事很容易,他是很操心的一个导演,亲力亲为。后来离开这个团队,选择无非是再给别人做副导演,或者自己做导演。我那会不太想再从事之前的工作了,想自己试试看。

除了张导之外,我还给很多导演做过副导演,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当你谈论拍电影的时候似乎很简单,但当你真的到了现场,你会发现,我怎么弄?我弄什么?各个部门都来问你的时候,会蒙圈儿。我的工作是一直在现场,知道怎么让我的想法变成画面。

搜狐娱乐:你当初是怎么开始和张艺谋工作一起工作的?

臧启武:纯粹的应聘。一次我在一个朋友店里吃饭聊天,有人给另外一个说,你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个副导演,朋友说我朋友臧启武挺好的,我当时还说我没时间,手上有一个戏。我朋友说你写个简历,我当时不知道,因为张导的戏是保密的,不会说谁的组。

2005年,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6月3号,张导的制片主任打电话,说见一面,圈里都知道谁谁谁,见面聊,他问我各种问题,然后进入张导的团队。对于所有做这一行的人来说都很希望进入这样一个团队,更多带着一种学习的态度。

搜狐娱乐:你跟张艺谋导演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臧启武:电影技术这块是另外一回事,不是多难的东西,关键是他做事的精神。张导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他对他的电影从来没有糊弄、对付、随便,他的剧本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斟酌再三的。这个是潜移默化的,跟了一个人七八年,他做人、做事的方式、风格,都会对我有影响。

还有金琛导演(《网络时代的爱情》、《金色记忆》),我2013年、2014年的时候跟过他,他身上有一股劲儿。我还跟过赵本山老师。赵老师对戏的要求很高,金琛导演是对技术的要求很高,张导没有具体哪一块,都有要求,都很细腻。从剧本,从演员的挑选,包括制片,很多东西他都管。从我2001年到北京一直到我2012年独立,这些人对我的影响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完的,今天我能拍电影,都是前面这些导演给了让别人相信我的基础。

搜狐娱乐:大众谈到张艺谋都会说他前期的作品如何,后面的作品如何,你也会这么分吗?还是对他的作品都喜欢?

臧启武:我对这个人有敬仰之情,没有前期、后期之分。某个时代,比如他拍《活着》那会,也有《霸王别姬》、《蓝风筝》这些电影,那个时期有这些素材,他碰到了。

张导的电影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吸引人,无论《英雄》之前还是之后,他都是想讲故事,讲人性。包括大家吐槽的《三枪》,我是另外一种认可,它里面的人物很接地气,每个人物的原型生活中都有,挺讽刺挺荒诞的。从电影本身来说,里面人物的设置挺有意思的,不是很多人说的那么糟糕。

搜狐娱乐:你拍这部作品的时候找过张艺谋导演给指点吗?

臧启武:我没有找张老师,他确实太忙了。其实跟张导合作的副导演太多了,如果每个副导演都请张导指点,那人家拍不拍戏了。像他自己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悟到什么就是什么。张导太忙了,人家没有责任和义务帮你,站在我们的角度特别能理解的。

“缺席电影节不是人家歧视华语片,是分量不高”

搜狐娱乐:今年中国电影已经连续缺席戛纳、威尼斯、多伦多的竞赛单元,好像大家不太在乎电影节了。

臧启武:我觉得别装逼,就是你没打动评委,你的电影不够新颖,不够特别。你再看看现在三大电影节的东西,人家很超前的,人家的一些想法太牛逼了。

这个行业大家为了点什么?谁也别说给我奖我不要,大部分都是俗人,都别那么高雅。我也没觉得人家歧视华语片,是电影还没有达到要求。你比嘛,过了一段时间你能看到获奖的电影,你觉得确实很牛逼。咱们心里特别清楚,咱们的分量不高。

还有不能为了电影节而拍片,电影节是后来的事儿,碰上就碰上。我之前也没想过参加电影节,也没想过票房,就是怎么想把它拍好看了。

搜狐娱乐:你觉得新人里为什么再也出不来像张艺谋、贾樟柯这样世界级的导演?

臧启武:当年,国外希望中国电影走出去,希望通过电影了解中国。

文学创作对电影的影响一直存在的,那个时期的文学作品质量高,电影也质量高。某个时期文学作品质量低的时候,电影质量也低。90年代初期,大量优秀作品涌现的时候,你有很多创作素材。今天,虽然文学作品的量在增长,但含金量大不如前。我们不能说因为量有了,你就非得拍出一批牛逼的东西来。

另外你说现在导演不认真吗?可能有些比那会的导演还用心。而且现在的技术哪儿都行,不是什么壁垒。

为什么出不了那样的导演?是你的心是不是能静下来?张艺谋也好,贾樟柯导演也好,他们也不是拍一部两部片子就成了的。《英雄》之前张艺谋导演一个类型在走。贾樟柯导演也是,基本沿着自己的路在走。我们现在的导演第一部不错的时候,马上转大投资电影,废了。你什么都想得到的时候,不会得到什么,就是钱了。

造诣和钱一个人都得了,那是少数。李安导演、张艺谋导演,都是天才,都学他们,死得快。再说人家经过多少年,你年纪轻轻就脚踏几只船,商业片、文艺片都想要,贪得无厌,怎么行。你一门心思做你擅长和喜欢的东西,也许能有一点小成绩。

你要是更多是弄了所谓的名之后去弄钱,当大投资来的时候,投资越大,对你的要求越多,制约越多。人家不是给你一个亿胡花,一定有要求,所谓要求就是更多人喜欢的东西,你就不要想你要成为张艺谋、贾樟柯那样了。

比如某个导演花了几十万、几百万拍了一个东西,影响非常好,接下来还是拍这种类型的电影,要几千万了,找好的明星,照大的宣发,找这个东西的同时,你初心的东西发生变化了。给你好演员、明星,你能驾驭得了吗?能让别人信任你吗?你的影响力达不到让人信任的高度,很容易出现偏差。

更多人关心你的第二部作品,第二个作品还是像你创作第一部一样,不要想着走捷径,想你一下子成为谁,一步一步慢慢来。不要想着一下换车子、换房子,张艺谋导演说过,我们这一行,没法跟房地产比,你要真想赚钱,售楼去都比拍电影赚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