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伤者:后悔当时没有立刻发声

来源:凤凰网 2016-10-13 16:10:00

原标题: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伤者:后悔当时没有立刻发声,将提起法律诉讼

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一起老虎伤人事件,一名女游客在东北虎区下车被老虎咬伤,其母下车营救,被老虎撕咬致死。

今天(10月13日)上午,受伤女游客赵女士接受了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记者的面对面采访。

谈事发

“当时因为晕车才下车”

新京报:7月23日那天什么时候到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

赵女士:那天早上先去保养车,顺便带孩子玩,到中午吃了个饭,下午两点到的动物园。

新京报:动物园有没有提醒你买保险?

赵女士:没说要买保险。那天可能人多,动物园的检票口也开始卖票了,我们从检票员手上买的票。大人每人90元,一辆车60元,一共330块钱。那保险5块钱一张,根本没买。

新京报:事发前你们在车上干什么?

赵女士:7月23号那天,我坐在副驾驶,爱人开车,孩子在后排安全座椅,我妈妈也在后排,路上看到警示牌的地方,都没有下车。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下车?

赵女士:因为晕车。本来就有晕车的毛病,开车不晕,坐车晕。平时我开车比较多,爱人学完车,一直没怎么开过车。当时也想让老公练练手艺。但他开车老是踩刹车,加剧了我晕车。

新京报:巡逻车有提醒你吗?

赵女士:我们都没有听到巡逻车上有人用喇叭喊。唯一听到提醒的就是后面的小红车。事发后,巡逻车里面的人应该是听到我“啊”了一声(才提醒)。

“现在网上的视频是不完整的”

新京报:你爱人为什么下车之后又返回?

赵女士:回去是因为车门没关好,里面有孩子。关好之后,又下车了。现在网上的视频不是完整的,我们看过完整视频,他还拍打救援车辆的车门,大概有五六分钟,一直在拍打车门,但车上的人一直没有下来。后来动物园的人还说,你下车五六分钟还不被老虎叼走,真是命大。

新京报:还能记得起被咬时发生了什么吗?

赵女士:只能根据调查报告回忆细节。现在能记起的就是后背被咬住了,很疼,再往后就记不起了,当时已经晕了。

新京报:怎么知道被咬了?

赵女士:在ICU里护士叫醒了我,说我被老虎咬了。我仔细去回忆,回忆起从副驾驶下车,绕到车门前,被一个东西叼住。还有就是延庆安监局找我笔录,都讲了。

新京报:有人说你曾在北医三院医闹?

赵女士:北医三院澄清了,我刚来北京,根本不可能是医闹。

新京报:你父亲在ICU门口是怎么回事?

赵女士:他不知道ICU是下午3点定点探望,他很着急,护士说不行,没到时间。父亲说我就看一眼行不行。后来发帖的医生也删了。

谈舆论

我自己肯定有责任,但不认同“不作死就不会死”

新京报:事发时为什么不发声?

赵女士:事发当时就应该发声。但是我们充分相信了当地的政府。爱人单位领导和地方政府也一再协调。他们采取迂回战术,这可能是危机公关的手段吧。等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动物园就有恃无恐了。动物园说仍在与我们商谈,那是天大的谎言。

新京报:怎么看待针网上对你的讨论?

赵女士:这是诬陷。任何人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我自己肯定有责任,但我不认同网民的“不作死不会死”这一说法。事发当晚,延庆的朋友圈都在疯传我的消息。看到资料被扒,挺无语的。

新京报:你周围的朋友怎么看?

赵女士:我住在延庆,不愿意出门,不是逃避,而是懒得去听。没有任何意义。平时比较亲密的朋友始终关心我,甚于关心这个事情。他们相信我平时非常守规则,我连红灯都不闯,更不会跟爱人吵架,他们一看就知道消息是假的。同事也会在微博和网帖下面帮忙回应,但往往会带来一片骂声。还有朋友特意为这个事写了文章,互相转载,也没有太大作用,骂声铺天盖地。

新京报:还会感到害怕吗?

赵女士:我就是失忆了,昏迷了。但这些全被孩子看到了。我只能记起走到车门,后背被咬住,记不起来自己看到了老虎,也不记得老虎是什么样。现在不会感到害怕,但不愿去看。

新京报:舆论对你的影响是不是很大?

赵女士:影响还是蛮大的,所谓的我“不守规则”、“任性”。而且我面容发生了改变,再怎么整形也没用。直到现在,接送孩子都要戴着口罩。肯定要考虑整容。

新京报:现在花了多少钱?

赵女士:手术费前期花的12万左右,是动物园垫付的;后续花了1万不到,是自己出的。

新京报:跟动物园商量的怎么样了?

赵女士:9月底动物园方跟我爸聊过一次,说只给评残的15%,之后就杳无音讯了。我们9月27日申请过政府信息公开,向延庆区政府提交家属质疑意见,政府没有回应。

新京报:现在准备怎么处理此事?

赵女士:我之前在ICU里面不知情,延庆安监局和园林局领导亲自带队去过我爸住的宾馆,跟他说先走协议,不要轻易走法律程序。但现在准备走法律途径了,马上提起诉讼。这个案子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毕竟舆论是一边倒的,对我们也不是很有利。

谈家人

“住院期间家人编造谎言隐瞒母亲死讯”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母亲去世的?

赵女士:8月15日出院,三四天之后知道母亲的死讯。住院的时候会每天想母亲和孩子。他们(家人)当时编各种谎言骗我,开始说母亲只是腿脚受伤,骨折了。后来又说被另一只老虎的爪子拍到脑袋,昏迷了。还有说母亲是送回老家了。

我不停跟老公说,想跟母亲通个电话,但他们跟所有亲戚朋友打招呼要瞒着我。有一次,爱人趴在床沿睡着了,我那时候已经有点怀疑了,就拿起手机偷偷看网上的新闻,他一下子把手机抢过来,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北医三院大夫也配合他们,说易感染期,不能摸手机。

新京报:母亲为什么来北京?

赵女士:因为我丈夫要出差,母亲过来帮忙带孩子。如果不把她叫过来,自己能干一点,她就不会这样了。跟母亲既象亲人,又像朋友,只有我好了,她才会好。无话不谈。

新京报:想起母亲是什么心情?

赵女士:想到就会哭。9月初回安徽老家给母亲买墓地,注销户口。在老家呆了五六天,没怎么出门,就整理遗物,主要是母亲的衣服。我很难受,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父亲为我请了心理医生。这个事情对家人阴影很大,我自己很自责。她是个节俭的人,从来不乱花一分钱,舅舅说,你多翻一翻你母亲的口袋。我就翻到外婆留给我母亲的一个戒指,母亲把自己的属相和我加工在一起,母亲属猪,我属鼠。

孩子不止一次说“你被老虎吃掉了”

新京报:面对孩子是什么心情?

赵女士:很内疚。我住院这十几天突然消失,他很没有安全感。丈夫长期在医院照顾我,孩子长期靠朋友照顾。出院后,孩子不止一次说:“你被老虎吃掉了。”

新京报:这事对他影响大不大?

赵女士:这个事情对他肯定有伤害。在治疗期间,我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单位的家属楼,那边的家属们也会去议论。曾有一个孩子把我孩子拦住了,说你妈妈被老虎吃掉了,有知情人看到了,说我孩子当时的表情很惊愕。我已经尝到失去母亲的滋味,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尝到这样的滋味。

新京报:您丈夫是做什么工作的?

赵女士:这个不方便透露,有纪律要求。他工作忙,一年见面四五次,我来北京后,他一出差就是十几天。不过他有探亲假,我也有探亲假,另外还有出差机会,两三个月见一次。考虑到夫妻长期分居不是常事,而且孩子已经两三岁了,要上学。所以我就来延庆了。目前孩子在延庆一个幼儿园上学。

新京报:平时跟爱人关系怎么样?

赵女士:关系挺好的。我挺心疼他,在医院里一直陪在身边。我看到别的子女和父母一起游玩会流泪,他也叹气。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外界对你爱人的质疑?

赵女士:母亲下车时他本想拦住母亲,但她冲出去的力量太大了,没有拦住,拍打车门的时候,看到山坡上有四只虎。如果他再做出无谓牺牲,那么孩子可能就要失去三个人,难道非要用两死一伤的代价虎口救人吗?

新京报记者曾金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