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追房记:那些卖房炒股的人 或许肠子已悔青

来源:凤凰网 2016-10-13 09:23:00

原标题:北漂追房记

“十一”国庆小长假期间,22城限购限贷风暴对高烧的楼市起到一定降温作用,楼市成交量骤减,退房潮涌现。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人因之前房价上涨过快没有成功购房的刚需族,在等待调控政策的效果,比如属于北漂一族的辛思(化名)。

“我常常自责,为什么没有早下决心。”10月12日,这是她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谈过程中的第一句话,也是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从2015年6月至8月,眼睁睁地看着股票账户里的27万元盈余在3个月时间内蒸发殆尽的辛思,决定转移战场,用自己剩余积蓄在北京安个家,但不曾想的是“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从2015年12月至今,“一套房的价格从320万元涨到420万元,位置从三环内移到四环外,预算不足,房主无信,不仅自己心力憔悴,还连累父母着急上火。”

弃股投房

2015年2月,辛思开设了自己的股票账户。“当时,身边的一些朋友认为股市可能出现一波大的行情,我决定开户尝试一下,以30万元本金入场。”

“5月,我已经累计盈余27万元,几乎翻了一番。”然而,6月的股市开始震荡下跌,7月、8月这种趋势不仅没有终止,反而越发厉害,最终股市从5000点一泻千里逼进3000点。

“后来,我在与亲戚、朋友的沟通中,比较深刻地认识到在资本市场上的投资难免存在不确定性,在缺乏优质投资渠道的情形下,购房是最佳投资方式,这既能满足自己居住需求,也能实现保值升值目的,于是决定用自己剩余积蓄,加上父母支援,在北京为自己安一个家。”

如今看来,那些卖房炒股的人,或许肠子早已悔青。

“我在北京生活和工作9年,是一名北漂,没有户口,租房居住,单身一人。说实话一直在攒钱,毕竟北京楼市的价格摆在那里,如果股市盈余,最终也可能将这笔资金用于购房,所以这次能够下定决心既有偶然因素,也有必然因素。随着年龄增加,对家的归属感发强烈,在股市中受挫使得自己格外在意积蓄的管理,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用于购房。”

从320万元涨到420万元

于是,辛思开始了自己的购房之旅。2015年12月,辛思在东二环和三环之间相中了一套58平方米的公寓式住宅。“由于是公寓式住宅,价格相较普通住宅略低一些,总价188万元,首付80万元,在经济能力范围之内。”

不过,由于辛思犹豫了一周多的时间,这套公寓式住宅的总价即从188万元涨到205万元。“当时,距离农历春节越来越近,所以考虑先交1万元意向金,回家与父母商议一下。”农历正月初八,“我回到北京,希望与业主签约,但业主称自己不在国内,一周后总价再次从205万元涨到220万元,于是决定再看一看。”

随后,辛思又陆续选择了几套公寓式住宅,有些没相中,有些没谈妥。时间已经进入到5月,“父母劝说我还是选择普通住宅,但这意味着价格提高,必须以地理位置为牺牲。我参考了一些新盘的情况,确实路途与市区有些远,与地铁站也有些距离,这令没有自驾车的我有些为难。最终,我决定动用全部积蓄,加上父母支援,在东三环和东四环之间购买一套普通住宅,9月前完成这一计划。”

“6月、7月的时候房源较多,我相中了一套65平方米的普通住宅,起初开价320万元,最后涨到350万元,首付130万元,我决定接受这一涨幅,但是问题出在了‘满五唯一’上。”所谓“满五”即房产证从出证开始计算,时间满五年或超过五年;“唯一”即业主在该省份内,登记在国土局系统里得只有这一套房子。通常情况下,满足“满五唯一”的条件即可免征房子的个税。

“当时的情况是‘满五不唯一’,业主原本承诺通过离婚解决这一问题,但是最终放弃了这一方式,使得总价在350万元的基础上又增加20多万元个税,我认为这违背了原本的承诺,增加了额外负担,所以最后拒绝与业主成交。”

这时距离辛思确定的9月前完成购房计划的截止时间越来越近。“8月,房价已经开始明显上涨,原本同等价格已经难以在东三环和四环之间选择理想的普通住宅,中介开始介绍一些东四环外的普通住宅。”

父母督战

此时,辛思的父母有些着急,认为她耽误了购房时间,决定来京亲自督战。“在这一过程中,有两次购房经历印象深刻。

8月24日,父母相中一套前一天释放的普通住宅,决定当晚签约,但是业主表示一天内已有8拨看房人,房子太抢手,其心态发生变化,于是决定等一等再卖。

9月13日,东四环边上的普通住宅,67平方米,总价375万元,首付150万元,也是决定当晚签约,但是业主在出差,于是与他约定一周后签约,但等到见面时候,他先是将总价提高到400万元,父母和辛思商量了,决定咬咬牙、凑凑钱,也接受了吧。哪里知道,业主接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们有看房人出价415万元,我们一下子傻眼了,价格真的接受不了。”

楼价越来越高。“我最后选择的一套普通住宅是在东四环四惠边上,2层,69平方米,总价390万元。与业主约了当晚5:30在她家附近的中介门店见面,结果等到晚上7:30她也迟迟不出现,不断以借口推脱,最后8:30她出现的时候告诉我们涨到425万元。当时真是怒气中烧,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在那一刻爆发,与业主发生争执,自己的眼泪也不争气地往下流。”

“那天晚上,我边走边流泪,边感觉心酸,自己陷入深深地自责,当初为什么不能果断一些,为什么如此没有预见性,为什么在位置选择上如此矫情。”

如今的辛思,选择等待。“我相信国家的调控政策能够进一步发挥作用,我自己再努力攒一些钱,尽早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或许,她的这句话也道出了众多北漂的心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