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大球遇主教练危机 3大因素或导致目前困境

来源:搜狐新闻体育 2016-10-13 09:29:00

高洪波选择结束了他的“下半场”,无论这哨声是足协逼他还是他自愿吹响的。

中国男足又要周而复始的选帅,我们也突然发现,原来最受关注的“三大球”——男足、女排、男篮居然现在都没有主教练。

浮躁的舆论气氛,选材上的捉襟见肘,复杂的关系人际网……在这三个火山口,我们只是曾经很幸运,拥有郎平和宫鲁鸣。

作为最高荣誉象征的国家队主教练岗位,为何如今竟难觅接任者?

三大球,谁敢接?

“昨天晚上和中国足协领导有过很深入交流,协会领导也认为目前中国男足存在的问题,应该由你主教练来承担,我明白这个意思。所以比赛结束了,我现在就提出离开。”

在高洪波的话里话外,似乎处处流露出,自己的离开是出于足协的“劝退”之意。

中国足协的领导也从未掩饰过对高水平外教的向往,即使在高洪波率队40强赛出线后,在中国足协内部,“高水平外教更有利于球队长期建设”和“高水平外教更有利于球队商业价值开发”等观点依旧会被提出。

好在,中国足球还有钱。金元时代下中超树大招风,里皮、斯科拉里、埃里克森都在中国见过花团锦簇,前赴后继去国足也许不是问题。

但在中国男篮,当扬纳基斯拒绝与时任篮管中心领导胡加时握手时,中国男篮在选材等方面的潜规则就被传得沸沸扬扬,大牌外教对“后姚明”时代的男篮敬而远之。

但就算宫鲁鸣指导临危受命,重夺亚洲冠军,但在出征奥运会之前,由于薪资承诺一直得不到兑现,宫鲁鸣迟迟没有回归帅位,最后他说自己重新执掌男篮,“其实是一个行政命令”。

宫指导说,中国男篮不缺钱、不缺人,最缺练,他一个拿几千元工资的管不了百万富翁们。

在奥运会后,当宫鲁鸣从中国男篮卸任,谁当教练又一次成了令人头疼的问题。当时,有中国篮协相关人士曾对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对于选帅的工作暂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

同时,在奥运会上夺得金牌的中国女排,也在辉煌之后陷入了对主教练岗位的担忧。

在郎平没有回归之前,王宝泉、俞觉敏纷纷坐到过这个火山口,中国女排一度朝着亚洲二流滑落。

时至今日,与中国女排合同已经到期的郎平,依然没有确认自己将继续执教中国女排。虽然她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过自己希望继续执教,但也表示,最终的决定要取决于自己的身体状况。

主帅“危机”,原因何在?

无论是郎平、宫鲁鸣还是高洪波,这批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总有一种特殊的国家使命感。他们都曾经是救火队长。

只不过中国足球是太上老君八卦炉里三位真火,没有孙猴子谁都灭不了,而中国女排只是星星之火,郎平春风化雨,润物复苏。

成为国家队的主教练职位,曾是一名职业教练的最高荣誉,但在如今看来,事情似乎已经有了改变。

首先,“三大球”还有多少人才可用?谁能抗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郎平可以用两年组建“大国家队”概念挖掘朱婷和袁心玥,但那是因为中国女排培养体系依旧没有断绝。

但是如果不是郎平,魏秋月、惠若琪这些老将还会回归吗?这些95后球员能不拘一格入选国家队吗?

而在男篮一方,里约奥运是给周琦、王哲林们的练兵。2019年男篮世界杯就将在中国本土举行,对于这一代球员,2019年和2020年奥运会是出成绩的时候,哪位敢拍胸脯一定带出成绩?

对于被网友习惯当成为“痰盂”的国足,似乎只有请里皮和斯科拉里这一条路了。踏实做青训,埋头20年了,但哪位教练和主管领导愿意为后人植树呢?

其次,在薪资待遇上,国家队已经失去了“竞争力”。

看看高洪波、宫鲁鸣和郎平三位教练,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有极强的责任心和为国奉献的精神,不考虑收入多少。

哪怕被足协无端拿下,哪怕薪水迟迟不到位,哪怕放弃国外优质的生活,他们都等着组织的召唤。

比如高洪波,据资深媒体人赵震称,他可以主动要求从自己的薪水里拿出40万分给助手,而他的年薪据称只有百万;

比如宫鲁鸣,他可以在篮协承诺月薪15万却只发1万的情况下,坚持带队3年;而郎平,第一次执教女排时,她的工资甚至连给女儿打一个月越洋电话都不够。

但如今,有足够执教水准又愿意如此“吃苦”的教练员还有多少?

就像宫鲁鸣此前和篮协为薪资“斗争”期间所说,“物质与精神是相互作用的”。如果选择在俱乐部执教,这些教练员都能拿到高得多的收入,又何必选择在国家队劳心劳力,有时还“吃力不讨好”?

第三,管理模式掣肘尚未撤去。

在男足、男篮和女排三支队伍中,郎平或许是最为“幸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排管中心给了她完全的掌控权,而在遇到一些非议时,排管中心又会主动替她屏蔽了这一切。但对于另两支队伍的主帅来说,就没有这么轻松。

就说男足,长期以来,足协对主教练工作干涉过多一直遭人诟病,而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像此前对高洪波那样突然“换人”。

而在男篮,如果不是宫鲁鸣,主帅还能自主定名单,还能义无反顾的拒绝“出工不出力”的老将吗?

况且在如今,从某种角度上说,三大球协会都正处于“动荡”的关口。

中国足协的“管办分离”如火如荼,但改革无疑还远远没有理顺。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面临退休,今后中国篮球的改革道路如何,依然悬而未决。

而排管中心也同样经历了“震荡”。在副主任张蓉芳因病请辞后,人事班底还未能重新安排妥当。

不过就在12号,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刘文斌已经明确表示,排管中心将在尊重郎平个人意愿的情况下以最大诚意挽留她继续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