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资本系:70公司掌1.27万亿市值 宝能中植系最高调

来源:财经网 2016-10-14 08:55:00

三人成众,势成犄角,可谓之“系”。

从20年前的“德隆帝国”,到近日接连收编上市平台初具“资本系”雏形的徐茂栋、浦东科投……虽然A股市场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各路资本亦反复上演兴亡交替的悲喜剧,但“资本系”这一角色却从未缺位,其版图扩张的脚步也从未停歇。

物换星移。宏观经济的新律动、A股市场持续扩容、产业及资本的深度融合,在今时催生了众多的民营资本系。但在外界印象中,A股各类资本系素来游离于公众视线之外,披着神秘外衣低调潜行。为剖解弄潮A股的资本系版图,上海证券报以拥有三家(及以上)A股公司作为建“系”标尺,勾画出约20支民营资本系的概貌,解读其幕后资本大佬的产业脉络与运作路径。而以最新收盘价计算,上述资本系控制(或拥有持股优势)的A股上市平台有70家,总市值已近1.27万亿元。其中,除了耳熟能详的海航系、复星系、万向系、明天系外,近年搅动A市场的宝能系、中植系等金融资本异常抢眼,另有王文学、赵锐勇、艾路明等一批民企掌门依托产业资本大举扩张,成为异军突起的资本新贵。

耐人寻味的是,透析当今各路资本系的运作手法,其核心原理与德隆时代并无二致,即以产业整合之名,最大限度调动金融杠杆,实施资源整合与产业扩张。然而,无论是产业多元化布局,还是资本的逐利游戏,A股资本系的掌舵者永远在跟规则与时间竞赛。

资本系旧旅新军

在目前20支拥有三家及以上A股上市平台的民营资本系中,既有多年不倒的老牌大鳄,也有作风彪悍的资本新贵。

资本系的生生不息,离不开A股市场持续扩容、流动性源源不竭的土壤,亦是中国企业产业多元化的结果,更是经济结构转型的缩影。如今,傲立于A股浪尖的资本系中,既有多年不倒的老牌大鳄,也有作风彪悍的资本新贵。

在上市公司易主案例频现的A股市场上(仅今年以来就有约50宗),常有资本系的身影闪耀其间。据上证报资讯统计,在目前20支拥有三家及以上A股上市平台的民营资本系中,有不少耳熟能详的老牌劲旅,例如:郭广昌领衔的复星系、鲁冠球掌舵的万向系、徐文荣的横店系、神秘莫测的明天系等。其中,尤以产业庞大的海航系“人丁兴旺”,其已掌控渤海金控、西安民生、海航投资、凯撒旅游、海航基础、海航创新、天海投资等七家A股平台。

同时,昔日首富黄光裕兄弟的国美系则风光不再,但仍掌控着三联商社、中关村、山东金泰等三公司;同为潮汕人的黄茂如,以旗下茂业系在A股市场驰骋多年,目前掌控着茂业通信、茂业商业、*ST商城。浙江商人金良顺、郑永刚,也均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平台。

剖析这些老牌资本系的成长基因,其原始积累多始于制造业。比如,资本市场“常青树”鲁冠球与徐文荣,正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代”草根商人,其曲折的创业史与近四十年来的社会变革紧密相依,从低端的制造业白手起家,紧扣转型时代的资本脉搏,逐渐打造起了庞大的产业帝国。值得一提的是,如复星系、海航系等顶级资本战队,则在A股扎稳根基之后,开创了更大的资本舞台,成长为国际化的集团。

时移世易。与传统产业资本悉心孵化实业,再扶植上市的渐进式路径不同,无论是产业资本还是金融巨鳄,近年来崛起的资本新贵们更青睐凌厉而快速的收购,通过买壳构筑A股版图。

浙商赵锐勇的造系之路就颇富传奇性。1954年出生的赵锐勇做过代课老师、铁路临时工、农机厂学徒工,后来辗转进入媒体,设立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简称“长城集团”)。赵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东海》杂志社社长、总编,《少儿故事报》报社社长、总编等职务,为中国电视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实体经济必须要和资本市场对接共舞,才能做强做大。”赵锐勇曾如是表示。2014年初,赵锐勇旗下核心资产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在A股市场布下第一颗棋子。当年7月,赵锐勇掌舵的长城集团出手收购了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并更名为长城动漫,攻下第二个据点。2015年,长城集团再度斥资5亿元,将天目药业控股权收入囊中,在两年多时间内搭起了三个资本平台。

低调的宁波富豪熊续强,2012年将房地产业务置入ST兰光完成借壳上市,更名银亿股份。2014年3月,熊续强旗下的银亿控股通过收购控制了康强电子19.72%股权,成为新任实际控制人,但其后一度失去了对董事会的控制权,还被泽熙抢下重组主导权。不过,在泽熙案事发之后,银亿系持续增持康强电子,重掌控制权。今年4月,银亿系又出资8.5亿元,将央企背景的河池化工纳入麾下。

福建大佬王春芳的厦门当代系版图,亦是通过买壳模式勾勒而成。2010年,厦门当代集团以6474.5万元收购*ST大水29.9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其后蜕变更名为当代东方。2014年,当代集团入主国旅联合,以2.9亿元代价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逐步明确了“户外体育+文化娱乐”的战略定位。厦华电子的一揽子重组则堪称当代系的最大手笔,通过两年多时间的精心运作,厦华电子将作价18亿元收购数联铭品向大数据转型。

被称作“产城融合”模式缔造者的王文学,其资本扩张路径也与上述三人相似。2009年,王文学从台商陈和贵手中买下了*ST国祥;2011年,华夏幸福如愿在A股借壳上市,逐步跻身为地产领域的新蓝筹。2015年11月,黑牛食品控股股东林秀浩将10.85%股权转让给王文学控制的西藏知合,同时将18.97%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后者行使,王文学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之后,黑牛食品剥离原有资产,现已推出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今年7月,西藏知合又如法炮制,以“受让股份+表决权委托”模式,斩获玉龙股份的控制权。

相比而言,宝能系、中植系等新兴资本系,以其资金优势高调举牌直至夺权,造系速度更加迅疾,资本运作极为高调。

“作为壳资源买家而言,收购目的无非是两类:一类是作为掮客引荐资产,重组完成后全身而退;第二类是向上市平台高价注入旗下产业,实现财富增值,继而长期滚动运作。”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解析,那些有产业储备的买壳者的首选模式一定是后者。

较为特殊的是袁志敏家族,旗下四家A股公司皆为IPO孵化而来。1998年,袁志敏与几个同学南下广州,靠2万元资金滚雪球式发展,创办了金发科技;2004年,金发科技在沪市挂牌,最新市值约170亿元。

袁志敏的资本故事,在数年之后渐入高潮。2010年至2011年间,毅昌股份、高盟新材、东材科技三家公司陆续上市,其控股股东都是高金集团,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是冼燃、凤翔、戴耀花、李学银等四人,但袁志敏的妻子熊海涛通过广州诚信投资掌控了高金集团48.13%股权。今年2月,三家公司同时披露,熊海涛向高金集团单方增资6000万元,其实际控制人一致变更为熊海涛。知情人士表示,广州诚信投资一直是高金集团的单一最大股东,幕后的袁志敏、熊海涛夫妇始终处于主导地位,此次变更属于“名至实归”。

但细加探究,袁志敏并非前述三家公司的初始创始人,其造富路径的核心,是依托金发科技为核心平台,利用资本及资源优势投资上述公司,最终开枝散叶,结出硕果。

一言以蔽之,A股资本系的壮大,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值得一提的是,若以掌门人的籍贯划分,浙江是A股民营资本系的第一大阵营,由此滋长出复星系、万向系、横店系、精功系、杉杉系、银亿系、长城系等七支资本系,这与浙江内生的改革基因、深厚的产业土壤、浓郁的商业氛围等因子密切相关。生机勃发的另一民营经济重镇广东,则聚集了国美系、茂业系、宝能系、汇垠系及袁志敏家族,其势汹汹。

腾挪运作新路径

透析眼下各路资本系的运作手法,其核心原理与德隆时代并无二致,只不过其产业整合的疆域已从境内拓展至全球,从一二级市场套利升级为跨境估值套利。

潮起潮落。每一轮资本系兴替更迭的背后,都隐藏着跌宕起伏、令人唏嘘的剧情。从更大的视野来看,资本系更替映射出产业及金融格局的演化。然而,正所谓“百代犹行秦法政”,新旧资本系的故事核心与富于开创性却迅速溃亡的“德隆系”的时代并无二致,即以金融手段撬动产业整合。只不过,当下资本系产业整合的疆域已从境内拓展至全球,从一二级市场套利升级为跨境估值套利。

兵贵神速。赵锐勇的长城系,在买壳之后旋即展开资本运作。2014年11月,长城动漫抛出重组预案,拟通过现金形式购买杭州长城、宏梦卡通、东方国龙、新娱兄弟、滁州创意园等七家公司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1.34亿元。长城影视借壳上市之后,也立马启动再融资,并接连收购了电视媒体广告等相关资产,目前正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此前多年重组未果的问题公司天目药业,也进入停牌状态。

“快速对外扩张一定要抓住机遇,以资本为纽带。接下来更多的案例会是以并购基金先期孵化项目,再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赵锐勇的一番话,透射出其清晰的A股战略。

与长城系一样,银亿系的如意算盘也是持续的资产注入。今年4月,银亿股份发布重组预案,拟作价33亿元收购银亿系旗下宁波昊圣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美国ARC集团相关资产,构造房地产和高端制造双主业格局。河池化工易主后,也曾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发行股份向银亿控股或其关联方购买某传感器制造商100%股权,后因监管环境变化而终止。

胜人一筹的是,鹏欣系、复星系等国际化布局的资本系,近年热衷于将境外的能源、资源、农业等资产溢价注入A股公司,以寻求更为丰厚的跨境估值套利,显示出过人的全球化视野。

与根植于产业土壤的资本系不同,中植系、宝能系、汇垠系近年在A股攻城略地,展现出金融资本蕴藏的巨大能量,但资本运作策略仍离不开产业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已控股的上市公司平台外,中植系、复星系、明天系、宝能系等大鳄的触角还伸向了其他的A股公司和境外资本市场,成为诸多资本平台的重要股东,掌握了较大的话语权,形成了合纵连横的复杂格局,为后续资本运作提供了多路通道。典型者如中植系,通过受让股份成为康盛股份、中南文化等公司的二股东,再循序引入资金及产业,完全主导了两家公司的产业转型。

“A股资本系的套利路径,归根结底就是低买高卖,一方面通过资产低买高卖寻求溢价,另一方面,通过定增等运作,对自家公司股票低买高卖套利。”一位市场人士一语中的。如上所述,资本大佬会将旗下上市平台分门别类,将自身培育或收购的资产包装注入上市公司,以达到财富增值的目的。而几个上市平台之间,通过实际控制人的资产腾挪,也可以取得协同共赢的效果。

“不论是投资机构还是民企大腕,买壳的终极目的就是以金融手段进行产业整合,从资源流动中谋取高回报。”某资深并购人士对记者表示,各类资本系的核心构架是金控平台,这是实现体内外资金融通的主渠道,明天系等大鳄则已构建了涵盖证券、银行、保险、信托、期货、PE、基金等牌照的完整的金融产业链,使得资本运作游刃有余。

又如,中植系的核心金融平台是中融信托及恒天财富、新湖财富等多家第三方理财机构。借助这些通道获得巨量资金后,中植系不断收购标的资产,随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获得股权或现金,再通过中融信托等渠道筹措资金继续并购资产,如此循环往复屡试不爽。

不过,长袖善舞的资本系也需要面对多变的监管环境及经济大势。每一支大肆扩张的资本系身后,都隐藏着一条敏感而紧绷的资金链。一旦某一环节卡死,其传导效应可能致使整条资金链及产业链面临灭顶之灾。无论是昔日的德隆帝国,还是今时中技系的覆灭,都是前车之鉴。

大佬进退之道

随着金融及产业格局的演变,部分资本系开始尝鲜投行式运作,也有资本大佬在“做减法”,梳理整合旗下资产,清晰战略布局,以免落得“中技系”那样的结局。

A股资本系变迁的最显著特征是金融资本系的崛起。正是倚赖金融平台的吸金磁力及杠杆效应,海航系、明天系、宝能系、中植系得以在A股市场一掷千金,所向披靡。但谁又知晓,它们是否一直都会是赢家?

深谙此道的杉杉系、复星系等实业大佬,早已悉心培育起包括银行、保险、PE在内的金融图谱。用郑永刚的话说:“以金融的力量整合发展实业,完成‘产融结合’。以新兴实体经济做抓手,结合金融资本,一手资本,一手培育新兴产业。”再如,2013年底,金发科技牵头申报“广州花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亿元。最新消息说,广东省政府明确将花城银行作为全省首推的民营银行,已进入论证阶段。又如,武汉当代系是天风证券的实际操盘者,为其资本运作增添了诸多便利。

随着金融及产业格局的演变,部分资本系开始尝鲜投行式运作。例如,杉杉系的郑永刚,将收购上市公司平台当成了一门生意。

2014年2月,杉杉控股成立上海坤为地投资控股公司,建立了由国内投行一线人士率领的投行团队,开展战略投资、收购兼并,以及整合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源等业务。平台成立后,先后参与多家上市公司产业整合。艾迪西与*ST江泉,皆为杉杉系投行模式启动之后的产物,并迅速启动了资产重组。其中,艾迪西将置入作价169亿元的申通快递,完成借壳上市后,杉杉系将全身而退;*ST江泉拟作价22亿元收购锂电池供应商瑞福锂业100%股权,重组完成后,杉杉系仍保留控股地位。2015年,杉杉系还将把控多年的中科英华(现名诺德股份)拱手让人。

自称“职业企业家”的郑永刚表示,投行业务是金融服务业这顶皇冠上的明珠,真正的投行家应该是实业出身,深谙资本市场,对资本运作有悟性的企业家,“我不是买卖壳的中介,做实业扎扎实实,做资本运作也会扎扎实实。通过整合,帮助新生代企业和企业家进入资本市场快车道,同时帮助行业落后、盈利能力下降的老上市公司脱胎换骨。”

采取有限合伙制模式的汇垠系,也专注于以小博大的游戏。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在短短八个月内相继入主永大集团、汇源通信、万家乐等三家A股公司,并现身多家公司的定向增发。而在为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量身订制的三只基金中,以GP身份亮相的汇垠澳丰累计出资仅百余万元,却撬动了总额43亿元的收购案。

当然,并不是所有资本大佬都喜欢“做加法”。宁波另一资本巨鳄、雅戈尔的创始人李如成,一度控制了雅戈尔、宜科科技(现名联创电子)、宁波中百等三家上市公司,但其最终选择从后两家公司上撤退,独留1998年上市的嫡子雅戈尔,坚守服装、房产、投资三大产业。

“并购狂人”黄茂如的茂业系,此前不断举牌同业上市公司。但近年,茂业系紧锣密鼓地梳理、整合旗下上市公司资产,并有意转让*ST商城的控股权。梳理茂业系的资本运作,绝非临时起意的短浅涉猎,而是基于自身百货业格局的清晰战略布局。

愿赌服输。但回望那些曾显赫一时的资本系背影,不免令人唏嘘。长袖善舞的“中技系”,曾以眼花缭乱的花样技法,一度控制了博元投资(退市)、ST成城、国恒铁路(退市)等五家上市公司,最终一夜崩塌,留下斑斑劣迹难以善后。浸淫A股多年的知名私募泽熙投资,也曾叱咤风云,最终东窗事发猝然陨落。

“以打擦边球甚至违规的方式,依靠露骨而粗暴的资本运作,牟取监管套利的时代已经远去了。”市场人士认为,随着各级监管及社会、舆论监督的强化,资本系无法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

一个颇有意味的细节是,在今年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中,监管部门针对相关公司与其幕后资本系的关联性直接发问,意味着一些曾经神秘的资本系正式进入监管视野。此外,随着监管层“去杠杆”等措施加码,资本系的腾挪空间被大幅压缩,风险也随之骤增。

A股资本系,犹如一辆辆疾驰的赛车,永远在跟规则与时间竞速。

(编辑:daisongyang)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