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制药爆炸频发:环保欠账得至少5年利润来还

来源:搜狐网 2016-10-14 08:30:00

10月10日,齐鲁制药子公司齐鲁天和惠世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天和惠世)发生泄爆事故。据不完全统计,这是齐鲁制药2年内发生的第5起爆炸事故,而天和惠世与其一墙之隔的历城二中多年来的“污染问题争执”也再次成为焦点。

对于爆炸起因、车间搬迁、化工污染等问题,截至发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仍未联系到齐鲁制药官方进行回复。一位齐鲁制药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此次事故可以看官方发布信息,还特意指出齐鲁制药环评都是达标的,而至于搬迁的问题并不是企业自身能决定的。

就齐鲁制药发生爆炸的原因,北京鼎臣药业咨询管理中心负责人及多位接近齐鲁制药的业内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实际更多的是管理不严谨的问题。

2年5起事故

10月10日,位于济南市历城区董家镇的天和惠世废水回收车间一回收罐发生泄爆事故。据《济南时报》报道,该场大火系人为操作不当,两工人已被行政拘留,并称有知情人员介绍,着火的地方之前也发生过火灾。

有媒体采访当地居民显示,自2015年年初至今,齐鲁制药已发生5次规模大小不一的爆炸,最大一次发生在2015年4月30日凌晨。

再往前追溯,2011年1月齐鲁制药还曾发生过一次火灾,当时是厂区内一个用于储存动物疫苗等药品的恒温库着火,冒出的浓烟持续十几个小时才逐渐消失。

史立臣指出,失火是药企最常见的事故类型之一,一般情况下爆炸也多由起火而引起。而在所有的制药企业安全事故中,管理不善是其中最大的原因,另外企业生产设备的陈旧也成为了安全事故发生的潜在隐患。

如丽珠药业新北江制药有限公司发生火灾,主要原因便是4名外协人员在检修多功能罐时,动火作业违章操作,导致车间可燃物燃烧,又引起系统中正庚烷部分泄漏,从而造成4人烧伤的后果。

环保与经济博弈

而此次爆炸也再次引爆了该厂与其仅一墙之隔的历城二中十余年关于污染问题的争执问题。据当地居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双方僵持近十年,环保部门参与也未能解决,因为其各项指标检测都达标。“虽然周边环境绿化等有所改善,但是在那附近确实经常存在异味,连街道都是黑乎乎的。历城二中师生更是经常会闻到各种刺鼻异味。”

对此,10月12日,济南市环境保护局宣教中心主任赵小明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双方的争执一直是济南环保工作的热点和难点,更是城市发展与工业化所带来的问题的一个样本。

据了解,在今年4月份,济南市政府向齐鲁制药发出通告,责令其在8月20日前,将制药废水处理设施迁离历城二中,对化学合成车间特别是距离历城二中较近的车间,按照原有计划,加快向德州临邑搬迁,减少异味排放。

不过,至今其搬迁计划并不顺利。

资料显示,齐鲁制药是首批经国家食药监总局GMP认证的制药企业。

据当地媒体报道,自2000年至2015年1月,齐鲁制药累计向国家上缴税金55.75亿元,新建生产基地四个,安置就业7000余人。为此,当地居民猜测齐鲁制药董家镇工厂搬迁不力或与其纳税较多有关。

不过,上述齐鲁制药内部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搬迁涉及多方因素,并非一家企业想搬迁就能搬的。

事实上,随着环保监管趋严,各地政府也在严控企业环评指标,这也是齐鲁制药董家镇基地搬迁的一大障碍。据介绍,今年4月迁入地德州市市政府曾制定印发《德州市建设项目环评审批负面清单(试行)》,要求招商引资工作中杜绝招引负面清单内的建设项目,其中就包括原料药制造项目。

有环保学者指出,齐鲁制药董家镇基地的十年困境是企业选址不周、行政部门审批不严、环保部门监管不力的连锁反应。“在环评宽松时期,企业在生产中间产生了环保欠账,如果不进行设备升级、模式转型,即使是远离居民区的经济开发区也将难有其容身之地。”

而对于齐鲁制药的“环保欠账”,史立臣认为,治理污染的成本非常高,齐鲁制药若要彻底解决这个环保问题,或得拿出5至10年的利润。

据了解,很多抗生素企业因为环保等问题进行转型。作为国有传统四大抗生素企业之一鲁抗医药,在不久前千元甩卖子公司菏泽鲁抗舍里乐药业有限公司股权,该公司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环保,在限抗、环保趋严的情况下,鲁抗药业为有效防止资产进一步贬值进行“甩包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