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角兽推出首个国产多线激光雷达,速腾聚创让无人驾驶产业迈出了一大步 | 雷锋网

来源:雷锋网 2016-10-14 17:53:00

在2016年十一黄金周期间,深圳的创业公司速腾聚创(RoboSense)正式宣布已掌握多线激光雷达的核心技术,并完成第一代多线激光雷达RS-LiDAR研发工作。这款16线雷达的少量试产产品已经进入车企的实验室进行数据采集与测试。

成立于2014年的速腾聚创,用短短两年时间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应用的核心传感器上取得突破,与少数几个海外企业一同站在了浪潮之巅。而与此同时,速腾聚创的资本价值也快速上涨。在8月份的CCF-GAIR大会上,速腾聚创入选了以“价值三年翻十倍”为评选标准的“人工智能与机器人TOP25创业公司”榜单。

在成为独角兽的道路上,速腾聚创究竟做对了哪些事?

科研基因是根基

速腾聚创的创始人邱纯鑫,在创业前在哈工大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读博士。事实上,速腾聚创的前身,是邱纯鑫的户外移动机器人环境感知小组,他们的课题,是如何让在野外工作的机器人提取环境信息,换句话说,就是“看见”。

速腾聚创的创始人邱纯鑫

这是一项软硬件结合的科研工作,不仅要自己开发制作传感器组件,也需要研发算法和数据接口。

但在课题进行中,邱纯鑫日渐觉得不改变工具,成果终究有限。在他的课题中,激光雷达和深度视觉摄像头都要用到,但国外的产品太贵且不易买到,而国内在这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

邱纯鑫在完成课题后,决定以课题组为初始团队,试着自己开发机器人视觉解决方案,主攻激光雷达。

事实上,在速腾聚创最终做出16线雷达来之前,没有人敢100%肯定这家公司一个会成功。在硬件,尤其是精密设备方面要拿出科研成果已属不易,要转商业化运作公司,不确定性太多了。

用搞科研的精神,速腾聚创在2014年成立之初,两个月就拿出了原型,包括静态三维激光雷达的原型机(和美剧《生活大爆炸》里那个量子导航的原型机一样体积巨大)和相应的点云处理软件。这令最初只是看好速腾聚创的学术背景的早期投资人惊讶不已。

比极客多一点商业基因

邱纯鑫不仅仅是哈工大的学霸。他出生在潮汕的一个加工服装晚礼服的商人家庭,中学时便敏锐抓住中国加入WTO的机遇,独挑大梁完成纯利润3万元的外贸单。自小独立聪慧,加上潮汕地区商贸精神的潜移默化。他比一般的极客要多出一份商业意识。

这种意识帮助速腾聚创从一个科研作坊快速进化到了一家具有商业执行力的公司。

2015年速腾聚创的单线雷达产品已经可以批量出货,但问题来了,谁是目标客户呢?彼时谷歌和特斯拉都已经开始为无人驾驶摇旗呐喊。但落地到产品上,把2015年初的雷达产品卖给车企并不现实。

速腾聚创拥有的产品及方案,最直接的作用是可以快速扫描和三维建模。这一功能被应用最多的领域,是建筑行业。无论是建筑工程,还是家装售楼,都需要大量运用到建模。

邱纯鑫为了让速腾聚创能够长青,盯上了这块市场。

从房地产开发商、再到包括家装公司、第三方服务商、协会等等,邱纯鑫带着团队花两个月的时间跑了一遍。在做市场调查的同时,邱纯鑫发现,相比需要完善解决方案的三维静态激光雷达,配合静态三维激光雷达做纹理色彩信息的全景摄像头竟可能是个更快落地的需求。通过其输出的全景照片,可以帮地产从业者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匹配率。这是一项现成的,当时看来最快可变现的业务。

邱纯鑫马上成立全景看房的项目小组,产品取名为“看房神器”。邱纯鑫想得很明白,趁着市场需要,基于公司已有的技术快速输出商业化产品,一来保证现金流,二来可以锻炼团队,建立完整的商务体系、升级供应链体系。

在2015年,速腾聚创的这款“看房神器”专门瞄准房产中介行业,用全力把这个市场打透。这时候潮汕商人的基因就凸显出来了:面访确定需求、树立标杆种子用户、攻大客户、走渠道、会议营销……基本两到三周就有一个业务突破性进展。速腾聚创快速变化的营销模式和高度执行力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时有个与房价有关的有趣故事。邱纯鑫原本认为在深圳本土作战就能很轻松的拿下市场,毕竟深圳房市在2015年已经是刹不住车的火爆了。结果出人意料,反而是深圳本土的需求并不强:因为房市太火爆,购房者几乎是争分夺秒的抢购,对于房产销售方来说卖出太容易,也没有意愿去优化看房的体验——因为几乎根本不需要“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匹配率”这个环节。

邱纯鑫在其他城市找到了市场。2015年底,团队在北京、上海、四川等地攻打一级客户与代理商,基本在这些城市站稳了脚跟。说起来也巧,随着VR的火爆,全景看房渐渐成为房产中介行业的一个热门趋势。各种大大小小的房产经纪公司都在寻找包括全景相机在内的VR看房解决方案。“看房神器”开始逐渐在市场打开缺口,批量出货。

而这个时间段里,他的研发团队在后端对激光雷达的研发也频频告捷,为三维静态激光雷达开发的解决方案,也顺利走向市场。

在绝大多数创业者都在哀嚎“资本寒冬”时,速腾聚创轻轻松松从十几个人扩张到了近八十人的团队,还在红花岭工业区设立了“速腾科技楼”——听上去颇宏大,不过那其实是一栋两层的独立厂房,被速腾聚创盘下来做办公室兼实验室。

用精益管理打造精密产品

“看房神器”并非速腾聚创的愿景所在。2016年速腾聚创把这套摄像头方案的产品剥离独立的小组运作,作为现金流来源之一。而公司主力,依然在激光雷达上前行。

激光雷达开发不易,最简单的激光雷达也需要翻越光学、高速数据处理技术、测距算法、结构设计、电机控制五座大山。而从单线到多线的提升,除了电机控制技术变化不大之外,其他四项的难度都是指数上升。

所以在全球范围内,能做出稳定可用的多线激光雷达的厂商屈指可数。

几乎所有的前沿技术,在产品化过程中经历的都一样,就是堆人才打知识密集型战役。速腾聚创做多线激光雷达也是如此,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如果说有什么秘密武器,就是邱纯鑫有长远的格局,而且对吸引和管理技术人才,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早在2015年10月开始,邱纯鑫就集中精力和资源搜罗人才,尤其是光学和芯片方面的人才——而事实上那个时间节点速腾聚创的研发工作(主要是把大体积的原型机做小)在这两方面还涉足不深。

他的导师、同学、师兄弟们都被他发动起来,在全国范围内找有志于产业的科研人才。学霸的身份为邱纯鑫带来了许多便利,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如何用实际行动说服这些人才的加盟。

邱纯鑫购置了最顶级的实验设备和工具,把速腾聚创的实验室彻底打造成了工程师的游乐场,这令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实习生都在其中乐不思蜀。尤其是受够了高校实验室里陈旧设备的研究生们,邱纯鑫敞开大门欢迎他们,然后在其中挑选和培养人才梯队。

对于自小是学霸、班委,到了大学还担任科协主席的邱纯鑫来说,和技术人才打交道、做研发管理是他轻车熟路的本行。

但在商务销售和供应链的管理上,邱纯鑫学习成长的很快。商务管理不必说,能亲自去扫楼地推的CEO,在商业上不会是生手。而在供应链这个累死无数英雄好汉的拦路虎上面,邱纯鑫花了一点学费,也快速通关了。

邱纯鑫对供应链的理解很简单,标准清晰可执行→执行与监督到位→分解制造流程、亲自管控核心工艺部分。有了可靠的原料、标准化的组装,以及自有实验室的专用制具以及标定工具。最后成品的激光雷达是有质量保证的。

在早期供应链跑不顺的时候,邱纯鑫曾长达一周时间泡在组装工厂。那时他觉得不太对劲:“一个CEO在这里盯组装,这公司做不做技术了?”然后迅速抽身,用流程和关键工艺的管理来把控供应链,收效巨大。这种老道的作风令许多供应链老兵都佩服不已,速腾聚创在工厂端的话语权也逐渐上升。

速腾聚创做对了什么?

总结起来,邱纯鑫的科研背景和对工程师文化的理解,为速腾聚创破壳而出成为一家有生产力战斗力的公司奠定了基础;而他对公司的长远规划使得人才积累早早启动,有梯队的人才管理和培养为速腾聚创提供了长期发展的驱动力;此外邱纯鑫在商业意识和商业执行力方面堪称创业群体中的佼佼者,商务能力无忧不仅为公司远远不断贡献能量,也无形中提升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最后邱纯鑫的学习能力强,对供应链能快速上手,对新的技术市场能快速部署业务。

最重要的是,邱纯鑫坚持了一个技术研发公司应有的战略路线——保持研发和预研的前进,在已取得的成果中快速落地产品。不少创业者在邱纯鑫的位置上,很可能因为“看房神器”好卖,最终只是成为了一个房产交易平台的供应商。

毫无疑问,一家创业公司的极限,就是创始人的极限。邱纯鑫做对了这些事,速腾聚创如今的蒸蒸向上也并不意外。

但对邱纯鑫来说,16线激光雷达还没有达到他的极限。速腾聚创的挑战,在更远的远方。

无人驾驶与机器人的眼睛

在2014年速腾聚创成立之初,邱纯鑫草拟了一个“公司愿景”,要做机器人的眼睛。他在中国最顶尖的机器人科研机构钻研了五年,和所有的机器人科学家一样,他认为机器人时代已经降临。

但有趣的是,启蒙他机器人科研道路的,是他2010年研读的一门“无人驾驶”课程。

如果把无人车看做是一个汽车形态的专用机器人的话,速腾聚创其实仍在做“机器人的眼睛”,仍是一家机器人公司。但毫无疑问,16线激光雷达是专为无人驾驶而生的。

和2015年集中资源打房产交易市场一样,邱纯鑫眼下专注在无人驾驶技术上。他的学术经验告诉他,在传感器技术和硬件平台的难关被攻克之后,软件的发展将是一日千里。速腾聚创如果能拿下传感器技术和硬件平台,也将收获整个无人驾驶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部分。

速腾聚创对人才和科研成果的积累得到了回报,它不仅是国内首先掌握多线激光雷达核心技术的实验室之一,而且还将成为首个将产品落地到无人驾驶应用的中国厂商。目前看来,诸多巨头的无人驾驶项目都已经与速腾聚创形成战略合作,使用其多线激光雷达进行测试,而后续的联合开发与技术响应需求已经排到了2017年。

邱纯鑫的商业天赋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他一方面针对下游无人驾驶项目的实际需求优化和调整激光雷达产品,另一方面在争取与汽车主机厂上游的核心配件供应商合作,共同推进激光雷达在汽车装备中总成化——最终平台化。

在邱纯鑫的设计中,汽车的无人驾驶总成、数据平台与应用才是未来无人驾驶商业竞争的主战场。而零敲碎打做个联网娱乐应用或是单个功能芯片,是拿不到这个未来战场的入场券的。

如果说两年前速腾聚创只是要做“机器人的眼睛”的话,在无人驾驶这件事上,邱纯鑫更加精进了一步——要做机器人的视觉系统。一个完整的视觉系统,应该是包括了眼睛、视觉神经,甚至包括了管理视觉的大脑回路,以及认知这个世界的知识与自我学习的技能。

这些,已经被邱纯鑫看在眼里。

而速腾聚创,也在改变世界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一小步。

这是整个包括无人驾驶在内的,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产业的一大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