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造就了陈光标?其暴力慈善做法是我们需要的吗

来源:新浪新闻 2016-10-17 13:39:00

谁造就了陈光标?

“如果是在一个民间本位的现代慈善制度下,陈光标绝不可能走那么远。”

10月15日,在主题为“关于陈光标,还有哪些未见之事”的公益沙龙上,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发起人徐永光说,到目前为止媒体对陈光标的“慈善”行为做了集中揭露,公众对于陈光标的形象也有了认知。当下我们更需要反思,是什么样的慈善土壤助长了陈光标式慈善?我们需要建立怎样的慈善文化?

‘一、法律界无动于衷’

2010年1月,陈光标高调募集4000多万元向西部贫困地区发红包。他将每10万元捆为一块“钱砖”,一共330块钱砖共计人民币3300万元,此外还有一部分现金支票。陈光标在参加凤凰卫视电视节目时承认,这些钱来自他本人和全国513名企业家和社会爱心人士,其中他本人捐赠了300万元,“上千万捐款直接打进了我的个人银行卡。”

针对陈光标以个人身份公开募捐的行为,2010年春节过后,徐永光主动找到媒体接受访谈。他提出,此种行为是“不顾法律规范,撇开慈善组织,把公益募捐的社会公共行为误导成个人随意的慈善秀”。

如今《慈善法》已经明确规定个人发起公募必须通过慈善组织。当时还没有《慈善法》,但从既有法规条例来看,陈光标的行为也属于违法。自1999年就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九条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选择符合其捐赠意愿的公益性社会团体和公益性非营利的事业单位进行捐赠。”可见在公益捐赠活动中,个人不能作为捐款代理者。

但此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更别说陈受到法律制裁,陈光标式慈善越来越走向登峰造极。2013年年底,适逢全国经济大普查,陈光标站在电视台演播厅摆了重达16吨的“钱墙”,他以这种方式高调现身,并写上标语“经济普查利国利民,从标哥查起”。

按每张100元人民币重量约为1.15克计算,16吨就大约有1400万张百元大钞,总额为14亿元。按照《现金管理暂行条例》规定,开户银行只能根据实际需要,核定开户单位3到5天的日常零星开支所需库存现金,边远地区和交通不便地区库存现金限额,最多不得超过15天日常零星开支。

“他不可能能从银行取出那么多钱,要么是假币,要么是银行违法,大家应该不难想到。”徐永光说。

‘二、慈善界不透明’

2011年1月,陈光标去台湾发放现金。他要求受助者必须面对面接收现金,同时对他本人鞠躬。当年3月,云南盈江地震时他来到灾区给受灾群众发放现金,他的随行人员大喊:快来合影,给钱二百。很多公众是在这些镜头中认识陈光标的。

慈善有一定的专业伦理,它应当建立在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础上。陈光标强制要求他人收钱、合影的行为是以践踏受助者的尊严来满足本人的虚荣,被称为“暴力慈善。”

面对质疑,陈光标回应,他认同”暴力慈善“的说法,目前慈善制度不健全,慈善信息不够公开透明,因此需要用“大暴力”来推动中国的慈善事业。

毋庸置疑,陈光标的慈善行为是最不透明的。他承诺的多笔捐赠,比如去西部发红包的“钱墙”等,都没有下文。但慈善界同样需要反思。

陈光标曾自称通过红十字会向台湾受台风灾害地区和智利地震灾区共捐款600万元,前段时间媒体记者调查陈光标时曾向红十字会核实,却遭到拒绝。其工作人员称“需要保护捐赠人隐私,得到捐赠人许可才能对外公开”。还有的基金会工作人员以“财务不在”或者“本人不便接受采访”为由不配合记者调查。在这里,陈光标既然已经公开捐款600万元,也就意味着他放弃了此次行为的捐款人隐私,基金会理应公布善款的收支。

国内的大型国字头基金会很多都带有强烈的官办色彩,透明度不高,这反倒成了陈光标暴力慈善的借口,给了原本脆弱的慈善机制猛烈的一击。卡耐基曾说,如果富人拿着钱到处撒给穷人,这不是慈善而是作恶,富人的钱应该提高穷人的能力,让他们改变命运。徐永光对此表示,不能因为慈善有瑕疵,就以陈光标作为引导,倒退回传统的慈善。

‘三、现代慈善文化的缺失’

陈光标连续多年获得民政部颁发的“中华慈善奖”。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仝宗锦在沙龙上提出,为什么陈光标做慈善就能拿到项目,给他商业上带来便利?为什么政府需要通过树立道德楷模将道德发扬光大?

仝宗锦将矛头指向现代慈善文化的缺失。慈善应当是民间本位,发自每个人内心的真善美。高调的捐钱得到拥戴,只会在无形中形成一种逆淘汰,真正应当鼓励的善行反而得不到关注。

徐永光补充道,企业有很多基本的问题比慈善更应当具有强制性,比如生产安全的产品、依法纳税等,慈善恰恰是自愿的。我们忽视了最基本的问题却将目光聚焦于捐了多少钱,实在不应该。我们需要重建民本位的现代慈善文化。

有人提出,陈光标毕竟是捐了,难道做慈善的必须是完人吗?徐永光对此回忆,他还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时,曾经收到一名死刑犯给希望工程的信和捐款。这名犯人在伏法前一天晚上给基金会写了信,大意是,明天他就要伏法了,他想把身上留下的一点钱捐给失学的孩子读书,自己就是因为读不起书没有文化才落到今天的地步,希望别的孩子不要再走他这条路。徐永光说:“慈善首先必须是真,这名死刑犯的慈善之举留下了一段真善美的故事,这就是慈善的真谛。如果慈善伴随着欺骗就触碰了道德底线,如果造假就碰到了法律底线。”

针对近期媒体对陈光标的调查,9月21日,陈光标以侵害名誉权、荣誉权为由将财新传媒公司告上法庭,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已立案。仝宗锦说,如果财新的调查基本属实,胜诉可能性极大。

几天后,陈光标在个人微博转载了一篇支持他的文章《是媒体暴力还是陈光标失信》,此文现已删除。文章最后写道:“究竟是媒体无德还是首善失信,我们期待法律给予公允的答案。”

这也是大家希望看到的结果。仝宗锦说,审判过程和结果如何,也是在政治、法律环境发生很大进步的环境下,对现代慈善的检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