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多个落马高官江苏集中受审 令政策案尚未开庭

来源:搜狐新闻 2016-10-17 13:35:00
查看原网站视频

10月1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案公开宣判:金道铭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梳理发现,金道铭是十八大后被查的山西“首虎”。两年前,他的落马拉开了山西“塌方式腐败”窝案的序幕。

其后,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的申维辰,山西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长白云,山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等高官相继落马。

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多名落马的山西省部级高官中,除了任润厚在接受调查期间因癌症病故外,另外几人多已在江苏的法院开庭审理。

原国家检察官学院副院长、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副会长江礼华向澎湃新闻表示,山西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被异地管辖审理,可以摆脱受审高官在其原履职区域的各种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和权力影响,有利于保证案件审判的公正。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东方IC资料图

山西落马高官集中在江苏受审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金道铭于2014年2月27日被查,44天后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的申维辰落马。

同年6月19日,令政策、杜善学同一天被查。两个月以后,在一周之内,聂春玉、陈川平、白云、任润厚等4名省部级高官相继落马。

作为“十八大”后山西落马“首虎”,金道铭的受贿案于2016年2月24日在江苏镇江市中院一审公开审理。

但申维辰却早于金道铭受审。申维辰受贿案于2016年1月18日在江苏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申、金两人之后,3月24日,聂春玉受贿案在南通中院开庭审理;5月10日,白云受贿案同样在南通中院开庭审理;8月30日,杜善学案在徐州中院开庭审理。9月27日,陈川平受贿、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案也在徐州中院开庭审理。其间,9月18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对令政策涉嫌受贿案向常州中院提起公诉。

澎湃新闻发现,山西落马省部级高官除了任润厚在被调查期间因癌症病故外,另外7人的受审地均在江苏,案件分布分别是常州中院2件、徐州中院2件、南通中院2件、镇江中院1件。

“山西落马高官都在江苏受审,这属于指定管辖。”原国家检察官学院副院长、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副会长江礼华向澎湃新闻表示,指定异地管辖能够保证审判公正,职务犯罪分子一般都在原工作地的重要岗位担任重要职务,在当地具有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还能存留一定的职务和权力影响,有可能会影响案件公正审判。换个地方审理,脱离了原来的环境,可以排除原工作地对司法审判的干扰。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江苏作为山西贪腐高官指定管辖的地区,江礼华表示,除了保证审判公正之外,“也综合考虑到江苏的审判能力水平较高、司法经验丰富等因素”。

“高官职务犯罪案件异地管辖是有法律依据的。”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现行刑诉法第26条就是异地指定管辖的法律依据,该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可以指定下级人民法院审判管辖不明的案件,也可以指定下级人民法院将案件移送其他人民法院审判。

杜善学涉案金额1.7亿,或为山西最贪官员

今年10月14日,在金道铭受贿案的判决中提到,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4亿元。

根据徐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杜善学受贿受贿8012万元,并有8962万元的家庭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涉案金额达近1.7亿元,超过了金道铭,有望坐上山西贪腐官员的“头把交椅”。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截至目前,申维辰涉嫌受贿金额9542万元,排名第三;聂春玉涉嫌受贿金额4458万元,白云涉嫌受贿1781万,分列四、五名;陈川平涉嫌受贿金额最少,为91万元,但给国有资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金额高达9.07亿元;另外,检察机关指控,令政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但尚未提及受贿具体的受贿金额。

杜善学、金道铭的贪腐金额破亿,放在全国已落马的副省级以上的高官中也是排名前列。

根据猛犸新闻报道,自十八大以来,全国因受贿罪获刑的副省级以上官员中,已经有7人的涉案金额破亿。这七人中,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白恩培涉案金额最多,达2.48亿元;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受贿金额1.3亿元;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案金额1.11亿元;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金额1.41亿余元;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受贿6054.76万元,来源不明财产有8635.71万元,涉案金额共计1.47亿元;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1.05亿元。

杜善学一旦被宣判,如果涉案金额是检方所指控的1.7亿元的话,则成为又一个贪腐金额达亿元的“大老虎”。

申维辰

腐败时间多为5—10年,最长达22年

金道铭受贿案的判决书显示,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先后利用担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4亿元。

公开履历显示,2006年之前,金道铭的官场生涯一直在北京。2006年8月,他从中央空降地方,开始担任煤炭大省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前一站是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组长、交通部党组成员。2007年,他从中纪委调任山西,平均每年受贿金额接近1800万元至2014年案发。

金道铭在捞钱速度上“拔得头筹”,但论贪腐时间则另有其人。这个人就是申维辰。申维辰受贿案的判决书显示,1992年至2014年,申维辰先后利用担任山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晋中地委书记,晋中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岗位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近9542万元。

申维辰贪腐的时间跨度长达22年,每年受贿434万元,属于“蚂蚁搬家式”的贪腐官员。即使调到了中央,他依旧肆无忌惮地敛财,最后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任上身陷囹圄。

令政策则是从2000年6月出任山西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至2014年6月落马,前后贪腐共计14年。

杜善学和聂春玉则是从2003年开始到2013年落马,贪腐时间均为10年左右。

四人未宣判一人未开庭,年底或迎来“宣判季”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山西7名落马高官中,已经宣判的只有申维辰和金道铭。

申维辰、金道铭领的都是无期徒刑,判决书均提及,“鉴于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绝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金道铭的判决书中还多了一条,“检举他人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有立功表现”。

除了上述两人已宣判,其余5名山西落马高官中,聂春玉、白云、杜善学、陈川平均已开庭审理,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但尚未宣判。

而9月18日与陈川平一同进入公诉程序的令政策,还没有开庭审理。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7名高官均被判或被指控犯有受贿罪,个别贪官还有其他犯罪,比如陈川平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杜善学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刑事责任。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山西“首虎”金道铭受贿案,于2月24日开庭审理,到10月14日宣判,从开庭到宣判历时近8个月。申维辰受贿案从1月18日开庭,至10月11日宣判,为期近9个月;杜善学于7月13日被起诉,至8月30日过堂,为期一个半月。陈川平从9月18日被起诉,至9月27日开庭,前后只有9天。

据有关法律专家分析,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对一审审理期限的规定,以及参考之前类似落马高官案件的审理实践,今年底、明年初,山西贪腐高官或将在江苏迎来新一波宣判“小高潮”。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