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者通吃,美大选上演一党专政?

来源:凤凰新闻 2016-10-26 11:55:00

连续几次大选都选甲党总统候选人的州,并非就是被甲党控制。根据选举制度,应该是倒过来说,是更多认同甲党理念的民众的自愿聚合,才导致该州总是选出甲党总统候选人。

我在上一篇《美国的选举人团已成“党的奴仆”?》介绍各州赢者通吃原则时,提到一本介绍美国大选的书中的批评意见:赢者通吃原则的根本目的,是造成“一个政党在某个州权力的永久化”,它会造成各州的“一党专政”。

且先不提“专政”这个词容易引发的误解,批评者的结论——“只有一个胜利者,输家什么都没有”、“赢家党制定更多有利于权力永久化的政策”等等,可能导致“一党专政”局面。但其实在美国联邦制、三权分立构架、民主政党性质的规范下,实际生活中发生的,完全不是这样简单。

美国大选的一个关键制度设置,就是它是自下而上、以个人为单位的政治选择。美国政党不是一个由政党领导人指挥控制的严密政治组织,相反,政党出头露面的人物,例如某党的各级议员等等,都是下面一盘散沙的散民们,在不断更新投票下选择出来的。

选民今天投甲党,明天投乙党,他们投票完全不受政党控制,因为他们除非自己愿意,不支持任何人,更不提效忠了。民众只在投票那一瞬,他可以说自己说某党人。平时说自己支持某党、是某党人,都是自己说说而已,算不算数,就要在投票时看。在选举时,他可能因为不满意当时候选人的某政策,或者对他对个人品质不喜欢,看不顺眼,等等,就不用知会任何人,默默“叛党”了。

昨天看到的一个民调,有22%原来登记为支持民主党的选民,这次投票并不打算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有20%原来登记为支持共和党的选民,并不打算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具体数字可能不准,却也能说明问题。投谁的票,是“党员”的唯一验证。所以,某些美国人一生可能不断换党派归属。就是国会议员,也可能在自己对议案投票的时候,突然就投了对方党派议案对赞同票。例如前不久,国会两院通过的911法案,被奥巴马依总统的宪法权力否决,就在一个月前,国会再次投票,参院以99:1票,众院随后以384:77票,依宪法权力(超过三分之二票数)再否决“总统的否决”,强行通过。正是大选热火朝天的时候,大量民主党议员就“背叛”了民主党总统的决定。

还有,今年大选,共和党看到总统候选人岌岌可危,就号召不选川普的选民在参议员选举中投共和党。号召就是:“不要让总统位置和参议院都落在一个党手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美国经常发生的选举结果,就是总统候选人是甲党,而国会的参众两院的多数党为乙党。这个结果,说明有相当一部分选民,在投票选国会议员的时候,选择的是和总统候选人不同的政党归属,可以说他们跨两党,脚踩两只船。这样的表现在美国没有贬义,因为民众就是民众,谁也不被要求是、也确实不是什么忠诚党员。

同时,甲党的总统候选人当选,即便是某州的多数选民选了他,连续几次大选都选他,也不说明甲党就在该州“一党专政”。因为,决定美国民众具体生活的政策,在州宪法下的州长、州议会决定。例如我生活的佐治亚州,多年来被认为是个深红州,选总统的时候,一向是共和党铁票仓,但是与此同时,自从1872年到2003年,连着选了三十八个民主党州长,对总统和州长的选择,可以说是背道而驰。也就是,在同一时期,对总统执掌联邦的政策,本州选民认同共和党理念,对本州政策,又认同了民主党的理念。

不仅是这一个州,2012年大选,佛罗里达这个摇摆州最终投了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的票,但是也同时选了共和党的鲁比欧为国会参议员,他还参加了今年共和党初选的竞争。又如上一次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就是马萨诸塞州的州长,而该州选总统向来就是选民主党候选人,也是民主党的铁票仓。再看这次川普的强力支持者之一,是前共和党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可是,选他当市长的,就是一向都选民主党总统的纽约市选民。

彭博也一样,他原来是民主党人,可是他当选纽约市长,是以共和党候选人身份当选的,而纽约市选总统总是选民主党。这次彭博本来也想参选,他的身份已经变为独立参选人。说实话,假如2016年大选,真的彭博狠狠心出来竞选,这次很可能就是他了。因为两党选民对他都很有好感,他的观念比较温和,也有行政经验,不算个建制派政客,还能洁身自好,有品德洁癖的选民大概也挑不出他什么毛病。所以,所谓小党没有机会,往往是小党本身的诉求不能得到绝大多数选民的认同。在自下而上的民主制度下,再大的党,也不是“党组织”抓权专政的概念,而是大量民众理念、诉求的集合。

即便一个州总是选甲党的总统候选人,也不能说明甲党就能在该州实行“一党专政”,因为该州的地方领导人,很可能就是乙党的。关键还是在于,是事实上一盘散沙的选民选择了领导人,而不是政党领导人控制了选民。如杰布·布什,他辞了州长想当总统,得到了共和党上层各大佬的全力支持,结果这些政治人物根本不知道民众在想啥,一旦投票,才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完全打错,杰布·布什在初选阶段就被厌烦了所谓建制派政客的民众一举淘汰,他也就必须交出募来的庞大竞选经费,变成个平头百姓了。

所以,连续几次大选都选甲党总统候选人的州,并非就是被甲党控制。根据选举制度,应该是倒过来说,是更多认同甲党理念的民众的自愿聚合,才导致该州总是选出甲党总统候选人。当人口流动,当新一代的观念改变,这种选举局面就会改变,这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例如在历史上的佐治亚州,它的多数选民在联邦层面认同共和党理念,多次投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票,但是这一次,就变得不再是如以前那样铁板钉钉的确定了。它在电视里的选举示意版图上,从绝对倾向共和党的深红变成了浅红。昨天的公共台,昨天的公共台,已经在讨论这个州可能转为浅蓝了。这种变化的一个原因,是它近年发展迅速,外州来的移民剧增,另一个原因是学校教育在改变新一代的州民。

还有一个批评,是延续了“一党专政”的思路,认为那些被“一党把持”的州,选民得不到重视——候选人很少去那里演讲,竞选广告也很少打到那里,竞选经费花的不成比例,因为重点去争取“摇摆州”了。其实从相反的角度去看,这些州的大多数民众已经对双方政策有自己充分的了解了,确实没有必要再多花钱作宣传。宣传政策只是为了取得认同,并不是绝对必要的事情。假如民众全都很确定地了解了双方政策,有了自己的主意,这一步也就可以免去。

当年艾森豪威尔将军,竞选前是北约最高司令,一直忙在欧洲,直到大选前几个月才匆匆回到美国。今天对候选人几年前就辞职准备,花大量时间金钱,并不是必须如此。只是一步步走成了今天的样子。这个过程本身是需要检讨和修正的。更何况,即便去一个州,见到的选民也是极为有限,而今天的民众,完全可以不出家门,通过电视就看到候选人的一举一动。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媒体跟踪,甚至在海外都可以看到。而且,现在的候选人都善用推特等网路手段和选民沟通了。

今天的竞选者、未来的总统,他们接触选民,选民了解他们,论其方式和渠道,都和以前有所不同了。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