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索马里海盗劫持1670天后,他回到四川老家(图)

来源:凤凰新闻 2016-10-26 11:13:00

10月25日5时多,9名遭索马里海盗绑架后获救的中国同胞安全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外交部工作组在白云机场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欢迎被绑架船员回国。新华社发

原标题:被索马里海盗劫持1670天的四川小伙:亲眼目睹船长被杀

10月25日中午12点37分,四川籍船员冷文兵抵达位于德阳中江的家。此前,他被被索马里海盗劫持,整整扣押了1670天。

2012年,阿曼籍台湾渔船“NAHAM3”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船上有29名船员中,有10名大陆同胞、2名台湾同胞。

10月22日,幸存的26名船员安全获救。除1人留在内罗毕接受治疗外,其余9人都于24日自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乘机启程回国。25日凌晨,9名幸存中国大陆船员回到中国广州。

“我想代表所有获救船员,对国家,对帮助过我们的人,说一声,谢谢!”在回到家乡后,冷文兵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一天之后,恰好是他10年未见的老父亲62岁生日。

【被劫】

凌晨时分海盗从右侧后方登船

2006年,17岁的冷文兵和一家对外劳务公司签订合同,开始了自己的渔夫生涯。从成都到广州、由深圳出关到香港,借道日本后,他最终到达斐济,正式上船。

从那年开始,他就再也没回过家。

冷文兵的第一份合同时间是3年。3年后,拿到自己第一笔工资时,他人在海上。写了封信给劳务公司,委托他们把钱转给家人后,20岁的冷文兵选择继续在大洋上“找生活”。从新加坡到阿曼,从大溪地到毛里求斯,他一路从杀鱼、开扬粪机,做到下钩、掌舵、带班。

2012年3月26日,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26日晚上11点过,也可能是27日凌晨。”冷文兵把当天的航行记录拿给船长后,回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整准备躺下,“一个船员跑来跟我说,听到船后有打枪的声音。”

他觉得“不可能,这里离索马里还很远”,随后跑到船后仔细听,很快传来“啪、啪!”子弹击打在船身上的声音。由于距离尚远,声音短促而轻。

待到他跑回驾驶舱跟船长汇报情况时,一艘海盗的小船已经到达船右侧后方。“船长向左转弯想甩开他们,结果速度刚一放缓,海盗很快就登上来了。”

海盗持AK47指头亲眼看到船长反抗被杀

出事时,那一艘铁壳捕鱼船从毛里求斯出海已经9个月。

按照预定计划,再有3个月,他们将再次靠岸补给,稍事修整。在海上航行的岁月里,冷文兵曾听说过很多次关于索马里海盗的故事,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真正直面海盗劫持。他更没想过,自己会被步枪指着脑袋。

索马里海盗出动劫持的,是一艘母船,两艘小艇。在控制了渔船后,海盗指挥船员将一艘小艇钓上捕鱼船,扔掉了另一艘小艇。“对方(海盗)大概11或者12个人,除了给他们开船的,都拿着枪。就是电视上见过的那种,AK47。”冷文兵清楚记得,海盗从驾驶舱左侧舱门进入,拿着枪扫射了一圈窗户,“船长可能是本能,抄起手边的板凳想反抗,一颗子弹打中他。”

站在船长钟徽德身后的冷文兵本能地想上前扶一扶,却被船长推着往后走。他和冷冻长躲在驾驶舱背后的小房间里,手里捏了一把刀,“最终没敢动”。大概半个小时后,海盗把船控制住开始清场,冷文兵被枪指着头押出来,“他们让我开船”。

【求生】

吃老鼠睡蛇蝎,2人病死

钟徽德,中国台湾籍船长,当时60岁,是“NAHAM3”号船上死的第一名船员。在被劫持后,包括冷文兵在内的29名船员,被押解着,继续在海上漂了17个月。

“把我们当保姆,给海盗洗衣服做饭。心情不好就打我们。”根据冷文兵的回忆,在最初的几个月里,船员们还有原船上的蔬菜、大米和肉可以吃,海盗们也允许他们捕鱼。到后来,食物越来越少,船员们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

“上了陆地后,日子就更苦了。最开始每天还可以用面粉做饼,用油炸着吃。后来海盗没钱没油了,就用火烤着吃。”再到后来,面饼也不能保证供应,船员们一天吃两顿饭,早上是一人一杯当地的茶,2个巴掌大的薄饼。晚上,则只是一勺红豆粉兑水而成的面糊糊。

据中国日报网10月24日报道,幸存者之一菲律宾船员巴尔贝罗在获救后接受采访称,为了活下去,船员们甚至靠吃老鼠求生:“他们只给我们一点点水,我们吃老鼠肉。是的,我们在森林里煮老鼠。我们什么都吃……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药。”

除了食物短缺,居住环境的恶劣也折磨着他们。“一片毛树林,中间随便砍个空地,就睡。”10月25日下午,冷文兵在接受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顺手一指自家门外的一片野林,“地上铺块红色塑料布,顶上再撑一块。”蝎子蜈蚣蛇,时常从身边爬过,手臂或脚要是被咬一口,能僵个大半天不能动弹。

2012年圣诞节,20岁出头的河南籍船员王昭病死在船上。几个月后,已经登上陆地的船员们送走了第二个伙伴,一名印度尼西亚籍的船员,在病了近3天后去世。

游了近10公里上岸被牧羊人押还给海盗

冷文兵为了回家,他曾试图逃走。2013年,就在被劫持的渔船海上飘荡17个月、即将靠岸的前夕,船在外海抛锚,趁当班的不注意,冷文兵跳海跑了。

游出近10公里远游,他到达陆地,找了户当地的牧羊人家讨水喝。“我没想到牧羊人也有枪。他一边拿枪指着我的头押着我,一边打电话通知海盗过来领人。”

这一次逃跑失败,给冷文兵的左额留下了两条约5厘米长的疤痕,即使他皮肤黝黑,看起来也十分明显。当有人问起,他总是轻描淡写侧一侧头说“皮外伤”,“被抓回去后,挨了2个人一顿打。”

在漫长的囚禁生涯中,对冷文兵来说,最煎熬的也许不是对获救的彻底绝望,而是不停看到的希望,又一次次失望。

“第一次谈判期间,海盗说,要放我们回家了。还带来衣服、裤子和鞋。那一次,我比这次回来还兴奋。不像后来,已经麻痹了。”在4年多的时间里,海盗数十次声称要放大家回家,然而从一直没有针对放入,“有几次,都让我们上车了,去了另一个地方,等啊等,又没下文了。”

到后来,这样的消息成为了船员们眼中“恶意的玩笑”,每当海盗提起“回家”,他们都会私下嘀咕“骗子”。

【回家】

被劫持1670天回家

冷文兵曾无数次想,也许自己再也回不了家了。要是回不去,爸爸怎么办?每年过年时,索马里海盗都会“开恩”让船员们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冷文兵从未在电话里哭过。

“他就是问候他爸爸和我爸爸妈妈(冷文兵的姑姑、姑爷)。”第一次为了弟弟呼吁各界援助时,唐晓清35岁,如今她已年届40,“我几乎都不怎么相信他还会活着回不来。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直希望有一天他能回来。”每接到一个0025开头的电话号码,对她来说,都是弟弟依然活着的好消息。

冷文兵的二爸没有这样的信心,也曾当过远洋渔夫的他在听说侄子被索马里海盗绑架后,“从没想过他还能回来。”

在当了1670天的人质之后,2016年10月21日,他们像往常很多次一样,被索马里海盗通知“放你们回家”。“不敢相信。以为又是骗我们的。”冷文兵说,在看到海盗开来的车子时,自己仍半信半疑。直到站在索马里警察局里,他仍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回家了。

据新华社报道,10月22日,“NAHAM3”号渔船幸存的26名船员全部安全获救,并在联合国有关机构协助下于23日抵达肯尼亚,除1人留在内罗毕接受治疗外,其余9人都于24日自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乘机启程回国。一同获救的还有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16名船员。

10月25日凌晨,坐在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回国的飞机上,冷文兵翻开一张中文报纸,头版写着“遭索马里海盗劫持的部分获救中国船员启程回国”,眼泪滚滚而下。

爸爸62岁生日前夕回家

“我们(获救的船员们)在路上商量过了,我想代表我们29个人,感谢大家。”采访中,冷文兵郑重地说出这段话,“能回家,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分之想’。对国家,对帮助过我们的机构,对所有关注关心我们的人,我想代表所有获救船员,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10月25日早上5点过,冷文兵一行人到达中国广州白云机场。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刻,他深深地感觉到,“我回家了!”当天早上11点,他到达四川成都双流机场。

中午12点37分,离家10年后,冷文兵再次回到了德阳中江老家。

17岁离家出海,一走十万里。待到冷文兵回家时,侄子已经从蹒跚学步长,到了和他一般高。旧日老屋已经废弃,搬了新居。

少小离家老大回,为他奔走数年的表姐站在自家楼顶上晾着衣服,远远看到开来一辆车,“我觉得就是他回来了”。表姐飞奔下楼,年迈的爹爹也走出数百米到大路上等着迎他。一起的,还有一家亲戚十余人,大家都在等着他回家。

虽然房子变了,好多人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冷文兵并不觉得陌生。一地喜庆鞭炮绵延一路,铺成了带他回家的红毯。路过的三路车司机停下来仔细看看他,“兵兵娃儿!回来啦!”熟稔得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相对众多亲戚的喧闹热切,冷文兵的父亲冷远长看起来格外沉默,别人打趣问他儿子回来了开心吧,他不说话,只是一直不停地点头。偶尔瞥一眼在不远处忙碌的儿子,眼角有一点泪光。

10月26日是他62岁的生日,这一天,最好的礼物已经到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