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债行业火热:黑客定位,月入十万

来源:IT之家 2016-10-26 11:23:41

这几年,银行坏账率年年攀升,网贷行业大洗牌,大量坏账出现。

经济进入下行周期,不良资产就呈现逆周期繁荣,直接导致后端的催收行业,变得炙手可热。

然而催收江湖,深不见底。

这里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前端,黑客收集欠债人的数据,只需400元,就能实时定位;

中端,电催员先通过电话、短信“温柔”告知后,就使用“呼死你”等软件,打到欠款人手机瘫痪,甚至给欠款人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

而后端,“带着大金链子,满身纹身”的人,泼油漆、把欠款人拉进面包车“囚禁”,甚至组建了艾滋病催债队,进行“高压心理战”。

这个逆势繁荣的催收行业,已呈现极端扭曲、可憎的一面。一直呼唤的“文明催收”、“绿色催收”,在高额的返佣面前,变得细若蚊蝇……

黑客前哨

黑客小邢,给自己注册了一个“私家侦探”的网名,混迹在各大催收群中。

这个90后的年轻小伙,每个月靠给人提供催收数据,月入十万。

“我这叫信息修复”。小邢用一个高级的词汇,包装自己的业务,说白了,就是利用“社工库”和一些黑客手段,对人进行隐私信息获取。

所谓的社工库,是大量外泄的用户隐私数据集合地,也是黑客常用的“数据共享库”。

只要客户提供欠债人的电话号码、姓名、身份证号,小邢就可以查到对方新换的电话、住址、公司,并可以实时定位。“价格很美丽,只需要400元”。

实时定位,这个听起来像只在科幻电影才会出现的镜头,小邢却轻易可以做到。

他做了一个演示,拿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很快就能知道对方的位置,甚至行动轨迹。

小邢的操作逻辑是,只要拿着用户数据,去社工库“滚一轮”,很有可能就知道对方常用的用户名和密码,登陆一些可以获取定位的应用,就能知道对方位置。

他通常用于获取对方定位和地址的应用,多为生活类应用,如饿了么、美团等。

除了定位,如果运气好,还能获取对方的淘宝账号、支付宝账号,“虽然不能转走资金,但却可以得知对方是否有还款能力”。

小邢在此之前,只是一个“私家侦探”,偶尔帮别人查查开房记录、背景调查,生意很清淡。

这两年,催收行业的火热,让他收入大幅度增加。“大部分,是P2P公司,也有消费金融、信用卡还款,还有追查携款潜逃的公司老板”。

而像小邢如此,专门在市面上提供“信息修复”的黑客还有很多。

在各大催收群中,众多类似的工作室招揽生意,会根据获取信息量的多少,收费300到800元不等。

“催收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找不到欠款人了,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刚需”,小邢对这份在多金的行业的工作甚是满意,认为“合情合理”,“我帮人找到欠债不换的老赖,这不是做好事吗?”

这几年,经济出现强烈的下行信号。

7月,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一次论坛上第一次透露了一个数据:截止今年5月,中国银行业不良率突破2%。

而网贷行业,因风控远不如传统金融机构,多位业内人士透露了“行业机密”,网贷行业的坏账率,高达12%。

零壹研究院报告显示,2015年国内不良资产整体规模可达3.5到5万亿元。随着经济形势下行,这个数字,还会以每年10%的速度上升。

虽是经济下行结下的苦果,但是这颗苦果,却形成了万亿级别市场,并催生了火热的催收产业链条。

受益者,远远不止黑客的黑产链条。

电催门道

所有的催收业务,通常分为两个部分完成。

从温柔到高压,就是一场心理攻防战。

第一个阶段,就是电话提醒,行话叫“电催”。

最开始会温柔的发一条短信,提醒“用户逾期”,如果依然未还,就会电话提醒。

催单侠的CEO李晓炜称,90%的逾期用户,都是不小心忘记了,会在提醒后还款。然而剩下的10%,要么没有还钱能力,要么就是恶意欠款。

战争开始打响。

“我一天会给同一个客户打20个电话,反复提醒,如果他不接电话,或挂断,我会持续打”,林程是一家P2P公司的电催专员,他们有一整套的“话术手册”,应对客户的各种推诿和拒绝。

然而,如果温柔催收无效后,高压手段就开始出现。

林程说,他们会在市面上购买一些“呼死你”软件,通过网络软件持续给欠款人拨打电话,“直到对方手机瘫痪”。

这还不是最黑暗的招数。

“我们会给他的亲朋好友,甚至前男女朋友打电话,让他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欠钱”。

而这些联系方式,是如何获取的?

实际上,大部分借款的APP,都会“读取通讯录”,如果是安卓手机,会悄悄隐藏完成操作,如果是苹果手机,只要不通过,“通常是无法完成借款审核的”。

而通讯录上的联系方式,就成了后期催收的有力武器。

林程透露,借款金额不高的用户,都会在公司给朋友施压后还钱,“实在丢不起那个人”,然而对高额欠款的人,催收效果则大打折扣。

暴力施压

电催失败,催收便进入到第二个阶段:上门催收。

高额欠款者,成了暴力催收的抢食之物。

“5万之下的催收,通常催收员上门正规操作,就有可能催回;而5万之上的市场,则被各地的黑社会垄断”,李晓炜称。

通常,到了需要上门催收的地步,一般都是逾期3个月以上,经过多轮“电催”清洗的单子。

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最难啃的骨头。

大部分的公司都将这些坏账放弃,愿意支付高额的“提成返佣”,多少有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

行业通常的做法是,要回来多少钱,就可从中提成50%,有些甚至高达90%。

如果按照最低的5万来算,一个单子至少可得2万多。

这个价位,已足以让一些人铤而走险。

李晓炜带着催收员正常上门催收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欠款人家门口被各种血红的大字涂满:“还钱”、“杀”,甚至一些“不堪入目的脏字”。

李晓炜还了解过行业中一些极端的做法:直接将欠款人拖上面包车,带到一个偏远的地方或小宾馆,“不打电话叫人来送钱,就不放他回去”。

而有一些平台,专门给这种难啃的骨头“找消化渠道”。

他们进入各大催收群或催收论坛,去收购这些难啃的不良资产,再分发给各个地方的“地头蛇”。

“涉黑领域的利润很高,可能10万收进来,能追回来100万”,某平台的负责人称。

实际上,暴力催收的回收率,要远远高于正常催收。

“这些逾期3个月以上的单,正常催收的回收率是5%到7%,而暴力手段,可以到30%以上,但时间周期也会很长”,李晓炜称。

某催收团队提供的催收回收率显示,利率低于24%的贷款,180天的催收周期,最高可高达86%;而利率高于24%的贷款,180天催收周期,最高可达48%。

对他们来说,绝非上门一次就能催回,需要不断施压。

艾滋催债队

在极高提成的利诱下,一些极端的手段也开始出现。

日前引起公愤的“裸条”事件,就是其中一种。

色情还不是最为极端的手段,一群艾滋病组成的催债队,已将业务发展到大江南北。

一本财经记者找到了39岁的陈田红,很难想象,这个身高不到1.7米的干瘦男子,是百人催债队的领袖。

他的队员,都是艾滋病人,并由他一手调教。

大部分队员都是村民,90年代血浆生意兴起时,他们卖血养家而患上艾滋病,生活清苦,靠催债养家糊口。

他还特别训练了一支几十人的娘子军,她们的年纪都是四五十岁左右,他叫她们“嫂子”。不论什么场合,“只要看见我的食指竖起来,这是一个暗号,她们就立马上去挠人”。

陈田红有一只专门接待客户的业务手机,铃声一响,他就知道生意上门。

他几乎来者不拒,最火红时,一年能有上百个单子,他的标准是“不杀人放火、不触犯法律”。

久经沙场后,陈田红已总结出完整一套“催债方法”。

前几年,湖南一个大老板欠了巨额欠款,他带领十几个队员闯入老板办公室,亮出小红本,其威慑力,“比啥证都好使”,所有的人像避瘟疫一样缩到一边。

实际上,小红本是艾滋病医疗救治办公室发给患者的,相当于艾滋病人的“身份证明”。

队员们往办公室里安静一坐,拉出“欠债还钱”的横幅,就如一个毒气场,所有人绕道而行。

最开始,保安还会上来驱赶。队员们作势,卷卷袖子。保安就不敢再往前一步。“就算他们再忠心,也不会为了老板命都不要”,陈田红说,“这就是一场心理战,我们在这里一坐,所有人的心理压力一点点增加”。

有些队员还会不定期“佯装”发病,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周围的人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几乎成了大老板的“贴身人”。老板上车,他们一前一后站在车头车尾,车纹丝难动;老板走路,他们就一左一右紧夹两侧,微笑有礼却打骂不走。

大老板避瘟疫般逃到外地出差,几天后他下飞机回来,却看到陈田红已带了两个队员来“接机”了。陈田红迎上去,嬉皮笑脸说:“老板,我们来接您了,您辛苦了。”

他很享受地看到,老板眼角耷拉、嘴角抽搐。

陈田红几乎断言,没有两天他们就可以收工了——这种表情他看过太多,这是思想高压已达到顶峰时的面部扭曲。

果不其然,两天后,他们每个人拿着两三千的佣金,坐火车返乡。

而像陈田红一样的催债队,在全国并不少见。

在各大催债论坛上,都能看到雇主四处询问:“哪里可以联系上艾滋病催债队?”也有艾滋病人自己在论坛和群里揽活。

实际上,大部分艾滋病催债队处于食物链的最下端,分的钱并不多,完成一单,一个人两三千不等,而像陈田红这样的领队,则相对多一些。

通常是,一些接到活的黑社会,再来找他们作“獠牙”。

陈田红喜欢自己去谈生意,“和黑社会合作,他们会拿大头,只吐给我们一点残渣”。

本是弱势群体的他们,将自己活成了洪水猛兽,裹挟到催收江湖中——通常他们是最低端,却最危险的棋子,也是最后出招的“杀手锏”。

草莽江湖几时休?

“在中国,催收、私家侦探这些职业,都不合法”,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刘维鹤称。

然而,这些职业却勃勃发展,并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一年前,一家名为上海一诺银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提交了公开转让说明书,企图登陆新三板,迅速引起业内哗然。

一诺银华实质上,就是一家催债公司。

原本一个从事灰色行业的公司,即将登上官方的融资渠道,也预示着,催收行业确实是刚性需求,在市场的公开爆发,已然呼之欲出了。

尽管是混沌之地,但这里确实遍地黄金。

原动天的CEO殷宾称,稍微优质一点的不良资产,第二年就可以利润“翻倍”,利润非常可观。

比如,100万的不良贷款,平台花10万购买下来,只要找到老赖,和他商量,还20万,就再也不会有人来催债、骚扰他,债务一笔勾销。

如此,就实现了利润翻番。

在一诺银华公开转让说明书里显示,他们逾期欠款的催收服务,主要通过电话提醒、上门外访等方式展开;催讨过程全部录音,并将电话、上门及信函等多种催收方式完整记录,形成完整记录留底。

李晓炜也在试图将5万之下的消费金融贷的催收“标准化”,对催收员进行定位,统一管理,并全程录音。

一些互联网平台,围绕不良资产和催收,开始了创业之路,试图在混沌的淤泥中,掘出黄金。

经历过草莽的生长期之后,行业又在自律中缓慢推演。

这是一个充斥着黑色、血腥、肮脏的江湖。

这里和利益进行殊死博弈,所有的人,驱利而动,人性最恶的一面,都在这个混沌江湖,被激化放大,甚至扭曲。

利益的驱动下,黑客、黑社会、甚至艾滋病人,每个角色都成了利益环的一个极恶棋子。

催收的江湖,有刀光剑影,有暴力血腥,也有乱中建序。

一边是野蛮生长,一边是行业自律——这里也是一正一邪的战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