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两口之家的防霾账单 逼近3万元

来源:澎湃新闻 2017-01-10 20:00:21

(原标题:一个北京两口之家的防霾账单:花费近3万元)

从2016年岁末到2017年1月7日,一场跨年雾霾延续近10天。这场持续近十日的雾霾,再次引发社会对雾霾、空气质量的空前关注。与此同时,空气净化器和新风系统连续大卖,不少在互联网售卖的多个空气净化器都出现了断货,一机难求,甚至出现了加价40%仍然拿不到现货的情况。

雾霾跨年,空气净化器卖断货;北京张先生一家选择口罩+空气净化器+新风系统+房屋密封防霾

从2016年岁末到2017年1月7日,一场跨年雾霾延续近10天。

这场持续近十日的雾霾,再次引发社会对雾霾、空气质量的空前关注。与此同时,空气净化器和新风系统连续大卖,不少在互联网售卖的多个空气净化器都出现了断货,一机难求,甚至出现了加价40%仍然拿不到现货的情况。

北京张先生一家对琳琅满目的净化器品牌选购充满困惑,国外品牌动辄几千甚至上万,而相对高性价比的互联网品牌用着能否安心?最终,他们根据相关报道和自己的研究,选择了防PM2.5口罩+空气净化器+新风系统+房屋密封,作为捍卫家庭成员呼吸健康的防护措施。张先生给新京报记者列出的账单显示,这个选择让他们花费了大约2.8万元。

多个净化器品牌断货

1月6日,北京南四环,马丽(化名)在路过一家顺丰快递周转中心时看到,户外码放着一排排整齐的某品牌空气净化器,这些包装严密的净化器会通过快递发到买家手中。

与此同时,在各大网购平台上,空气净化器面临热销引发的断货情况正愈演愈烈。北京的朱女士家里已经有了两台空气净化器,1月6日,准备再买一台小米2净化器,却发现京东自营且原价699元的小米2已经处于缺货状态,而其他第三方店铺的小米2净化器正纷纷提价,最高的已经卖到了1300元左右。

当天,豹米、小米等多个互联网空气净化器在官网、天猫旗舰店、京东等多个电商平台均告售罄,加价都很难购买到。国外品牌blueair、IQAir的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北京白领张先生感慨自己此前以2480元人民币购入的blueair203slim真的太值了,以1月9日上午查询的结果为例,如今京东自营的同样型号的这款机器已经无货,其他第三方卖家提供的机器价格已经飞涨,以3980元的价格只能买到预订款,没有现货;而现货价格已经涨到了4899.00元。

“一直觉得空气净化器的价格太贵了”,一位此前在美留学、现在北京工作的金融行业从业者小孟告诉新京报记者,一直盯着进口净化器的他觉得国外品牌的净化器价格大多在几千块钱,还是挺高的。国内类似小米的互联网厂商做空气净化器,则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千元级别的空气净化器选择。

不过价格及品牌仍对不少消费者造成影响。一位在京工作的白领姜女士就表示,千元左右的互联网品牌的空气净化器真的有效果吗,毕竟白色家电不同于手机,不只是用户体验的问题,更关涉健康。在经过一番挑选后,姜女士还是选择了性价比较高的互联网厂商的净化器。

“知道原理选择会更理性”

在北京工作的张先生60平方米的婚房装修已结束。他的妻子属于呼吸系统敏感人群,因此,在装修之前,张先生就全面考虑了空气清新系统。这次覆盖全国性的雾霾,让他觉得自己的花费是值得的。

防护PM2.5的口罩早已是张先生的必备,在网上订购的一箱口罩已经用去了大半箱,不过这个成本在整个防护成本中不值一提。在整个防护计划中,新风系统是成本最高的。

关注新风系统是近两年的事情。在装修新风系统前,张先生就开始在网上查询各种新风的资料,他认为,以往防护雾霾,都会把屋内净化和房屋密闭作为前提,但这样也带来了缺氧的问题。因此要主动换气,新风也就成为新家必备。

“新风的选择要比净化器慎重,因为要在墙上打孔并固定,很难更换”,张先生为此做了很多功课。去年10月,张先生挑选新风时,刚好一个国产互联网品牌三个爸爸在预售,经过一番挑选后,还是选择了德国的一个品牌。选择过程中,张先生研究了新风的原理,把室外的新鲜空气过滤进来,把室内的二氧化碳和有害气体排出去,不过也会有热量和温度的损失。这套系统花费大约13000元。

张先生的新家在安装新风系统的同时,还专门定制了断桥铝的窗户,因为据业内人说,断桥铝的窗户密闭性非常好。在这方面,张先生花了大约9000元。

就在和新京报记者聊天的过程中,张先生还拿出随身携带的测量PM2.5的仪器看了看,这个仪器大约1000元,也是其打造空气净化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新风系统,对于空气净化器、口罩,张先生也都主动动手来探究经过,做出理性的消费选择。加上两台5000多元的空气净化器,一共花费了28479元。张先生的妻子补充说,“现在很多人其实更多关心结果,过程很麻烦,直接告诉我买什么就行了,但知道原理,可能选择会更理性”。

空气净化器价格虚高

经过一番研究的张先生认为,目前动辄数千甚至上万元的空气净化器,“价格虚高”。他认为,在空气净化器方面,消费者可以有更多选择。

“很长时间以来净化器市场的价格虚高,一台并不算复杂的空气净化器动辄卖到几千元”,前北方工业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苏峻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互联网厂商进入之前,传统国外品牌主导的净化器市场平均毛利率高于50%,是整个电器市场中利润最高的。而国内厂商则存在质量参差不齐,品牌分散等问题,行业效率偏低。

上述说法也获得了家电行业观察家梁振鹏的认可,梁振鹏表示,很多空气净化器的利润率高达50%,甚至可能达到百分之一两百,但空气净化器的材料、原理其实差不多,生产成本未必那么高,利润远远不止如此。

工业设计出身的苏峻投身创业,成为小米旗下生态链公司智米科技CEO,并先后推出定价899元、699元、以及升级版的1499元的产品撬动市场。

与以往国产手机初期的价格战拼杀不同,在空气净化市场,互联网厂商已经开始注重各自的垂直领域、细分人群,因此不乏三个爸爸定位在3000元以上、小蛋智能空气净化器定位在7980元的高价位机型,但真正拥有更大市场占有率的依然是小米、豹米等千元机型。

家电行业观察家梁振鹏认为,空气净化器作为从国外借鉴而来的新生事物,几年前这个产业在中国还几乎是零,外资品牌目前在中国占主要份额,售价也偏贵,不可否认市场有价格虚高成分。而互联网品牌进入空气净化器,能够把空气净化器价格拉低一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