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菠蘿」 老左稱「無可奈何」

来源:myzaker 2017-05-09 00:00:00

【星島日報報道】一九六七年這場工潮被冠以「暴動」之名,與事件中期出現在街頭的土製炸彈「菠蘿」有莫大關係。當年有份製造「菠蘿」的老左派慨歎當時抗爭雙方實力懸殊,武力是無可奈何之下的選擇;但亦有老左派直言反對使用武力,但理解同伴的決定。然而相同的是,二人均深信當年的抗爭有理,不感遺憾或悔恨。

現年九十一歲的郭慶鎏,六七暴動期間在任港九油漆業總工會副理事長,亦是鬥委會小組成員之一,可說是事件的核心人物。當年有份製造「菠蘿」炸彈的他憶述,「(我)樣樣都有幫手,只是行動上不夠機警,所以沒有郁手(投擲)。」

回想當年的武力抗爭,郭慶鎏多次強調工會很被動,「佢(港英政府)有軍械我們無,自己好難同佢鬥」,形容當時抗爭艱難,是無可奈何下才想出製造「菠蘿」的應對策略。但當提到一對小姊弟在北角被土製炸彈炸死,郭慶鎏不諱言「當時有點手軟,不敢再搞」,抗爭方向才開始轉回溫和。

罷工流失群眾支持

老左派因「菠蘿」被冠上暴徒之名,但原來並非所有六七暴動參與者也認同武力抗爭。八十七歲的孫亮是時任摩托車業職工總會的士小組負責人,自言當年主要負責貼大字報、掛橫額,以及向罷工工人派發支票出糧,沒有做「那些(意指武力抗爭)」。

孫亮明言當年已不支持投擲「菠蘿」等武力抗爭,「警察不是仇人,和同胞一樣,炸彈寫 『同胞勿近』,代表矛頭指向殖民政權」。但他坦言不會指責投擲「菠蘿」的同伴,反而同情他們,認為是形勢逼使他們要以暴易暴。

郭慶鎏回想,六七暴動引發的罷工造成社會反感,流失群眾支持;加上當年中央只是口頭上支持,實際上卻因不希望國際局勢惡化而未有支援,令六七暴動參與者淪落至「捱打」局面。六七暴動最終未能造就圓滿結局,但郭慶鎏深信那是正義的事,即使冒死也會去做,「不成功是事實,但不覺得是遺憾」。

然而被問到會否希望為六七暴動平反,郭慶鎏並未如其他同伴般樂觀,反而認為現時已無條件平反,一來現今市民不諳近代史,平反缺乏群眾支持;二來他認為香港仍存在外國勢力,阻礙平反的進程。

而孫亮則坦言不會去想平反不平反,認為香港回歸後英國撤離,也是另一種「勝利」。「六七年後我也很平和,我們貢獻了社會,不是被人利用,不會感到悔恨,很多人不會忘記這段歷史。」

要聞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