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福平少将出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曾任原第21集团军参谋长

来源:澎湃新闻 2017-05-11 09:16:00

田福平 资料图

新疆军区某通信团地处南疆,兵撒千里、点多线广,在这里工作生活的官兵却幸福指数“爆棚”,单位也连年被新疆军区参谋部直工处表彰为“安全管理先进单位”。4月中下旬,笔者随同新疆军区参谋部机关工作组飞赴该通信团,在党委常委民主生活会召开前后聆听到了一个个数字背后的故事。

100%背后是什么?

4月19日上午,工作组刚到这个通信团,就组织机关和基层干部对团党委班子成员进行无记名民主测评。令人诧异的是,每名班子成员的民主测评优秀率居然都是100%。这凝聚着官兵对党委的高度认可,对地处南疆、点位分散的通信团来说着实不易。这个100%背后,究竟有什么“文章”?

党委硬气,基层官兵就会服气。一连士官支委王承卫告诉笔者,这些年他从没听说过哪个战士在考学、提干和入党时给团领导送钱送礼,团党委在经费开支、干部调整、学兵选送这些敏感事项中都能坚持阳光操作,注重群众公论。

民主测评测的是实情,问卷调查说的是心里话。今年干部退役工作开始后,团队先期摸底,有20多名兵龄长、年龄大、家庭困难多的干部符合退役条件,但该团作为一支担负重要任务的信息化部队,改革期间上级严控干部退役,分配的名额也比往年少了很多。

干部退役工作涉及干部个人利益和单位发展,一直是敏感话题。团党委通过比对条件并及时在营区醒目处公示,从递交退役申请的干部中遴选出了6名年龄大、兵龄长、身体状况无法适应部队工作的干部作为退役对象报上级党委研究。为了增强公开透明度,他们还将上级和本级纪委举报电话予以公示。对那些家庭困难多却无法达成退役心愿的干部,团党委还采取“常委包干”的方式做好一人一事思想工作。

网络管理办主任郑合锋是团队为数不多的博士学历干部,因多年地处南疆无法照顾内地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这次也向党委递交了退役申请。得知申请没被批准,没等团领导做工作,他就主动向政委王虽愚汇报:“看了公示的退役条件,组织虽然没批准我退役,但我很服气。走是为了自己的转身,留是为了部队的转型,我会安心工作为改革强军助力。”

3个“第一名”靠什么?

这个通信团不是新疆军区重点建设部队,且地处南疆远离上级机关视线,工作组组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田福平在调研时却发现,去年以来团队取得了军区同类部队三个“第一名”:去年年底军事训练考评第一名,两次取得值勤管理量化评比第一名。

三个“第一名”,真正不简单。笔者在采访时,恰逢团党委“一班人”带着官兵,在烈日下进行五公里越野、跨越400米障碍和100米跑连贯作业。连贯作业结束,全副武装的团长车志立一脸轻松地告诉笔者,常委带头参训在团队已经成为常态。制定每周一次连贯作业的训练计划时,曾有人提议常委不必和大家一样全副武装,车志立当即予以反驳:“深化改革不能光凭嘴上说,常委不带头从严参训,党委哪来公信力!”

特别是今年“脖子以下”改革开始后,团队建立健全训练制度,下大力气纠治训练和通信值勤中的不正之风,练兵风气为之一变。党委“一班人”还从自身严起以上率下,率作风更率打仗本领。在第一季度的军事考核中,除1名常委在院校参加培训,在家的7名常委考核成绩全为优秀,极大地激发了官兵的训练热情。

4次以上“返工”为什么?

在指导这个通信团召开民主生活会期间,工作组发现所有常委的对照检查至少“返工”4次。

对此,团党委书记、政委王虽愚说,开会不是目的,解决问题才是根本。会前每名常委根据“三对照三查纠”要求刀口向内自我剖析,对照检查还挂在网上、贴在墙上“自曝家丑”让官兵评议,凡是发现问题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得力的一律“回炉”。

“标准是一面镜子。”团保障处处长李国瑞说,最初两稿的对照检查“空炮”和“哑炮”太多,其他常委和基层官兵指出后,他认真扎实深入查摆问题,先后6次修整,真亮丑、真批评、真“治病”,向组织交出一笔“明白账”。

自我“画像”画得准,为别人“画像”才能画得实。参谋长柳占平批评年龄大自己十几岁的总工申建忠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参加机关训练还有摆‘老资格’的现象,好几次无故不参加体能训练。其他委员批评书记和副书记时也压根不留情面:干部管理刚性不足,导致内区干部事假过多;对基层工作查得多、帮得少……

相互批评不留情面,解决问题务求实效。会后,各常委对查摆出的问题和相互批评意见逐项研究,细化解决方案,真正达到了红脸出汗又“治病强身”的目的。

(原标题为《数字背后的故事——新疆军区某通信团党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侧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