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2017年1季度报告》:系统性金融风险下降

来源:腾讯财经 2017-05-16 10:18:00

据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第一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一季度以来中国整体系统性金融风险水平已呈下降趋势,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水平已趋于平稳,但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金融稳定性仍需重点关注。

报告建议金融监管当局对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监管与防范需要做到统筹一致,尤其需要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施行统一监管。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周皓说:“比较现实可行的方案是维持一行三会大体格局不变,赋予央行监管系统性重要机构的权利,成立与货币政策委员会相并行的金融稳定委员会。”

5月13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主办,《清华金融评论》承办了《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2017年1季度报告》的发布研讨会,并邀请来自学界的权威专家参与本次会议讨论。会议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主持。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王红出席了会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主持会议

国际主流报告认为去年下半年和四季度以来中国金融风险迅速上升,国际清算银行BIS于2016年公布报告称“中国私人非金融部门信贷/GDP缺口指标”在2016年一季度升至30.1%,远超10%的正常值,中国银行业信贷风险在2016年以来急剧上升,需要警惕中国金融体系稳定性。而周皓表示,中国金融风险最高的时期是2015年中期,是汇改与股市异常波动的时期,此后特别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金融风险呈现下降和低位徘徊的趋势。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周皓发布报告

“为什么我们和BIS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呢?这与所运用的指标有关系。”周皓在发布报告时表示,信贷总量、违约率、不良贷款率等都是相对于经济周期的滞后的指标,因此不能简单地根据前三季度逐步高升的不良贷款率而推断金融体系稳定性的恶化或系统性事件出现的概率上升。

“我们用的指标是金融市场相关指标,如股票市场、债权市场、CDS市场和期权市场等,一般代表投资者对未来前瞻性的预期。”周皓表示:“如果我们相信这种市场化的指标对未来预期是准确的,你就应该看到市场判断整体金融风险的下降会和之后宏观经济的表现联系起来。”

周皓表示,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换升级的关键时期,金融发展两难、多难问题增多,金融体系不稳定因素增加,加之全球经济复苏力度低于预期、政治风险不确定程度上升,加强防控金融风险、重点维护金融稳定、确保不发生系统性事件就成了我国能否顺利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的前提条件。在2017年4月下旬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中重点强调,金融安全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我国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金融监管,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把住发展大势。

周皓及其所在的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课题组认为,准确判断风险隐患是保障金融安全的前提,我们必须做到有效监测系统性金融风险、准确预判和有效防范系统性事件。

课题组在借鉴现有国内外学术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宏观与微观两个维度上监测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动态变化。宏观层面上,课题组采用金融体系巨灾风险(CATFIN)来测度我国宏观层面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结果显示,在宏观层面上2016年以来我国整体系统性风险水平呈下降态势,较之2015年已显著回落,最近四个季度,整体系统性金融风险保持相对稳定状态。微观层面上,课题组采用国际学术界和政策研究界(如美联储、欧央行等机构)最受认可的三种指标——系统性预期损失值(SES)、条件在险价值差值(ΔCoVaR)和系统性风险指标(SRISK)——来测度微观层面上金融机构对整体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边际贡献值。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结果显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水平已趋于平稳,但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金融稳定性仍需重点关注。

宏观层面上,自2016年以来,金融体系巨灾风险指标 (CATFIN,catastrophic risk inthe financial system)保持相对稳定态势,处于历史同期正常水平,且波动较小,这表明我国当前整体系统性金融风险相较于2015年下半年已显著减弱,保持在相对稳定状态。这主要源于三方面因素:(1)宏观经济的企稳回升;(2)工业增速加快、企业利润快速增长直接缓解了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滑的压力;(3)商业银行加强风险管理构成了系统性金融风险下降的重要因素。

微观层面上,主要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已显著下降、基本企稳。在上一轮牛市及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主要金融机构的股价联动性大幅上升,系统性金融风险指标值急剧上升。尤其是股市异常波动之后,宏观经济数据存在大量负面预期,围绕中国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质疑显著增多。但随着沪深A股市场走向稳定、实体经济的逐步企稳以及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完成,关于中国经济金融的负面预期开始下降,主要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SES值、ΔCoVaR值和SRISK值迅速回落,并在2016年-2017年第一季度期间内整体保持相对稳定。但监管层需要重点关注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等股份制银行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结果显示,这四家股份制银行的SES值或SRISK值仍呈现上升趋势。数据显示,民生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和兴业银行的SRISK值分别较之去年同期水平(2016.03)上升了18.77%、3.25%、2.82%和-3.86%(金融行业平均下降15.81%),浦发银行的SES值较之去年同期(2016.03)仍上升了8.36%(金融行业平均下降1.87%)。SRISK指标值相较于SES和ΔCoVaR指标值更加稳定,受市场波动的影响相对较小,但报告结果显示这些股份制银行的SRISK值目前仍呈上升趋势,这表明该四家机构系统性金融风险应得到宏观审慎监管主体的特别关注。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结论与国际清算银行(BIS)2016年9月公开报告的观点存在较大不同,BIS认为中国银行业信贷风险在2016年以来急剧上升,需要警惕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课题组认为,国际清算银行的预警指标在时效性、预期性和结构适用性方面存在较大的缺陷,难以反映我国最新的金融稳定信息。

课题组关于加强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监测与防范提出了一揽子建议。随着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逐步上升,分业监管与金融机构跨业经营、金融系统互联性不断增强的矛盾逐步凸显,分业监管在政策制定和具体监管施行上存在协调性困难等问题,但在当前金融风险逐步显现、需要重点治理的关头,金融监管改革不宜采取大手术的方案。因此,课题组认为切实有效的办法是采用“委员会+一行三会”监管模式,即维持目前一行三会格局基本不变,在国务院层面成立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做实日常协调和重大问题的决策和执行。具体措施包括以下方面:(1)强化现有的部际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作为金融监管工作的最高决策机构,该委员会的职责是,在综合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基础上,明确各部门的监管职能,统一监管标准、政策制定和具体措施,以及针对系统性风险问题及时制定有效政策和具体的实施方案;(2)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由下列单位的人员组成:中国人民银行的主管领导;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的主管领导;外管局的主管领导;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的分管领导;若干金融专家。同时,协调委员会主席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担任;(3)委员会下可设常设机构,如秘书处和系统性金融风险分析部门,强化金融数据的搜集和分析,为高层金融工作决策提供基础支撑;(4)重点引入宏观审慎监管政策框架。在新的框架下,央行负责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公司、保险、交易所等)实施监管。主要的金融法规政策的制定须经央行会签,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批准。央行主要负责宏观审慎监管政策的制定、监督和执行,并对协调委员会负责;(5)“一行三会”基本维持目前的框架,但着重统一监管标准,明确监管职能,避免监管真空和多重监管。

随后,在就相关问题进行交流的环节,与会嘉宾一致认为去年下半年开始系统性风险确实呈现下降趋势,但是就中国具体国情而言,这种趋势是否可持续还不容乐观。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表示,中国债务问题目前依然较为严重,但因为目前我们还存在很多腾挪空间,因此还不至于引起危机,但是需要警惕。

他认为,中国需要观察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带来的去杠杆效果是否可持续,且目前而言,经济下行过程中非国有企业杠杆率下降而国企杠杆率却持续上升,尤其是在净资产收益率和资产回报率下降的情况下杠杆率的上升则会是灾难性的。因此,表现在金融领域的中国的债务问题若归因于实体领域的问题,大多数还是归根到国企改革的问题。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李扬参与讨论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报告中所使用的资本市场的数据虽然不完善,但是相对于其他的数据来讲,提供了独特的、非常有价值的、在边际上有贡献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在总体的方向和趋势上是可信的。一个重要的证据是,在宏观上金融风险最大的时期是2015年5月到8月,随后系统性风险下降,而且到今年一季度持续下降。根据对金融市场的一般观察,很多宏观经济盈利的指标,包括从国外市场看中国的主权违约的互换、汇率的压力等等,所显示的趋势都是一样的,方向也都是一样的。

虽然中国金融体系风险在下降,将其归结于宏观经济改善且盈利上升是有说服力的。但宏观经济层面的系统性波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预测的,且从历史上看,非常少的金融危机是完全由于宏观经济波动带来的。反观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的根源,是因其在一个庞大的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体系内部,加上泡沫等一系列因素形成了严重的脆弱性。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参与讨论

GARP(全球风险管理专业人士协会)CEO Richard Apostolik(理查德. 阿波斯多利克)则从全球金融市场稳定的角度表示,金融市场是国际化的,各国也都非常关注系统性风险、监管套利等,但是目前在有关系统性风险的界定和收集数据的过程中,各国存在很大差异,有效性、可信度等均不一样,这也导致数据收集和监管方面出现了碎片化。他呼吁各国之间在金融系统性风险的防范问题上彼此合作,摆脱各国监管地域的限制的负面作用。

GARP CEO Richard Apostolik 参与讨论

围绕金融稳定与防范金融风险的话题,与会嘉宾还对现场观众的众多提问进行回答。最后,周皓评论表示,金融监管的政策10%靠做,90%需要沟通,不只是政策决策者与市场参与者的沟通,专家学者参与其中也非常重要。在金融监管中,沟通是产生真正有效政策的重要条件,希望将来引起各方重视。

返回腾讯网首页>>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