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对联博大精深,“无情对”你可听说过?

来源:重庆晨报网 2017-07-17 21:08:40

在对联家族中

有一种“无情对”

这对联十分别致

上下联可谓风牛马不相及

两边对的内容越隔得远越好

但细读起来,则又字字相对

十分工整、巧妙。

这“无情对”也是有很多讲究的:

1、首先做到基本要求,即字字相对,意意相离。

2、上下句的词性、结构、节奏等等要颠覆。

3、上下句不能有可能的解释相关。

4、上下句都不可以出现为了迁就对应句而牵强的字眼——雕琢,但要不露痕迹。

5、上下句要一庄一谐。

品赏这类对联,最能使人领略汉字的无穷妙趣。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对这个无情对十分好奇,别急,随小编一起来看一下吧。

色难

容易

没错,这的确是一个对联。

明成祖朱棣曾对文臣解缙说:“我有一上联‘色难’,但就是想不出下联。”

解缙应声答道:“容易。”

朱棣说:“既说容易,你就对出下联吧。”

解缙说:“我不是对出来了吗?”

朱棣愣了半天,方恍然大悟。

“色难”一语,出自《论语为政》:“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意思是子女侍奉父母,要经常保持和颜悦色,是件很难的事。

解缙所对“容易”,见于西汉东方朔《非有先生论》:“於戏!可乎哉?可乎哉?谈何容易!……今则不然,反以为诽谤君之行,无人臣之礼,果纷然伤于身,蒙不幸之名,戮及先人,为天下笑,故曰谈何容易!”

意思是在君王面前指陈得失,不可轻易从事。

解缙巧借“容”为容貌之意,与“色”(脸色)恰成对,“易”与“难”则是一对反义词,极为工巧。

庭前花始放

阁下李先生

上联写景,庭前百花正在盛开;下联却是个人物的称呼,意义无法相对,但细读之,却能发现下联三用借对(“阁下”既指一种尊称,又指楼阁之下;“李”既指姓氏,又指李树;“先生”既指尊称,又指最先长出)巧与上联字字工对:“庭”与“阁”小类工对,“前”与“下”方位名词对,“花”与“李”植物名词对,“始”与“先”副词作状语对,“放”和“生”动词对。

公门桃李争荣日

法国荷兰比利时

上联出自《资治通鉴》:“或谓狄仁杰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指唐代名臣狄仁杰门生之多;

下联是欧洲三个国家名,上下联虽南辕北辙,但却字字对仗工稳:“法国”对“公门”,“荷”对“桃”,“兰”对“李”,“比”对“争”,“利”对“荣”,“时”对“日”。

树已半残休纵斧

萧何三策定安刘

这也是一副无情佳对。上下句意义毫不相干,上联为一古诗句,是说要爱护树木,不要乱伐残树。下联却以萧何献策定汉业的历史故事相对,相差十万八千里,却在字性上结成缘份,有天造地设之妙。

上联尾字“斧”是工具,下联尾字“刘”指兵器,在本句中则指汉高祖刘邦;“树”对“萧”,萧,植物名即艾蒿,乃植物相对;“已”对“何”,为虚词相对;“半残”对“三策”为数量词相对;“休纵”对“定安”都为虚词相对。联中惟“残”与“策”乍看不似工对,但二字在这里均可视为动词,“残”为伤害之意,“策”有拄、扶之意,仍然对仗工整。

五月黄梅天

三星白兰地

民国初年的一个黄梅季节,汪精卫在一次宴会上为助酒兴,出联句给众人对——“五月黄梅天”。大家正思索间,传来侍者上酒的吆喝声:“三星白兰地。”

这时席中才思敏捷者忽拍手称妙:“这不正对得天衣无缝吗?”大家细品,果然是一副浑然天成的下联。“三”对“五”,“星”对“月”,“白兰”对“黄梅”,“地”对“天”。

何其工整,何其美妙!真是天衣无缝的一副“无情对”。

是不是觉得意犹未尽?再送大家几副“无情对”,大家可以好好琢磨琢磨。

上联:青稞

下联:丹麦

上联为一植物名,下联为一国名。

上联:汉子

下联:唐寅

下联为明才子唐伯虎之名。

上联:推拿

下联:拖把

“推”与“拖”,“拿”与“把”均动词相对。

上联:回信

下联:汉书

“回”对“汉”民族名相对,“信”对“书”,上联为常用词,下联为古籍。

上联:唐三彩

下联:清一色

上联为古工艺,下联为麻将番目。“唐”对“清”朝代名相对。

上联:乔国老

下联:石家庄

此联中上联为三国人物,下联为一地名;老对庄是以老子对庄子。

上联:资治通鉴

下联:物理透镜

此联上联为古籍名,下联为科学用具。第一字合为“物资”,二字合为“治理”。鉴是镜的古称。

上联:那天有诺重千斤

下联:此地无银三百两

上下联皆为俗语。

上联: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

下联:祖宗无德,遗诸位似蠢猪

此联为一日有人集《老子》出联,无情故无情对之。

大家这么开心是吧?

那就再来几个对子:

皓月一盘耳,红星二锅头。

水发千支终入诲,风流万种尽归天。

细羽家禽砖后死,粗毛野兽石先生。

五品青天缎,六味地黄丸。

雄黄酒,牡丹姻。

树已半寻休纵斧,果然一点不相干。

原标题:中国的对联博大精深,“无情对”你可听说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