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共享的闹剧还要持续多久?

来源:砍书 2017-07-18 00:03:45

从共享经济诞生以来,一个个原本籍籍无名的创业者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关于共享经济的批判和褒扬都有很多,他们目前依旧有很多都是靠着投资活着,实现盈利的可能虽然很大,但是需要等待很长时间。而最近一些物品的共享简直让人无语。

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都是比较新奇的玩意儿,但是也逐渐被人接受,而最近两个奇特的共享产品,一个是共享睡眠的胶囊旅店,一个是和图书馆没有多少差别的共享书店,共享睡眠刚推出没几天,就被各地城管、警方以及相关的部门取缔了,睡眠毕竟不是共享单车,也不是嘀嘀打车,更不是一把雨伞一个充电宝,需要取得相应资质和消防安全的相关资质,十几个共享睡眠的胶囊体放在一起,和群租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取缔、限制都很好理解,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地区不允许共享单车入驻,一些“穷乡僻壤”根本看不到共享的影子,倒不妨说是城镇经济的一部分,共享其实就是将过往很随意使用的公共产品交给公司进行统一管理使用,共享的押金是交给商家的管理费用,共享经济如果单独拆开,哪个都不是新鲜词,只因为经济搭上了共享的路子,自行车、雨伞、充电宝等都变成了一种可以无限周转的商品,但是共享经济的路还很远。

已经推出两年的共享单车,时至今日还是没有能够融入到现代社会,不断地刷新着人们素质底线,当然,绝大多数时候,人们都是比较温和的,但是在一些黑车泛滥的地方,共享单车要么被放气、要么被丢入草堆,要么严重损毁,要么车牌被抹掉,一个城市的外来打工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靠着拉黑车谋生的活,结果最后一公里被黄黄绿绿蓝蓝的共享单车搞定了,这群人该怎么活?

即便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取缔黑车都不努力,导致在一些偏远地区黑车依旧泛滥,以至于司机们都到了地铁站里头,在刷票机前面直接对出来的人们喊某地区去不?那些有车的又来大城市打工又暂时没有一技之长的,似乎只能走拉客的道路,那么共享单车企业就应该派人到这些地方进行驻守以对抗屡禁不绝的单车损毁问题。有人会把故意损坏共享单车的事情怪在人们素质问题上,但是身为企业,以盈利为目的这些所谓独角兽,难道自己就没有义务去掌握每一件产品的情况?损毁、被盗、被占为己有都是应该预计到的问题,如果简单出了事情就连连责怪市民素质不高,未免有些矫情。

共享充电宝不像共享单车那么大,共享雨伞也是,令人惊奇的是,当这些共享产品被市民拿掉,私自带走之后,创始人们却说这是他们的初衷,如果你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共享雨伞成为私人雨伞,你直接开店卖不就得了,何必搭上共享的顺风车?而今天爆出来的合肥的共享书点,看上去就更像是一个玩笑——

缴纳99元押金,扫一扫书后面的条形码,就可以直接把书带回家。每个用户每次可以借2本总定价不高于150元的图书,免费阅读10天。只要及时归还,借书不限次数,押金还可随时退还。很多读者对此十分欢迎:“可以不用花太多钱就可以借到书。”“现在能来书店借一些新书,我觉得很好,感觉非常棒这个活动。” ——网易新闻。

笔者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图书馆借书押金是多少,反正在上海,也就比这共享书店多一元,而且每次可以借十本书,没有金额上限,可以借28天,共享书店除了押金可以随时退还之外,更像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有多少意义,也许对他们而言,书店里的书更新快一点,除此之外,最大的吸引力就聚焦在了:

每成功借还一本图书可获得1元阅读奖学金,在90天内阅读完12本书还可获得充值押金8%的阅读奖学金返还。——网易新闻。

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借书,这是每个图书馆都有的功能,没有必要晒自己不知道,而每借一次还成功就能得到一元奖学金确实是挺有吸引力的,但是后面,90天读完12本书,这如何鉴定?如何判断一个人反复借书,借了也不看,就为了得到8%的奖学金返还?

新事物出现的时候,与古代不同了,现在都实行先上线再不断地寻找bug,严谨的观念不再流行了,先盈利再讨论用户体验,这是共享经济的趋势。然而不是所有东西都是公用的,所以不是所有东西都是可以共享的,押金29元一把,共享雨伞的租金是半小时5毛,稍微借几次,再加上押金就能买一把不错的雨伞了,与共享单车不一样,雨伞即便是湿透了,也照样能随身携带,如果没有地铁等公共交通的限制,共享单车成功的机会也不会很大,毕竟300左右的押金,足以购买一辆还过得去的自行车了。

不知道未来还会出现什么共享产品,但肯定的是,在当下这种经济状况的发展道路之下,会有更多看上去很邪乎的东西,光是看热闹,就足够了。现在比共享更火热的无人值守产品、AR、AI产品,其实更应该做好坚实的理论基础和实验,而不是草草地上线,闹出很多尴尬和笑话。这些东西到最后,还是人脑的问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