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群小伙小区里半夜放音乐 门口堆满笑气罐子

来源:新浪浙江 2017-07-18 07:27:18

王先生住在杭州龙湖滟澜山小区,前段时间隔壁搬来了一群小伙子,经常大半夜的放音乐,吵得他睡不着觉。而且,在楼道和电梯间里,经常能看见这群小伙子丢弃掉的金属小罐子。

“我上网查了下,发现里面装的是笑气,人吸了之后会产生短暂的快感。”于是,王先生将发现的情况反映到了小区物业,由物业向金沙湖派出所报了警。

随后,警方赶到现场搜查,在房间内发现了上百箱笑气,并将房间内的3名小伙带回派出所调查。

大半夜放音乐

楼道里四处可见金属小罐

王先生住在23楼,7月初,两名小伙子搬到他家隔壁居住。没几天,王先生就发现这群小伙子很不安生。“他们经常在晚上大声放音乐,吵得人睡不着觉。”

除了扰民,这群新邻居还喜欢在楼道里乱扔东西。“是一些银灰色的小金属罐子,大概5厘米左右,和手指头差不多粗细。”仔细一看,王先生发现这些金属罐包装盒上写着英文Nitrous Oxide,产地是匈牙利,保质期5年。盒子上还写着中文,说是淡奶油发泡之食品加工助剂。

王先生上网查了下,这个NitrousOxide,中文叫“一氧化亚氮”,又被称为笑气,是一种麻醉、镇痛剂,人吸食后会产生短暂的快感。“吸多了,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损害,甚至会至人死亡。”

随后,王先生将发现的情况反映到了业主群里,并向物业公司进行投诉。“大半夜扰民是一方面,还吸食这个东西,想想觉得慌兮兮的。”

在房内发现上百箱笑气

几个小伙子靠卖笑气一个月赚10万

7月16日中午11点左右,金沙湖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调查。

进入房间后,民警发现这是一幢LOFT结构的公寓,2室一厅的隔间。在一楼客厅的角落里,摆放着大量的纸箱,里面装的都是一盒盒罐装笑气和大量的奶瓶发泡器,也就是吸食笑气所用的喷枪。“每盒10支,一支10毫升,总共有5万支左右。”

房间内的一位小伙子告诉民警,这些笑气都是通过一家外贸公司买来的,每支的成本在3元左右,总共花了20多万元。这些笑气,除了自己吸食以外,主要是拿来卖的。“每支我们卖5元,一盒50元,喷枪最便宜的150元,最贵的500多元。”

之所以想到卖笑气,小伙子说是因为喜欢去酒吧和KTV,接触到笑气,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玩。正好,朋友有途径能买到货。于是,他从半年前开始在网上卖笑气。“一罐笑气几口就吸完了,有的人一晚上就吸掉上万元。”就这样,基本上他们每个月都能赚到几万元,多的一个月能有10万元。

随后,民警将现场的笑气全部查封,并将房间内的3名小伙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

笑气没被定性为毒品

但已列入危化品名录

金沙湖派出所民警褚添添告诉记者,目前国内还未将笑气定性为毒品,但已经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录。

“吸食笑气后,人们会出现短暂的快感,并会不时地发笑,症状和喝醉酒有点像。”褚警官说,笑气从国外传人国内后,在年轻人群体中很流行,特别是那些爱去酒吧和KTV等娱乐场所的,为了玩得更嗨,经常会聚在一起吸食笑气。

“之前也接到过报案,大部分都是95后,甚至是00后在吸食。”由于笑气在国内没有被定性为毒品,监管上还存在这问题。“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告知他们吸食笑气存在可能致死的风险,让家长对孩子进行看管。”

“笑气虽然被列入了危险化学品目录,但它不属于剧毒品和易燃易爆品,因此在生产、流通和终端使用上,并没有强制的流向监管要求。”褚警官说,对于笑气滥用的问题,一方面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宣传教育,让他们吸食到笑气的危害性;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源头的管控,不仅要加强对夜店、酒吧等娱乐场所检查,同时也要对生产企业的资质与生产用途审核与管理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