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个工业行业价格涨幅拉大 上游景气正向中下游扩散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7-07-18 07:26:00

  “铜、稀土、镁合金、铝合金、电路板价格都在涨,连包装产品的纸箱子都涨价了。”电话那头,传来平衡车企业纳恩博总裁王野略显急促的声音。王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我们的销量和销售额都在增长,但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压缩了我们将近三分之一的利润率。”

  市场总是悲喜同在。下游企业感到的苦恼,在钢材、电路板等上游企业那里,则又是另一番反应。天津友发钢管副总裁韩卫东告诉记者:“钢铁企业之前苦了好多年,上半年上游钢材企业总算迎来一段‘好日子’,利润率最好的企业估计能达到10%左右。”

  价格回升带动工业企业整体利润水平向好——今年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2.7%,比上年同期加快16.3个百分点。

  上游企业价涨利增,下游企业也利好可期。7月17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邢志宏分析,当前整个工业领域的景气正从上游向中下游扩散,这对工业领域的发展来讲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

  25个工业行业价格涨幅扩大

  今年反映工业产品价格的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从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走出一条抛物线,同比增速在今年2月达到7.8%的峰值后有所放缓。

  国内钢材价格在去年开始上涨,经历今年3月份的短暂下跌后,从4月底开始再次反弹,目前钢材价格一般都在每吨3000元左右。韩卫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到,钢铁去产能、取缔地条钢对行业信心的提振很大,而且今年基建项目对钢材需求多,海绵城市、地下管廊建设、燃气管建设对钢材的需求都有大幅增长。

  钢煤价格基本总是同涨同跌。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81元/吨,环比上涨1元/吨,价格指数连续第五期上行,累计上行19元/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表示,在夏季用电高峰期,长江中下游出于防汛需求而减少水电供应,从而抬高了煤电需求,煤炭去产能造成供应略显紧张,优质企业的产能释放需要一定时间来完成,这个时间差也助推了煤炭价格的上涨。

  大宗商品涨价的态势也在向其他行业传递。王野提到,今年平衡车企业原材料成本总体涨幅在10%以上,但出乎意料的是包装材料价格上涨了50%多。7月10日,浙江部分造纸厂集体涨价100~200元/吨。对于涨价原因,纸厂口径基本一致,称是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和环保日益严格导致成本增加。

  在产业链中游,典型的涨价户莫过于用于电子产品的印制电路板了,始于去年7月份的涨价行情当前仍在持续。电路板企业胜宏科技销售总监陈勇去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预计,电路板涨价会持续到今年5~6月份。“今年销量和利润整体都很好,而且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更好。”陈勇称。

  反映到宏观数据中,邢志宏提到,二季度统计的40个工业行业中,有34个行业的价格同比上涨,上涨面比一季度有所扩大,二季度有25个相关行业的价格涨幅比一季度扩大。

  原辅材料涨价让生产平衡车的王野一度颇为纠结,涨价怕客户流失,不涨价成本又在那里摆着。“我们之前一直走的是低价亲民路线。消费者对价格很敏感,一个产品卖1999元,一涨价肯定破2000,消费者肯定要骂我们。留给我们的出路只有靠内部提高效率,加快周转了。”王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不过,对下游企业来说也有好消息传来。邢志宏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以煤炭、钢铁、有色、石油为代表的一系列原材料价格到今年2月份达到高点,之后就出现了高位回落和调整的态势,而装备制造业、消费品制造业等行业的价格同比涨幅继续扩大。“这反映了我们当前整个工业领域的景气正从上游向中下游扩散,这对工业领域的发展来讲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

  需求旺盛带动服务行业涨价

  与工业产品涨价上下游传递不同,服务业涨价又是另一种光景。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4%,其中6月单月同比名义增长11.0%。消费升级、成本上升成为拉动居民消费价格上涨的两大动因。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中,食品价格下降,非食品价格上升明显。今年6月,医疗保健价格同比上涨5.7%,居住、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均同比上涨2.5%,衣着、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和通信价格分别同比上涨1.4%、1.1%和0.1%。

  以餐饮为例,上半年餐饮收入同比增11.2%,6月单月同比增速升到11.9%。经营火锅店的宋洋对消费升级感受颇深。“消费者在我们平台消费的牛肉火锅数量一直呈上升之势,因为牛肉火锅肉质更高。消费者对用餐环境和用餐体验更关注。”宋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此前以O2O模式经营火锅店的宋洋及其团队在今年对经营模式作出重大改变,由原来网上点餐、送餐上门的模式,改为在线下开设实体店。“原来互联网火锅模式省去了开门店的成本。现在网上获取流量的成本增加了,向消费者送火锅上门的物流配送费用比去年翻了1倍。所以和线下实体店比较,开网店的成本优势几乎没有了。”宋洋表示。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鲜菜、猪肉、蛋类价格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14.7%、6.1%和11.8%。食材价格下降有助于餐饮行业减少成本。但是宋洋却对记者坦言,食材价格对他们这种互联网餐饮模式的企业影响不大,最主要的影响来自物流成本的增加。

  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国内几家主要的快递企业纷纷挂出涨价牌,宣布将派送费每单提高0.15元。对于物流配送费用上升,宋洋的分析是以前物流企业多,为了抢夺客户,价格比较便宜,有时还会有补贴,但现在一些物流企业倒闭或被兼并,物流开始进入大企业的时代,这些企业经过以前“烧钱期”,现在开始追求前期投入的回报,涨价不可避免。

  与之类似,此前主打共享概念、廉价方便的网约车也纷纷涨价。今年上半年,主要网约车企业在不同城市提高起步价2到3元不等,高峰期加价也成为常态,曾经的优惠券也成为历史。

  一位消费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笑谈:“故事讲完了,最后都要回真实。毕竟成本在那里摆着,以前‘补贴战’撒出去的钱,企业总要收回去的。要是你此前已有了消费习惯,难道还不乖乖地多掏钱?”

  “服务价格是在上涨,主要是因为服务业领域的居民消费需求旺盛。有一些长期性的因素在支撑着增长,除了消费升级的影响以外,还有人工成本不断上升,使得服务性价格上涨的幅度大于其他领域。”邢志宏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尽管工业产品和服务价格上升,但邢志宏分析,未来物价形势会保持稳定。从整体价格变动情况看,工业品总体上还是供过于求态势,食品领域在政府的调控下一直保持着比较稳定的价格涨幅,服务价格总体上呈现平稳走势,所以整体的CPI会继续保持温和上涨态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