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栖装甲突击车车长王锐:精准驾驶练就一身武艺

来源:大众网 2017-08-14 09:39:00

  车长王锐在训练中沉着指挥。(摄影:张永进)

  岭南腹地,铁甲轰鸣。中士指挥战车纵横驰骋,侧向打弹、倒退射击,炮弹怒射,准确命中不同方位靶标,360度任意角射击无一失手!

  这名中士是谁?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黄草岭功臣连”的战士骄傲地回答:“他叫王锐,兵王的王,锐不可当的锐!”

  “累不累,看王锐;强不强,看车长!”

  记者到连队找王锐采访,连值日朝车场方向一指:“喏!保准在捣鼓突击车!”

  车场内,战车整齐列阵,一群士兵擦灰洗土,上油去污,个个挥汗如雨。战士喊:“班长出来吧!有人找呢!”

  车底下钻出一个兵,模样并不符合记者预想中的“牛人”形象:黄的皮肤,黑的双手,个头不高不矮,体形不胖不瘦,脸上笑容纯朴——这是标准的基层战士模样。

  夏日,烈日暴晒后的装甲突击车热如蒸笼。有人钻入舱内,不到10分钟便大汗淋漓:“这个战车缺空调!”

  “我这个车缺的不是空调,而是一场实战!”王锐脱口而出。

  在王锐看来,当兵期间能参战,是军人最大的荣幸;能为国而胜战,是军人的至高荣耀。争强军之强、好胜战之胜,让这个基层战士志比天高,从不自满、从不懈怠、从不服输。

  作为两栖装甲突击车车长,王锐精通驾驶、通信、射击三大专业,系全军取得“两个特级、一个一级”最年轻的两栖装甲尖兵。

  王锐驾驶技术高超。一次战车越障比武,王锐驾驶的809战车后发赶超,过险路、越坡坎、涉水域,履带飞转,泥水飞溅。

  通过大坡度土坎,王锐踩紧油门加速至四挡。战车在巨大惯性作用下疾驰,在坡顶腾起车身,不偏不倚落于窄道,无任何停顿即高速前冲,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考官震惊:“还没见过这样玩杂技的装甲兵!”

  这还不算,连长张景栋说:“突击车到了王锐手上,他能开出烟幕弹效果!”

  一场演习,王锐驾车冲击,通道暴露于蓝方射界。此时烟幕弹已耗尽,怎么办?

  好一个王锐!他猛踩油门,驾车奔驰数十米,突然360度转向,战车四周尘沙飞扬,形成遮蔽。尘沙退去,战车已一溜烟消失。蓝方射手无可奈何,大叫:“哎呀!”

  这身本事从何而来?王锐的回答是“三特”:特别能抗晒、特别能抗蒸、特别能抗晕。

  练驾驶,他经常在闷热的车舱内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内衣内裤湿透也不下车。战友叫他下来透透气,王锐不肯:“浪费时间!”

  练射击,他和新学兵同车操练,找老班长“蹭课”,瞄到眼睛发红流泪,“摇炮”摇到胳膊酸痛,翌日早餐捏筷子手抖。

  练通信,他对着山林喊口令,蒙上眼睛找感觉,听着噪音练辨识,练就耳聪目明手快之功。

  战友们有目共睹:王锐的牛气,是苦出来、练出来的。大家编了句顺口溜:“累不累,看王锐;强不强,看车长!”

  “闯过去就是胜利,闯不过就贻误战机!”

  当兵8年,王锐先后在两个英雄连队服役,一个是在天寒地冻、缺粮少弹的朝鲜战场击退敌人86次疯狂进攻的“鹰峰山英雄连”,一个是在“抗美援朝第一仗”喊响“人在阵地在”的“黄草岭功臣连”。

  每次到荣誉室,王锐都觉得前辈在看着自己,身上有种责任感。在王锐的挎包里,时常装着“三件宝”:折叠小台灯、防水油布毡、学“习”随身抄。小台灯,是他在车场里、帐篷内、学习室里读书看报的照明工具;油布毡,是他保护书本笔记的防雨防潮品;随身抄,是他记心得、写日记的小本子。智能手机放开后,他还下载了学“习”APP,一有时间就看文章、听讲座。这些理论知识的积累,在王锐身上沉淀为一种精神助推力。他面对任务时总是第一个站出来,面对危险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对高难课目总是第一个敢攻坚,写下了一个士兵的血性风采。

  一次海训,王锐右小腿长了个鸡蛋大的脓包。每天训练,衣服、海沙和伤口黏在一起,稍微一动就钻心疼。他不声不响,坚持训练,2个月下来人瘦了10多斤,出色完成训练任务。

  战史研究表明,伤亡率排名第一的作战样式是巷战,其次便是抢滩登陆战。作为两栖装甲兵,王锐把“怕死不当兵,当兵不怕死”作为练兵备战信条,像他驾驭的突击车一样,突击、突击、再突击。

  一次实兵实弹演习,809突击车抢滩上岸,岸滩通道有2枚未爆弹,只有左侧可勉强通过,稍有不慎就会触弹。

  “闯过去就是胜利,闯不过就贻误战机!”王锐冷静观察,精准驾驶,战车履带压着左侧驶过通道。导演部在战场监视系统看到了这惊险一幕,拍案叫绝:“太牛了,这个驾驶员是谁!”

  那年,粤东海域,王锐所在部队组织建制连千米蛙泳比武。“开浪先锋”王锐因患了中耳炎,连长张景栋安排他当“啦啦队长”。

  看到七连破了纪录,“啦啦队长”坐不住了,找军医要了耳塞请求参赛。连长拗不过王锐,只得同意。

  发令枪响,王锐和另外3名战友负责队前“开浪”,划臂、蹬腿、冲刺……连队成绩超过七连,摘得桂冠!

  “每名新兵的身上,都有班长的影子!”

  “一看就是王锐带的兵!”在队列训练场,连长张景栋指着新战士左钿宏说:“跑步立定最后一步靠脚利索,胸膛挺得老高,这是王锐式动作!”

  单看一个动作就能判断是王锐带的兵?熟悉王锐的战友说,王锐信奉“模就是样子,范就是标准”,带的兵举手投足间,确实有王锐的样子和影子。

  ——王锐带的兵很自信。战士李秉宸刚入伍时恐高,参加“凌空飞跃”心理行为训练时,怎么也迈不出第一步。几个月后,他不仅克服了恐高,还成为心理行为训练示范教员。如今,他经常把王锐当初鼓励他的话挂在嘴边:“你没问题!你很棒!跟我试一试!”

  ——王锐带的兵有血性。一次枪支分解结合比武,战士谢朝东的手被划伤,鲜血直流。他不声不响,带伤完成比武,夺得第一名。为什么受伤了也不停下来?谢朝东说,班长王锐像珍爱生命一样崇尚荣誉,比武训练从不服输,“想想班长,我怎么能放弃?”

  ——王锐带的兵讲情义。战士张银浩退伍后,在一家企业干得有声有色,做人做事受称赞。“你恐怕不会相信,我当初在部队时还是个“刺头兵”。”张银浩说,是王锐班长教会了他立身做人的道理。

  ——王锐带的兵守铁纪。战士们说,王锐像一把“尺子”,纪律规矩面前不含糊;像一根鞭子,时时警醒官兵不敢懈怠;像一面“镜子”,让大家时刻知不足。驾驶员李博强参加团组织驾驶专业考核,王锐担任考官,李博强以为“熟人先吃三两热豆腐”,悄悄把限制杆放宽20公分,被王锐当场指出,直接取消成绩。“从那以后,我对训练从来不敢打任何马虎眼。”李博强说。

  “每名新兵的身上,都有班长的影子;每名班长的样子,就是新兵的框子。”战士于永刚在“说说我的班长”演讲赛中,动情地描绘了“框子”的轮廓:

  冬夜,是王锐班长为自己掖被角;苦闷时,是班长和自己唠嗑开导;生病时,是班长给自己端饭送药;训练时,是班长一次次悉心教导。“如果说军营是炉,班长就是燃烧的炭火!”于永刚动情地说。返回大众网首页>>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