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误入修昔底德陷阱,京东的5000亿美元市值在哪里?

来源:互联网 2017-08-24 13:47:00

在亚马逊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之后,Facebook的市值也超过了5000亿美元。我不关心腾讯和阿里的市值什么时候到5000亿美元,因为我认为连它们现在的市值都严重高估了。我只关心京东的5000亿美元市值在哪里。

我一个朋友曾经说,人要成功,比别人多做对一点点事情就够了,因为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在做错误的事情。这个说法是有科学依据的,这背后就是进化论,所以芒格会说:“在商业世界,我们往往会发现,取胜的系统在最大化或者最小化一个或几个变量上走到近乎荒谬的极端。”

在阿里无以伦比的优势笼罩之下,京东之所以还能够出现,本身就是因为在自建仓储物流这个变量上“走到了近乎荒谬的极端”。坊间的八卦传言说,当年在决策要不要自建物流的会议上,刘强东对一个反对他的高管说“我请你来不是让你来证明我错了”。这样的决绝风范,只有贝索斯可以比拟。这一决策也为京东的基业长青永久性埋下了幸运的种子。

一·修昔底德陷阱

不过,在小有成就之后,刘强东似乎掉入到了“修昔底德陷阱”之中。雅典因为银矿和海军力量崛起,威胁到了老牌的斯巴达及其领导的伯罗奔尼撒联盟,双方陷入长年征战。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据此创作了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指这种新老强国不可避免地走向战争。

京东过早地开始了跟阿里的战争。这样的战争是毫无意义的,正如雅典对斯巴达的战争一样。阿里是一个平庸的对手,在上市前就已经陷入到了增长的恐慌之中,这是其商业模式的本质所决定的——这是一家媒体广告公司,不是一家零售公司,更不是一家技术公司。

常言道,要评价一个人,看看他的对手就够了。与这样一个虚胖的平庸对手打仗,必然会被拖入平庸的泥塘,距离真理和永恒越来越远。

你炒新零售概念,我就抛出第四次零售革命;你做零售通,我就做新通路;你进军日杂品开线上超市,我也进军日杂品开线上超市;你投资O2O,我就跟着押注O2O,你小额参股线下零售公司,我就跟着小额参股线下零售公司。你做火了服装淘品牌,我就跟着去大做特做服装。你做菜鸟,我就封杀天天快递和圆通。

最受不了的是,一个比一个更爱喊赋能。谁能告诉我,赋能到底是什么?是来自于金庸的哪部武侠小说?我看那么多武侠小说,只听说过吸星大法,没听说过赋能呀。动不动就要赋能,你真的有什么冗余的能力要赋予给别人?你的能力足够应对自己面临的问题了吗?浮躁浅薄,自娱自乐。烧钱狂欢,一地鸡毛。

一个京东出来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不下去了,出来做了一家盒马鲜生,终于有了点与众不同的气质。马云不知道是不是被刘强东跟烦了,最后阿里成了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一举打破了双方无聊乏味的拉锯局面。

盒马鲜生的贡献在于再次告诉电商巨头:

1、别在线上瞎折腾了,线上的增长空间早被你们透支了,将近90%的消费市场都在线下;

2、别异想天开地等什么联华和永辉开窍了,中国零售业的欠账只能由新人新资本来补,你想让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出来那些老江湖老油条变成极客和革命者,那不是搞笑吗?

其实这样的答案美团、滴滴和共享单车早就给出来了。它们创造出了让所有电商巨头汗颜的成功速度。它们不做图书,不做手机电脑家电,不做服装,更不做日杂品。留恋某些历史品类,在这些品类和产品限定的模式中长久地逗留,这是一般家庭妇女的境界。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出去走走好不好?

“英雄们把整个大地作为他们的坟墓,甚至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那里的墓志铭不是铭刻于记功柱上,而是以不成文的文本铭记于人们的心中,成为每个人心目中的圣地。 这些人应当成为你们的榜样,他们认为幸福是自由的成果,而自由是勇敢的成果。”雅典的将军伯里克利这样呼喊。

二·德鲁克忠告

 当然,盒马鲜生如果改名为盒马海鲜生,这个事情就接近全对了。为什么?因为盒马鲜生至多只是一个生鲜平台的迷梦,而盒马海鲜生却意味着一个崭新品类杀手的出现,做中国最大的海鲜零售商不丢脸吧?

中国人吃海鲜太少了,中国人想吃海鲜已经太久了。吃海鲜需要有吃海鲜的环境,买海鲜需要有买海鲜的渠道和方式。是麻辣小龙虾和万州烤鱼让东直门外大街变成了震惊中外的簋街,而不是全球美食。小龙虾风靡了全国,而不是什么餐饮平台风靡了全国。

创造一个新品类及新消费方式是一个特酷、特有价值、特有面子的事情。想创造一个新平台却难免陷入平庸。

中国电商巨头的另外一个通病,就是喜欢假装自己是亚马逊。亚马逊测试一个Amazon go,国内就能炒作出一个无人超市的投资浪潮来,以前只听说A股有今天看到可燃冰新闻,明天就能造出可燃冰概念股的神力,现在有中国电商秒变亚马逊。更不用说什么云计算啦,谁还没能有个服务器托管呢?

我非常不解的是,从来没有听说亚马逊做金融,怎么你们一个个都在搞金融呢?如果你们那套狗屁逻辑都成立,那么贝索斯岂不是天下最大的笨蛋?

关于商业分析,我真是懒得理那些层出不穷的江湖骗子忽悠。每当我有思考上的困惑,我就打开《管理的实践》,请德鲁克给我重新讲一遍“西尔斯公司的故事”:

是朱利叶斯·罗森沃尔德在10年间,从1895年他掌管公司起到1905年芝加哥邮寄工厂开业为止,才使西尔斯公司脱颖而出成为一家企业。罗森沃尔德对市场进行了分析,他首创系统地开发商品渠道,他发明了定期发行内容翔实的邮购目录,推出了“保证质量,否则退款”的政策。

他建立了富有成效的人力组织。他在开始阶段就赋予管理层最大的权力并对结果负全部责任。后来,他又给予每个雇员一份用经营利润购买的公司股份。因此罗森沃尔德不仅是西尔斯公司之父,也是“渠道革命”的先驱。“渠道革命”风靡20世纪的美国,是经济增长中极为重要的因素。

西尔斯公司早期历史的基本贡献中仅有一项不是罗森沃尔德做出的,那就是芝加哥邮寄工厂,是由奥托·多森在1903年设计的,比亨利·福特的工厂早5年落成。亨利·福特的工厂是现代第一家以大规模生产方式进行生产的工厂。该厂以装配线、传送带、标准化的可互换的部件,尤其是以有计划的全厂范围的调度,将所有的工作分解成简单的重复操作。

正是基于这些基础,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西尔斯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机构,它的“福音书”是除《圣经》之外惟一一份可以在许多农户家庭找到的印刷品。

德鲁克接着说:

20世纪20年代中期,当伍德加盟西尔斯公司时,西尔斯公司原有的市场正在急剧地发生着变化。农民不再是闭塞的了,汽车使得他们能去城镇购物。他们不再是一个独特的市场,相反,在很大程度上由于西尔斯公司的作用,他们正迅速地将生活方式和生活标准向城市中的中产阶级靠拢。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城市市场出现了。这个市场像25年前的农民市场一样,呈现出同样的闭塞,同样的供应不畅。城市中低收入群体已经崛起,他们不再满足维持生计的生活标准,不再适应“下层阶级”独特的习惯,他们迅速地开始拥有金钱,产生要与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相同的购买欲望。换言之,这个国家正急速地演变为一个巨大的、统一的市场,而配售体系却仍是一个分散的、阶级特性鲜明的配售体系。

早在加入西尔斯公司之前,伍德就做了一番分析。通过分析,他决定将西尔斯公司的侧重点转向零售商店──为商店添置设备,向已经购买汽车的农民和城市人口提供服务。

为了使这项决定能够实施,必须再次进行一系列的创新。

为了找到供货来源以及向其购置商品,商品的营销必须增加两项重要的新功能:设计产品以及扶植能够大量生产这些产品的厂商。“上流社会市场”的产品,例如冰箱,必须重新设计,使之适销于购买力有限的“大众市场”。

必须创造产品供应商──经常是由西尔斯公司来投资并培训管理者──来生产这些产品。这样做也需要进行另一项重要的创新,即处理好西尔斯公司与供应商的关系。营销计划的制定和研究,系统地培育数以百计的能为大众市场生产产品的小供应商,这些前所未有的工作都必须创造性地进行。

大段的引用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你们还以为骗子也跟大师一样呢。大师有可能讲什么新零售吗?

三·异端丁磊

迄今为止,德鲁克的上述忠告只有丁磊搞明白了。SKU必须要少,每做一个品类,就一定到这个品类上游去,重新“发明”产品,品质一定要更好,也一定要更便宜。你自己不到上游去,哪里去找这样的好货?不彻底贴近群众,又怎么可能有革命的奇迹?

什么是消费升级?消费升级的实质就是把价格门槛大大降低,便利度大大提升,让更多得多的消费者能到你的碗里来。为了表示诚意,同时提高一下品质。

我不禁想,如果宁波商人丁磊掌控者宿迁猛男刘强东的电商资源,这个世界该多么的疯狂!他一定会到品类的上游去,到什么品类的上游去?到最有优势的品类上游去。什么是京东最有优势的品类?电脑、家电、手机。

京东如果这么做,还有小米什么事?还有格力和美的什么事?还有OPPO和VIVO什么事?京东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无非是掉进修昔底德陷阱,陷入跟平庸者的纠缠而已。

小米、格力和美的有什么理由存在于世间?它们的东西那么差,那么贵。贝索斯在谷歌上市后,忍辱负重,一举让亚马逊成为技术公司。刘强东为什么不能在阿里登顶后,也借助智能化的大势,一举让京东成为技术公司呢?你完全没必要去做什么鸟云计算。如果你非要拉一顶大旗壮胆,那就拉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吧。

创业者来到世间,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来的。他们改变世间的合法性,来自于他们对当时当下环境极度客观的洞察。亚马逊的模式来自于对美国商业环境极度客观的洞察——在大店统治的零售世界,做一家比任何大店都大的店,以比任何大店都便宜店价格卖货,不仅卖货,还负责送货上门。

淘宝当年的奇迹来自于对中国商业环境极度客观的洞察——在小店统治的零售世界,做一个没有地域限制的有海量小店的大集市,以比任何小店都便宜的价格卖货,不仅卖货,还负责送货上门。

京东当年的奇迹来自于对中国电子消费环境极度客观的洞察——在电脑城批发市场统治的零售世界,做一个没有欺骗的更大得多的电脑城,比谁都便宜,还负责送货上门。

曾经的那些惊喜,那些欢呼,那些另类感受,创造了今日的奇迹,也永久地写入了历史。也只有那些创造惊喜、欢呼和另类感受的事物,才有可能产生新的奇迹。反之,淮南之桔,到淮北则为枳。只知模仿,不顾现实,不可能创造任何商业奇迹。这是京东的历史经验,也是京东的未来启示。

中国零售的机会,一在品类,二在产品,不同品类需要不同的渠道,不同产品有不同的客群。自行车这样沉默的品类都能创造奇迹,何况生鲜这样民以食为天的要害品类呢?不过拜托,别做梦在网上给家庭妇女和老头老太卖白菜猪肉了好不好?咱们也别那么驴拉磨一样地沉浸在海量SKU、中心仓和全国配送的老旧模式中好不好?

中国现在最缺的是好产品,而不是更多的电商平台。没错这个社会是有分工的,不过,你想过没有,这次创造好产品的任务已经分工到你这里了?京东,咱们能不能不跟百度比市值?刘强东,咱们能不能不跟马云比忽悠?我们只讨论一个问题:京东的5000亿美元市值在哪里?

“只有对荣誉的热爱是永恒的,使一颗年老而不幸的心得到快慰的,是荣誉 ,而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是利益。”这才是修昔底德记录下的勇敢者宣言。

皮特王:公司战略研究者,某知名IPO辅导期教育公司独立董事,某大型生鲜零售公司战略顾问。曾担任网易财经主编。毕业于北大法学院。穿越战略旷野,欢迎关注我的今日头条号:皮特王公司战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