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努力了30年,“特朗普大厦”还是没能盖到俄罗斯?

来源:上海观察 2017-09-15 16:37:55

“特朗普想从俄罗斯人那里得到一切,俄罗斯人可不傻。俄罗斯人有一种不同的谈判哲学:总是要价的一方,就是软弱的一方。”

过去30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时常谈起自己的谈判能力,以及他与俄罗斯人相处得多么愉快。然而,特朗普团队屡屡尝试,却始终没能在莫斯科建起“特朗普大厦”。《大西洋月刊》15日刊文分析了失败背后的种种原因。

30年前的1987年7月,特朗普和第一任妻子伊万娜·特朗普受邀飞往莫斯科,为建造特朗普品牌酒店选址。“这是一次非凡的经历”,特朗普在《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写道,“我们参观了六个潜在场所,其中几家就在红场附近”。当特朗普离开时,“苏联官员达成协议的雄心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特朗普至今没有在俄罗斯谈成一笔生意。无论是1996年,特朗普试图对克里姆林宫附近的Rossiya酒店进行改造;还是2008年,特朗普宣布计划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索契开工建设;还是2013年,他访问莫斯科,声称将在俄罗斯大型开发商阿瑞斯·阿加拉洛夫的帮助下,建造一座“特朗普大厦”。2015年6月,特朗普对福克斯主播比尔·奥雷利说,“我告诉你,你可以和俄罗斯人相处得很好。你可以和这些人做生意。但奥巴马做不到。”据报道,特朗普的代理人菲利克斯·萨特和迈克尔·科恩当时正在莫斯科帮特朗普争取另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但直到2016年冬天,那个项目仍无进展。

眼下,媒体和调查人员正在审视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商界精英的各种关系。特朗普在就职后不久说,“我在俄罗斯没有任何生意”。他没有撒谎,他从未在莫斯科盖大楼。

问题是,为什么?世界上其他所有主要的连锁酒店都能在莫斯科和俄罗斯各地落脚开张,为什么特朗普没能与俄罗斯人达成协议?特朗普房地产项目在俄罗斯的“缺席”,反映了特朗普项目的形象与他及其代理人在俄声誉之间的严重脱节。

“不是正经做生意的人”

部分原因是,正如特朗普儿子小特朗普曾经说过的那样,俄罗斯“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说,他在过去的18个月里“去了俄罗斯6次”,“有几个买家被我们的项目所吸引”。但是,受一些东西阻碍,这几次行程最终未能促成在莫斯科建起特朗普大厦。“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达成交易的问题”,特朗普说,“而是关乎‘我能不能从这笔交易中回本,或者我真能信任我所做交易的人吗’。俄罗斯是一个不同的世界……这是一个‘谁认识谁、谁的兄弟正在还债’等等的问题。”

一位匿名的俄罗斯房地产开发商说,“要想盖起一座大楼,你需要非常的许可证,非常多的授权——让人不知所措。而且其中有很多黑幕。”为了应对这一切,特朗普集团需要一个当地合作伙伴,不仅仅是有能力的开发商,而且要有合适的人脉资源来确保拿到所有必要的许可证。

菲利克斯·萨特,就是特朗普在当地的代理人。他是一名出生在俄罗斯、混迹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倒爷”。萨特曾因用玻璃片刺伤别人在美国监狱服刑一年。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他出狱后不久,又被指控犯有证券欺诈罪。随后,他与联邦调查局达成了一项担当“线人”的协议,从而避免了牢狱之灾。

2002年,萨特在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里租用办公室,打进了特朗普的核心圈子。2004年,萨特开始往莫斯科跑动,试图为特朗普拓展在俄罗斯的房地产生意。当时,一笔潜在的生意是在莫斯科一家铅笔厂的地皮上建特朗普大厦,但由于当地合作伙伴没能获得许可而落空。

2007年底,除了为特朗普工作之外,萨特还开始担任俄罗斯房地产开发商谢尔盖·波隆斯基的顾问。波隆斯基是一位行事张扬的建筑商,自称是俄罗斯的特朗普。波隆斯基的副手阿列克谢·库尼特辛曾提醒他对萨特提高警惕。“我永远不会聘用这样的人,他不停地讲疯狂的故事,幻想着所有他认识的人。他很情绪化,很容易陷入冲突”,库尼特辛回忆道。萨特的前同事描绘了类似的画像,“他不是一个认真的人,他能做些事情,但他也是个胡说八道的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罗斯知名房地产顾问表示,“大多数人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不是一个可以跟你正经做生意的人。”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波隆斯基蒙受严重的打击,也扼杀了特朗普在俄罗斯建造特朗普大厦的计划。但这并没有让萨特失宠。2010年,萨特放弃了波隆斯基,成为特朗普的高级顾问(根据其名片和电子邮件签名)。那一年,他又一次在俄罗斯拓展特朗普的房地产计划。但是,他又一次遇到了麻烦。

即使在俄罗斯,萨特一直受名声所累。“2010年,当你在谷歌上搜索他,你会看到《纽约时报》2007年刊登的一篇关于他过去的故事,这让他变得很困难”,萨特前同事说。2010年9月,一家莫斯科公关公司写信给萨特,提出帮他恢复形象。“在莫斯科,好人(nice people)不想和你做生意”,这家现已倒闭的机构的一名代表说得很直白,“你现在的大众媒体形象是,一个可能与犯罪分子有关联的负面商人。”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一位局外人,萨特有很大的局限性。他可能出生在莫斯科,但还是个孩子时便离开了。尽管在上世纪90年代曾在莫斯科待过一段时间,但他的停留短暂、零星,他的俄语因为在美国的漫长生活而带有明显口音。俄罗斯人只会把他当成美国人、外国人。他明摆着没有“保护伞”(krysha)——政治上的“靠山”。“你在俄罗斯做生意的第一个问题是:谁是你的保护伞”,一位在莫斯科的匿名资深西方投资者说,“没有保护伞,就没有生易。”波隆斯基曾是一把“保护伞”。但在2015年,当萨特试图在莫斯科金融区莫斯科城建造一座特朗普大厦时,波隆斯基正因挪用公款在监狱里候审。

“最愚蠢最荒谬的错误”

据《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报道,在2015年秋天,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的几个月后,萨特再次出现。他向特朗普的律师、非官方竞选代理人迈克尔·科恩吹嘘道,他已经与一家俄罗斯银行谈妥,将为在莫斯科城建造的特朗普大厦投资。他还吹嘘道,“我将让普京参与这个项目,我们将让特朗普当选。”那一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非约束性的意向书。

生意再一次毫无进展。据《纽约时报》报道,尽管萨特一个劲强调普京也参与其中,但最终,他甚至没能获得让项目顺利进行的正常执照。

当然,还有两个额外因素。一个是俄罗斯经济的悲哀状况。2014年,油价暴跌和西方制裁带来了双重冲击,导致卢布暴跌。另一个因素是,萨特的俄罗斯伙伴安德烈·罗佐夫并没有经济实力或政治人脉来克服这些障碍。萨特在为波隆斯基工作时认识了罗佐夫,但他却是一个错误的伙伴。罗佐夫的生意并不成功,而且主要在远离莫斯科中心、寒酸而沉闷的城郊住宅区开发项目。换句话说,那里并不是可以建造豪华酒店的优质地产。

随着该项目无望地陷入停滞,2016年1月,科恩试图通过“拜访”一些俄罗斯的“政治枪手”来推动进展。但科恩遭遇严重失败。他给普京的大胡子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发邮件,请他为特朗普大厦项目提供帮助。科恩说,他把电子邮件发送至普通的收件箱,以供克里姆林宫网站上的新闻查询。而佩斯科夫向俄罗斯媒体证实,他的办公室收到了这封邮件,并选择不予理睬。佩斯科夫说,“我们对商业话题不予理睬,这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没有给予回应。”

一些西方观察人士认为,这是特朗普团队与克里姆林宫高层接触的证据,但对于莫斯科地产界的“老兵”来说,这是一个只有新手才犯的错误。他们认为,这个故事昭示了,为什么特朗普谈了30年,却在莫斯科没有留下一砖一瓦。“这是有史以来最愚蠢、最荒谬的事情”,一名美国房地产开发商这样形容科恩的电邮,“鉴于特朗普团队的组成情况,犯下这样的错误也不奇怪”。

“它没有那种吸引力”

事实上,对于莫斯科的开发商来说,当时的特朗普品牌还不够出名。“特朗普品牌在美国很强大,但在俄罗斯,它没有那种吸引力”,一位俄罗斯房地产从业者说,“俄罗斯人不会仅仅因为一块地产被贴上了‘特朗普’的标签,而多支付30%的费用”,因为在俄罗斯,没有人看过‘学徒’(美国知名电视节目,特朗普在其中担任职业导师)”。一名俄罗斯房地产顾问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在俄罗斯,特朗普的名字从来没有那么有趣或引人注目,以致于有人愿意投资或注册它。”

人们投资一些知名酒店品牌,如丽思卡尔顿、四季等,不仅仅是买它的名字,还买下了酒店的整套管理和运营模式。但特朗普提供的仅仅是个名字。再加上,特朗普没有投资过俄罗斯的任何相关项目,人们对前景表示怀疑。库尼特辛说,“在我看来,这个品牌太贵了。”

“特朗普想要品牌费,并且自己不投钱,所以莫斯科大多数开发商的反应是‘我们为啥需要他’”,一位熟悉各种品牌授权谈判的人士表示,“他们说,‘我们为什么要付给特朗普10%或15%的佣金,当只需付给凯悦酒店3%,或者付给丽思卡尔顿酒店4%时?特朗普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现在,特朗普的名声要比后两者响亮得多。)

特朗普曾说,他能用奥巴马办不到的方式与俄罗斯人谈判。然而,他在莫斯科房地产谈判桌上的表现,却没法激起民众的任何尊重。“特朗普想得到一切,他正和俄罗斯人打交道,俄罗斯人可不傻”,在俄罗斯做地产生意的西方投资者说,“如果你想从俄罗斯人那里得到一切,他们不会给你的。俄罗斯人有一种不同的谈判哲学:总是要价的一方,就是软弱的一方。”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