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妈妈月子中猝死 去世前10天曾哭着向丈夫求救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7-09-16 18:50:15

  二胎妈妈邵青32岁,老家安徽,02年来杭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杭州城乡结合部的孙某,07年登记结婚,次年生下一女。

  今年5月,邵青剖腹产下二女儿,五天后出院,医院的住院病历显示,无过往病史,出院时身体状况良好。

  6月4日,出院后15天,还在坐月子的邵青却因“突发心跳呼吸骤停30分钟”突然去世。

  9月14日下午2点30分,邵青父母委托律师就邵青的生命权纠纷问题,将女婿孙某告上法庭,要求孙某赔偿死亡赔偿金、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80余万,并要求依法分割邵青名下遗产。

  女儿突然过世,白发人送黑发人固然万分悲痛,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两家最终对簿公堂?

  去世前10天,邵青曾哭着向丈夫求救

  “心脏都快疼死了!”

  14日下午2点10分,邵青父母提前到了西湖法院,邵父靠着椅背,一言不发;不一会儿,被告孙某也来了,双方都委托了代理律师。

  原告律师首先陈述事实,在又一次听到女儿去世的经过时,邵母捂住嘴忍着没哭出声,坐在被告席的丈夫孙某也是面色凝重。

  这桩官司起源于邵青的手机。

  6月6日,邵青去世第三天,邵母从她手机选遗照时,发现了邵青在怀孕期间的备忘录,以及坐月子期间与丈夫孙某的微信聊天记录。

  2017年1月,记载内容:每次小小的要求换来无尽的嘲讽、责备,你天天把你有病吧,神经病吧挂在嘴边,没病都被你说出病了,我已经快抑郁了。

  2017年5月26日晚,微信语音对话内容:“你回来了没?我心脏难受,喘不过气来”,“在外面有事”。

  2017年5月21日,邵青微信朋友圈状态:“烦躁,郁闷,抑郁了”

  2017年5月26日,邵青微信朋友圈状态:“胸闷气短,喘不上来气了”。

  (原告律师在庭上出示了邵青手机备忘录及微信聊天记录的部分内容)

  手机里的这些内容,让邵青父母认为,女儿的婚姻并不如表面所见的美满,恰恰相反,他们认为正是女婿孙某对女儿的长期冷落和言语攻击,才会让女儿长期处于精神抑郁的状态,并导致心脏猝死!

  邵母在女儿产前就来杭州陪伴待产,伺候月子。6月4日当天,邵母因膝盖疼痛外出针灸,并未在场。“4日中午正要扎针时,我接到大外孙女的电话,说妈妈不舒服,我就马上打车回去了,120在我后面才到,我到的时候,她人已经不行了,瞳孔都放大了。”

  后经120送至附近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14:06宣告死亡。

  女儿突然离世,邵母报了警,但随后在派出所笔录过程中,邵母未申请对邵青死因进行司法鉴定。“我当时就让他(孙某)发誓,这事情跟他有没有关系,他说没有,我信他了,另外我也不想女儿去了还要受折腾……”

  我和她感情一直很好

  不然怎么会生二胎!

  邵青怀上二胎后就辞了工作在家养胎,家里开销基本都是靠孙某一人支撑,面对丈母娘声泪俱下的斥责,孙某觉得很冤枉,“结婚十年了,我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每年520我都给她发红包,给她买礼物,感情不好我们怎么可能会要二胎?”

  孙某说,去年暑假一家三口还去了泰国旅行,旅行结束后,邵青怀孕了,全家人都高高兴兴为迎接第二个孩子做着准备。

  法官当庭播放了邵青手机中的微信语音,

  2017年5月26日19:18

  邵青哭着发语音给老公孙某:“你回来了没?我心脏难受,喘不过气”

  孙某文字回复:“在外面有点事”

  邵青文字:“你早点回来,我的心脏难受死了”

  2017年5月27日00:00

  邵青再次哭诉:“我的心脏都快疼死了,你还有心情在外面吃饭,我死活你管不管了,你绝对又出去找小姐了,家里个病人你不管,自己跑出去花天酒地的,有意思吗?”

  但据孙某自己说,5月26日,他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一直在和朋友商量,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结束,期间喝了些酒,但绝对不是像老婆所想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当时打电话问过她身体怎么样,她说还好,回家之后我还烧了夜宵给她吃,考虑到她还在坐月子,时间也比较晚了,再加上她自己说没什么问题,我们就没有去医院……”孙某怔了怔,小声说了句,“这太突然了……”

  一边是丈母娘认为,女婿的疏忽怠慢使女儿错失了救治机会,酿成悲剧;一边是丈夫坚持自己跟老婆的婚姻一直恩爱有加,双方各执一词,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