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华:快手是我第34次尝试 转型时曾掉90%日活用户

来源:雷帝触网 2017-09-15 20:32:16

雷帝网 乐天 9月15日报道

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日前在顺为资本举办的“顺风堂深科技峰会”上做了一场分享,谈及了快手的创业故事。

宿华2006年时加入谷歌,做AI相关工作已有10年。当年和谷歌同事研究和应用AI技术,后来创业都和人工智能相关。

经过多次探索后,宿华发现了一个简单的结论:AI是个服务业,是服务场景、服务应用的,不管是在搜索引擎里,还是在搜索广告里。

宿华在创业的过程中一直跌跌撞撞,尝试过很多方向,例如用AI帮助服务交友、婚恋、团购等,经历了很多次失败。快手是宿华的第34次尝试。

转型时曾掉90%日活用户

有一天,宿华认识到,AI其实是服务业,AI是锤子,钉子不是你的,钉出来的桌子、椅子、板凳也都是人家的。

因此,宿华决定在自己设置的场景中应用AI,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快手用了四年多的时间去做AI的实践。

快手简单的界面背后,是非常不简单的后台算法,这里面最大的核心就是人工智能的技术。

快手于2011年3月成立,以前叫“GIF快手”,最初记录的形态只是动图,没有声音,后来又加了短视频、直播等功能,所以改名为“快手”。

2015年1月,快手的日活跃用户数突破一千万,当时快手团队特别高兴,觉得一千万是一个新的门坎。

2016年4月份,快手注册用户突破3亿,当时快手管理层也特别高兴,仍然去庆祝了一下,吃了一碗拉面——快手公司庆祝的时候就会去吃拉面和螺蛳粉。

不过,快手在发展中也曾经历了转型,因为快手早期是一个记录工具,并不具备分享功能。

2011年时网速特别慢,4G还没普及,费用也很贵,wifi基本上没有,做不了分享功能。那时候只能记录,记录完把动图传到电脑上,电脑上再用QQ、微博到处传播,只是这样的工具。

到了2013年,wifi普及了,且基本上都免费。这对快手是巨大的利好,上传视频、消费视频,分享视频已经可行。

快手团队当时看到了wifi快速普及,认为一定会有一家把视频分享做出来。但如果把分享放到当时产品的二级推广里,速度会很慢,用户的接受是一点点来的。

以前的GIF快手虽然曾经有100万DAU,也值一些钱,但能意识到它的大势已去,没必要再等。

宿华说,快手不愿意经历那个缓慢的过程,还是希望直接做正确的事。

其中最大挑战是认知层面的,转型时并没有百分之百把握,但当时团队讨论了一下,就决定干,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于是,转型对于快手来讲是跳变,下场很简单,当时就掉了90%的日活用户,转变之前还有大几十万人的日活,之后就只剩下几万。

好在后面走掉的DAU慢慢又回来了,因为社区做起来以后,里面有观众、有粉丝,虽然工具的功能没有以前好用,可是会有更多的人陪用户玩,用户就又回来拍了。

现在要打阵地战

宿华是一个技术男,并不善于做沟通,对于宿华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从工程师到管理者的转换。

据宿华透露,其从12岁开始学程序,到去年,一共22年。到去年就不写程序了。

去年一季度,宿华彻底停止了所有代码的维护,因为有一天宿华被快手的CTO骂了一顿:“你代码是写的挺好,但如果你写的东西出了bug,你说人家工程师是骂你还是不骂你?骂你怕你开他,不骂你他又烦躁,你说修理还是不修理呢?”

于是宿华当时就决定,再也不写程序了。把代码的权限交出去,慢慢地变成管理者。

宿华说,自己过去一直都是工程师,不管在谷歌、在百度,都是产能最大,但最不听话的那种工程师,是规则的破坏者,无组织、无纪律但是有能量。

可是现在宿华要反过来了,早期团队里有不少像宿华这样的人,因为臭味相投,不喜欢被约束,不希望有太多的规则束缚,更希望进行自我驱动,跟宿华很像。

所以宿华现在反过来,要考虑怎样才能管理好团队。

快手整个公司团队还是很精英的,员工博士、研究生比例都非常高,也有不少人职场经验丰富。

公司团队人数现在发展到了700多人,当人变多的时候,宿华的管理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

很多厉害的人放到一起也会“打架”,会产生冲突,有时候还有面子的问题,如何既照顾他们的面子,又把事给干了?这些对宿华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对此,宿华说,过去一直当“特种兵”,喜欢干的事就一枪爆头,完了就跑,从来不打阵地战,阵地战都是让别人去上的。

“但现在我要打阵地战,也会逼着自己去做很多我不喜欢、不擅长的事情。”

宿华说,创业的每天都焦头烂额,最难受的永远都是当下。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其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