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From China!百度等AI公司让中国和硅谷掰手腕儿

来源:科技先生 2017-09-16 17:31:44

中国互联网活跃多变、快速发展,让“CopyFrom China”正成为新的声音。

最近,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和百度发展研究中心、阿里研究院、滴滴政策研究院,发布了一个名为《中国互联网经济白皮书:解读中国互联网特色》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希望探究中国互联网在这些年的进步。

波士顿咨询的中国互联网“迷思五问”

波士顿咨询在这份报告中,提出中国互联网的“迷思五问”:

1、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在如此庞大的体量上还能取得快速发展?

2、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异常活跃多变?

3、中国互联网关键的成功要素是什么?为何国外巨头接连折戟?

4、未来中国互联网的特色会不会有所变化?

5、中国互联网未来逐渐向海外发展会带来什么影响?

这些问题非常宏大,而且在不同领域有着各式各样的体现。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互联网正走着有自己独特思考的路。

过去,在中国互联网甚至存在一个说法:中国互联网抄硅谷。但回看今天的互联网行业会发现,已经鲜有直接照搬美国的项目。甚至没人再提“复制硅谷”这个概念。翻出今天美国估值在10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8强,且不说你几乎见不到谁说要做“中国的Palantir”、中国的“WeWork”、中国的“Pinterest”。甚至中国过去不下于50款学习Snapchat的阅后即焚社交产品都已经死亡。

AI来了:我们所熟知的BAT或要翻篇儿

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新技术的发展不断孕育着下一个时代的“弄潮儿”。以AI为例,各大互联网公司以及人工智能专业公司布局,抢滩下一个时代的制高点。新一轮群雄逐鹿中,整个市场竞争格局也许会发生质变。

这张图反映了目前中国人工智能竞争格局。可以看到,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以BAT为首的互联网时代巨头,都已经加足马力抢占AI市场。如今,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的互联网产品,都会或多或少加入算法和深度学习的功能,AI正在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标配。

其实说到底,AI时代还是要看真材实料的技术本领,这是决定一家企业在AI时代能否立足的关键因素之一。

这一波浪潮下,谁越早开始积累实力,谁越可能抢先站下好位置。百度早已宣布自己转型成为一家“All in AI”的人工智能公司,重点布局AI开放生态战略,包括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DuerOS、智能驾驶Apollo计划,辅以百度大脑和智能云。

此外,百度也是业界第一个面向市场开放平台层的企业,即百度AI开放平台。阿里则着重大数据和不同智能应用领域,将AI业务纳入阿里云体系下并积极发展。腾讯也设立AI实验室研究顶尖技术,主要布局游戏、社交、内容业务等。

互联网时代是“BAT”,但从更长的时间维度看,这个所谓的格局同样是暂时的。科技领域的企业各领风骚两三年,未来在AI时代,竞争完全不一样,思维也要升级,不能用传统的想法去考虑。

市场、资本、政策、人才的化学反应

AI加速发展,所有互联网公司甚至传统行业,都不想错过这波,这种强烈的竞争感与变化趋势,或许有关资本、有关政策、有关市场竞争,也有关人才梯度。

1、在不少人看来,AI的爆火给中国互联网公司提供了追赶硅谷的机会,但是,与其说AI是机会,倒不如说AI是一种竞争和焦虑。

中国互联网的激进打法、竞争强度,在美国人眼中几乎无法想象。亚马逊刚刚做起智能音箱,在中国市场上迅速成为百度、阿里、京东、小米等一系列互联网公司的竞争点。这些公司对智能音箱产品的投入和改变远超过亚马逊。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激烈的竞争里,百度的打法很不同,不是急于落成自己的产品,而是先搭平台、造开放生态,形成一种所谓计算能力、场景应用和算法的正循环。比如报告中提到百度DuerOS,正是把语音作为入口,打造未来智能家居和万物互联的关键节点。任何厂商需要用到语音交互和语音识别,都可以“拎包入住”,所有场景、应用都可以轻松围绕语音展开,用语音操控。

2、今天国内的投资环境,也毫不逊色于美国,本土的投资公司以及国外来到中国本土化的投资公司理念更活跃。

初代互联网创业者从美国留学归来,背后的投资者是美国投资公司。他们在一片荒芜的中国互联网环境中,必然会选择美国互联网公司的成熟模式。

多年来中国互联网自身的孕育和发展,一些基于本土的商业模式在逐渐成熟。不适应、看不懂国内创业企业逻辑的投资机构正在撤出,一些打法凶悍,适应技术变革的投资机构甚至会倒逼创业公司去创新,去适应AI技术来临时,市场所需求和喜好的事物。这背后虽然有投资机构自己的小九九,但是客观上推动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进步。

3、中国的政策环境更包容开放,容得下创业者进行模式创新,允许创业者在政策之前进行一系列尝试。

以当下风头正盛的自动驾驶汽车为例,目前国内虽然在政策、法律上存在一定的空白,但是企业却存在空间去尝试新的事物,让产品在一个相对灰度的空间中,和社会各方面力量进行拉扯、博弈,最终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

4、人才优势非常明显。国内基础教育扎实,这为中国互联网提供了大量充沛的人工智能人才。

今年5月,领英发布的一份数据报告显示,从中美人工智能人才的从业年限构成比例上看,美国拥有 10 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工智能人才比例接近 50%,而中国只有不到 25%。但美国5年以下经验的人才比例约为 28%,中国超过40%。特别是从2014年、2015年开始,中国人/华人已经处于人工智能研究的领先地位,占据了人工智能科研世界的半壁江山。

福布斯今年一篇名为《20个推动人工智能改革的科技领导者》的署名文章谈到,其中有10位出自百度,其中7位如今都在百度担任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职务。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美国企业或是高校获得殊荣后回国的技术人才。

可见,在足够的高度看来,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人才比例较高,而且人才培养和发展空间广阔。这些人才的出现也将使得中国的科技企业未来可以有比较充足的人才储备。

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

李彦宏在今年百度夏季年会上曾指出,“世界正在从Copy To China变成了Copy From China。”这种案例不胜枚举,美国互联网公司学习中国模式,正在成为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这种学习不仅仅是在大公司的业务模式,甚至还有成熟产品的演进形态。

过去一年百度Feed流业务成长非常快,每一个季度的主要指标几乎double了前一个季度。李彦宏当时强调,“据说前几天大洋彼岸也有一个搜索引擎开始做Feed流了。”

李彦宏所说的事件,是谷歌在今年7月宣布在手机搜索应用中加入Google Feed功能。信息流内容的加入实际上百度早已起步一年有余。

此外,去年底谷歌放弃自有品牌无人驾驶原型车的开发,选择将加强和传统汽车厂商的合作,效仿百度Apollo计划的交钥匙模式,中国模式再一次站在了美国的前面。

在这两件事情的探索上,百度的嗅觉显然比谷歌要更准确一些。尤其是Apollo自动驾驶开放计划,面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快速搭建自动驾驶系统。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自动驾驶的开源项目,可以看作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

波士顿咨询在报告中评价,“这样对外高度开放自己的技术和平台,共享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尚属首次。”

这种嗅觉,正是在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中孕育出来的——今天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产品理念和业务模式上的思考已经非常成熟。

中国互联网企业,创业公司对于AI这类新技术、新潮流的追求和把握,远比很多美国同行更迫切。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当年的中国学徒正在一个个站在美国师傅面前,美国师傅甚至还要看看中国学徒做了什么事情。

中国互联网格局在变,将向AI进阶。中国互联网公司现在普遍运用人工智能,在商业模式和产品形态的思考上比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更深远。

短期看,中国互联网和美国相比依然在很多领域存在优势,长期来看,这有助于中国很多优秀的产品和公司和美国的同类产品掰手腕。

不用奇怪,Copy From China的现象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会越来越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