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痛的十七岁》:正面描写教育不平等与人生多种可能性

来源:云飞扬2046的博客 2017-09-16 20:09:55

转载▼

《会痛的十七岁》:正面描写教育不平等与人生多种可能性

众多周知,目前大中小校园存在着诸多不平等,尤其是对待优等生和差生方面。老师大都喜欢优等生,因为优等生接受知识快,理解能力强,能使老师很有成就感。“差生”由于学习成绩差,容易被老师同学歧视,常常成为被遗忘的群体——校园里的边缘群体。将于近日上映的电影《会痛的十七岁》,无疑是对这一现象的敏锐捕捉,展现了中学“差生”的种种不易。作为曾经的初中数学老师和班主任,对于徐娇主演的《会痛的十七岁》表示电影非常浪漫又尖锐的提出了教育不平等的社会话题,片中的班级显然是牛校中的重点班,依然有着巨大的鸿沟,电影或许能解决大多数问题,然而社会中大多数问题还是需要具体的每个人去纷争和选择。

《会痛的十七岁》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以正面的立场来刻画学渣夏远远,尤其这个学渣还是二次元少女。夏远远在剧中受歧视的现象是有迹可循的,主要包括学校歧视、教师歧视、同学歧视和家庭原因等方面。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些因素会对夏远远的心理产生不利影响,一受到歧视,她就会用敌对的态度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物。事实上,像夏远远这样的“差生”都有强烈的自尊心,更有取得好成绩的愿望,他们轻视自己却又怕被别人看不起,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有深度的自卑感同时又有较强的自尊心,他们不愿意受到歧视。不当的教育、相处方式,比如剧中同学的冷落轻视、老师的责罚否定等,不仅人为制造了“差生”,而且还会使“差生”更差。孔子说:“有教无类。”教育对所有的孩子应该都是平等的,教育的宗旨就是让所有的孩子的能力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做到人尽其才。

少女怀春的年纪,心思分外敏感,小小的校园里,徐娇通过别人的眼光建立自我的身份。当成绩成了评判学生好坏的唯一标准,好学生和坏学生也成了校园文化的两极,残酷的升学考试将学生划分成了不同的阵营,徐娇在这场微观的校园权利结构的较量当中,被无情地划向了差生的一边。教育不公平在大众成功学的引导下不断重复,一雨季的少年少女们关于未来的想象被无情地压抑。

失痛症、神学渣、拥有过去、深藏不露,从人设上来看,徐娇饰演的夏远远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二次元少女。但与之前展现二次元内容的影片不同,《会痛的十七岁》把故事的重心更多地放在了角色内心的塑造上面。二次元是女主心理的避风港,躲进二次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夏远远貌似与同学很远,如同飘过班级的冷风,其实她的内心火热,记得每一句善意的语言和表情,她喜欢二次元,其实也渴望在三次元的世界里有沟通,所以才会画出同学会的画卷,《会痛的十七岁》可以说是比以往大部分号称二次元的影片都更有深度,这是真正从二次元少女的本我视角出发。其实很多号称二次元的影片在圈内都是饱受诟病的,因为它们呈现出来的往往是三次元认为“肤浅”的表面。但二次元从来不是表象的热热闹闹,在热闹的表象之下体现出来的却是文化隔离、沟通障碍等一系列真实的社会问题。

《会痛的十七岁》里,导演彭发在叙事上利用不同的情感关系来呈现雨季少女的成长。阿Sa老师通过征集学生们的愿望来完成对偏见的消弭,作为渴望被理解和引导的敏感少女,徐娇从阿Sa身上得到了温柔的力量。同桌顾明耀渴望自由,希望从高强度的复习和紧张的父子关系中解脱出来,阿Sa通过座位调整,让两个人在心态上有了互补,顾明耀的课外辅导也让她重拾了学习的信心。

成长教育中的不公平和片面之处在《会痛的十七岁》里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呈现出来,但总有尊重个体差异的老师来客观地对待每一位学生,阿Sa的出现是反思校园教育不公平的一面镜子。偏见和误解是难以逃遁的社会惯例,它是长时间累积的观念,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先从家庭教育开始。

作为十七岁少年的老师和家长,都有必要去了解孩子们的心理和情感世界,不妨去看看《会痛的十七岁》,对少男少女和二次元人类都会有不同的感受,首先请从了解开始,然后试着沟通和带入情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