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独家与“霸王条款”背后,微博的未来是大陆还是孤岛?

来源:搜狐科技 2017-09-16 22:10:00

作者 | 齐朋利

微博正在遭遇一场巨大的道德和法律质疑。这个中国社交网络市场的霸主对于内容版权的强硬态度和自由裁量,被大规模的内容生产者反抗。

虽然微博一直被指责为“傲慢”,但是这次反抗爆发的时间点和大背景却更为敏感——快速崛起的今日头条在内容和社交领域加大攻势,而今日头条和微博对于独家内容的渴求已不是秘密。

有效的独家内容或许可以成为改变战局、赢得先机的杀手级武器。值得注意的是,从网红经济兴起到知识付费风口,再到近期的争夺知乎大V,多平台的开放环境以及各家对内容的共同渴求正在为内容创作者提供更多机会,他们的话语权愈发增强。

在多平台竞争与大V权力上升的大环境下,微博的旧形象很可能正在让自己陷入新的不利境地——不利的言论正在蔓延:早已不是对手的腾讯微博发于2016年初一张“机会终于来了”的配图,在今天转评赞均过万。

反抗的起点来自于《微博个人信息保护政策(修订版)》的推出。主要争议主要集中在是关于微博内容版权归属的条款争议条款,特别是1.3和1.5条:用户在微博发表的内容版权归属微博独家享有,用户不得授权第三方使用,而由维权获取的全部赔偿款也归微博独立所有。

《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是反应最为激烈的大V之一。他在自己的微博表示表示,“过去我从来没听说一个人出书,森林、造纸厂、印刷厂声明对一本书拥有版权的。”

相当规模的内容创作者都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以至于微博CEO王高飞和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在微博上一再解释微博对这项条款的理解和认识,而微博各个垂直方也接到了大量的咨询。

此类条款并非微博在昨日首创,王高飞表示“一年多前”便已经存在,只是在微博和今日头条愈加激烈的竞争中被瞬间放大。在今早的声明里,微博正式回应称,1.3 、1.5两条款内容为《微博用户服务使用协议》既有条款而不是新增内容,同时微博也已经对争议条款做了修订。

根据微博的官方解释,此项条款的真实目的在于阻止内容创作者允许第三方平台擅自在微博平台抓取内容。在8月11日,微博也正是以此为由关闭了今日头条的接口。

不过,这样的解释仍然不足以平息众人的忧虑。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平台相互之间竞争不损害内容创作者利益是理所应当,而正在追求独家内容的微博在一个旧条款中被解读为利用其平台本身强势在破坏这一原则。

这样的制度可以在追求某种“排他性”时发挥铺平道路的作用。从四天前的9月13号开始,微博联合了包括办公室小野、李大霄、比尔盖茨在内的数百位明星及名人大V推出热门独家。即用户打开热门下拉就可以看到只在微博的独家内容,而诸如此类的独家内容和产品将会更多的推出。

考虑到独家与大V利益之间的密切关系,哪怕自信如“签独家能保值”的微博在与大V相处上需要调整距离。面对争议,微博快速对协议进行修订也很明显地体现了双方关系的此消彼长。

虽然单一风波不足以撼动微博目前基于社交关系沉淀的巨大优势,但是在未来的竞争中,那些越尊重创作者的平台越有可能获得认可,而那些肆意触犯道德和法律边界的平台则要提防被抵制和抛弃的可能。

一、“霸王条款”之争

从9月14日开始,微信、淘宝、微博等客户端都需要向用户推送《个人信息保护政策》通知。微博此次内容版权归属风波正是由此引发。

9月15日晚,漫画作者ICee圈在微博中提到,“新版本用户协议确认后,发在微博上的所有内容,包括且不仅限于图文,将默认已授权给微博独家版权。大家都注意原创作品谨慎发布。”之后,微博认证为作家的杨葵也发布名为《无耻之极!微博正在悄无声息地抢夺着你作品的版权》,提醒各位创作者要看清新条款。

《微博服务使用协议》的1.3条款提到,用户在微博上发布的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内容,不论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可保护客体,用户均要同意不可撤销地授权微博平台作为该内容的独家发布平台,同时这些内容只能在微博平台上予以独家展示。

在1.4条款中提到,未经微梦公司事先书面同意,用户不得自行或委托任何第三方访问微博平台或收集任何微博内容。在1.5条款中,用户还需同意并无偿授权微博平台就侵犯用户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维权。

大量的批评随之出现。影评人magasa说,“我在微博发的内容,微博不同意,我自己也无权发别处;别人侵犯我的微博内容,索赔所得全归微博。”王小峰也写道,“平台只提供发表内容的功能,居然可以占有版权,而且无条件,太无耻了吧。”

王高飞通过“来去之间”账号回应:用户仍有权利处理自己在微博发表的内容,可以合集出书也可以把同样内容发布在其他平台上,只是“用户没有权利单方面授权让别人来微博服务器上直接拷贝,因为服务器产权属于微博。”

针对用户内容本侵权索赔归属微博的问题,王高飞解释道:几年前有第三方开发者诱导用户“授权访问微博所有数据”,抓了几十万用户用于商业化。由于“中国没有群体诉讼,用户没法起诉”,微博是按照有关部门要求做了上述条款,以便大规模用户内容被非法获取时,微博“有权利”代表用户起诉对方维权。

五岳散人在一个月之前就微博内容版权问过王高飞,得到的回复和今天一致:“个人想怎么用怎么用,不能发在微博之后授权其它平台用技术手段过来自行抓取。”其中的区别在于是否访问新浪服务器,也就是说,“出了违法信息新浪会因没尽到审核责任连带被告”。

王小峰认为,防止第三方抓取数据是微博技术应该解决的问题。但由于不懂著作权法,微博实际上在保护平台自身内容的过程中肆意侵占了著作权人的著作权。

更不友好的观点也在出现,有人表示《微博服务使用协议》中1.3和1.5两个修订条款有着“霸王条款”的浓重色彩,还有人认为,微博用户协议上使用的措辞是法务部门留下的陷阱。

今天上午,微博管理员发布公告对上述争议条款进行修订,其中1.3条款只保留了不允许第三方擅自抓取微博内容,去掉了用户微博内容只能在微博平台上予以独家展示的部分。在1.5条款中,微博保留了维权权利去掉了收益的归属部分。同时明确表示,用户对自身拥有完全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的内容可以合法使用。

仍有人对协议中未修订的4.9条款存在质疑。在该条款中,微博规定“用户知悉、理解并同意授权微博平台及其关联公司可在全球范围内、完全免费、独家、可转授权地使用用户通过微博发布的内容。”

LING叔认为,“如果新浪把你的作品转授权给第三方,你原有的转授权权利就自动上天了,通常这种权利CP都是不签的,更别提免费赠送了。”

二、大陆还是孤岛?

这次微博推出“霸王条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12年微博收“保护费”的经历。

当时,微博对于平台收益不大而草根大号尤其是营销大号却收益颇丰的做法采取保护自己受益的措施。最强硬的动作是,微博开始屏蔽粉丝50万以上未经认证的营销大号的外链,并要求这些草根大号与新浪签约分成条款,其中新浪获益2成,大号获益8成。

考虑到当时微博的影响力和实力,几乎所有大号都向微博低了头。几乎在同期,国外的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也发布消息表示,从2013年初开始,Instagram将享有售卖用户照片的永久权利,既不必支付报酬也不用事先告知。这项决策当时也引发了巨大争议,这些事例都可以作为强势平台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例证。

如今一切不再相同,在信息流和短视频的新阶段,大量的创作者和资本支持再度掀起乱战,特别是头条始终保持进攻姿态。

去年3月,今日头条成立2亿人民币规模的内容创业投资基金。半年之后的头条号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再次提出,投入10亿人民币补贴给头条号上的短视频创作者。今年2月,腾讯发布芒种计划2.0,宣布投入12亿元供给内容创作者,其中包括10亿元的现金补贴和首期2亿的内容投资资金,而腾讯还在酝酿更具力度的政策以介入这场内容争夺。

同时,今日头条还借用自己的用户优势不断推出独立产品与微博形成全面竞争。比如短视频领域的西瓜视频和抖音APP以及直播领域的火山小视频,均是为了和与微博深度绑定的秒拍、小咖秀与一直播相对抗。同时为了延长用户停留时间,今日头条在发展社交关系上也下了大力气,其中被经常被谈到的就是微头条。

微头条与微博功能类似,用户可以发图文以及视频,还可以认证加V,目前已经吸引了雷军、成龙、张召忠等大批明星入驻。问答则是另一个方向,截止今年3月,头条问答的总用户量超过5000万,日均提问量超过1万。今年6月,头条将问答从频道升级为独立品牌悟空问答,意图通过打造问答社区来发展社交关系。

内容创作者的声音也更为集中有力。一位名为Lydia的网友在知乎上写道:这本来是平台对平台的矛盾,用户内容只是个导火索,并不是要替用户维权。王小峰更为愤怒,“今天从事创作的人真的还这么吃香吗?不都是被资本宰来宰去,资本什么时候对创作者尊重过?”

在昨晚微博“霸王条款”被曝出后,LING叔公布了自己在Twitter、LOFTER以及artstation上的ID,暗示自己并非不会离开微博平台。也有人转发《网易LOFTER内容发布须知》表达态度,“网易公司尊重知识产权并注重保护您享有的各项权利。在网易LOFTER上传(发布)作品的著作权一律归作品的创作者所有。”

虽然难以直接形成抗衡,但是这些都是与微博多少存在竞争或对比的对手。这些对手中今日头条无疑是最强劲的那个。最近两个月以来,双方经历了从微博暂停头条第三方接口、头条开放通讯录同步功能、头条签约三百知乎大V以及头条禁止用户微博账号登录等一系列的争斗。

作为反击的步骤,微博从9月14日开始微博推出热门独家功能,同时也在分享分发和资源配置中倾向于“建造高墙”。

作为一个不断击倒对手、建立领先地位的社交平台,微博因为其内容的丰富性、变现能力的强大和无穷无尽的话题热度而被视为一块富饶的大陆。但是在新一轮的竞争态势中,却存在沦为“孤岛”的危险——即使他自信的认为只有双微可以保证独家内容IP价值的保值。

正因如此,在这场冲突中,微博在道德和法律上遭遇的双重质疑,才有可能在未来的关键竞争中导致真正的坏影响——成为用户和大V心中的一座离心离德、仅靠利益维护的孤岛。虽然王高飞曾表达了自己对于豆瓣用户沉溺自己喜好而不顾平台生死的不屑,但是一座大规模的孤岛想必也不是他的首选。

在微博“霸王条款”曝出后,已经有内容创作者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去他的新浪微博,愈来愈喜欢今日头条了”。

这无疑是微博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