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灭绝师太”:没什么是我不敢下手的

来源:亿邦动力网 2017-09-17 00:00:00

马云背后的女人有两类,一类是用购物车来支持马云的女人;还有一类是用肩膀来支撑马云以及阿里巴巴往前发展的一群女人。

而江湖人称“灭绝师太”的郑俊芳,俨然属于第二类。

幼年的郑俊芳,家境并不富裕,她像大多数从农村走出来的穷孩子一样,依靠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大学毕业后,郑俊芳顺利拿到国企财务部门的入门券,可是,工作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这份工作跟她的理念有了很大的出入。在当时的观念里,财务永远属于后台,而她又特别想冲到前台,用财务真正能够为公司赚钱。偶然的一次机会,她如愿跳槽到专业会计事务所毕马威,一直做到合伙人。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郑俊芳会在2010年的时候,再次选择跳槽,这一次她的归属地是阿里巴巴。当时,她的资深合伙人对她做了最后一次挽留,他说,“你要知道,其实你不用去阿里,只要在毕马威做合伙人直到退休,你知道你能够赚到多大的一个数字”,但这都没能阻止郑俊芳要投奔阿里的决心。

此后半年时间里,郑俊芳做起了北京和杭州之间的空中飞人,过上北京杭州“双城记”的生活。直到有一次,她女儿来到杭州,心疼妈妈的辛苦,终于哭着告诉妈妈“我们支持你”,于是一家人从北京移居杭州,从此结束这种两地来回奔波的生活。

当屡屡被问及为什么跳槽到阿里,她的回答通常都是“至少退休的时候觉得不后悔”。其实,真正让她打从心底里认定阿里,是那场轰轰烈烈的千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的事件。

当时,她刚到B2B业务不到3个月,参加了高管处理此事的会议。在会议上,她看到彭蕾等高管说到激动处留下眼泪,忍俊不禁地也哭了。在事务所打拼多年,她看过形形色色的公司,但是没有一家公司像阿里这样是用心看事情,而不是用看生意的方式去处理的,这在郑俊芳身上打下了一个特别深的烙印。从会议室出来后,她就哭着给武卫打电话说,“Maggie,我来对地方了”。

到了2015年底,也就是郑俊芳加入阿里巴巴的第五年,她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之一,当时集团对她的评价是:聪明、乐观、皮实、自省,尤其是“因为简单,所以皮实”。

郑俊芳“灭绝师太”的花名,据说是马云“御赐”的。在阿里巴巴,花名是身份的象征。为人低调的郑俊芳,在2010年加入阿里以后一直没有花名。直到2015年12月,她接手平台治理部的时候,作为金庸超级迷弟的风清扬马云,立马把“灭绝师太”这个独特的称号赐给了郑俊芳,还打算给郑俊芳的副手起名“鬼见愁”,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团队打造成一支让制假售假人闻风丧胆的“特种部队”。

众所周知,金庸笔下的灭绝师太,以武功高强、性格刚烈、不苟言笑、心狠手辣名震江湖。有意思的是,阿里内部对这位“师太”的评价却是:亲和、朴实、正直、专业、敬业。就连她自己也笑侃这个“灭绝师太”相当平易近人,并不像传言中的灭绝师太那般专横、霸道。

事实上,“灭绝师太”四个字,郑俊芳只用了一天,后来就改成“师太”了。原因并不是外界所说的,阿里的花名文化有自己的“规矩”(除马云的风清扬和张勇的逍遥子这个特例外,其他人的花名不得超过两个字),郑俊芳的解释是尽管她并非武侠迷,但家里仍有全套金庸的小说,灭绝师太则是她印象很深的主角,作为女性,“灭绝”二字确实有失柔性。更重要的是,她说,“假货没灭绝,我就称不上灭绝师太。”

因此,在正式场合,她仍旧喜欢这样介绍自己:“我叫郑俊芳,是一个特别土、特别有时代特色的名字,大家一听基本上就知道是70后的,英文名字是杰西,花名叫‘灭绝师太’。”

对于财务出身的自己为什么会在高手云集的阿里高层中,被马云选中担任“特种部队”的头头,专门负责打假,郑俊芳坦言她没想过。当马云把“灭绝师太”赐予她时,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身份,郑俊芳也很惊讶。

但是转念一想,她便理解马云的深意,知道马云御赐“灭绝师太”这个花名的分量和期望,也就觉得这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因为我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公司意味着什么,有多重要。”

很快,这位自称是打假界“菜鸟、外行”的女子,就得出了自己独特的领悟,她认为“外行领导内行,不见得是不正确的选择,只要尊重内行就行了。外行的好处是不会有过去思路的局限性,我们面临的挑战足够大,足够复杂,思考不能有局限性,因此我可以在尊重专业的基础上,把外行人的非局限性跟内行人的专业性混合起来。”

平易近人归平易近人,作为射手座、AB血型的郑俊芳,拥有了独特的两面性。她平时说话柔和,嗓音不高但特别坚定,做起事来更是风风火火,极其有原则性,一旦碰到底线,非常决绝。

而且,做财务出身的她非常较真,她直言“做财务出身的人有一个特征,非常较真,你要让我做一件事,我希望认认真真地做。所以没什么是我不敢下手的。”也许,马云正是看上她身上的这股较真劲吧,不是较真的人做不来,毕竟专职打假可不是什么好职位,售假分子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因此,她领导的团队被戏称为阿里巴巴最“拉仇恨”的部门。

更甚的是,上一年,有人拖家带口地围在办公园区门口扬言自杀,有自称公正的第三方协会在“双11”前夕命令她的手下下架商品。

然而,硬气的郑俊芳并不害怕,她在工作上还真对得起“灭绝师太”的美誉。尽管马云和张勇一直都没有对她下达过目标任务或者数字,但是对于种种售假现象,她执行的却是“灭绝师太”那番“杀无赦、斩立决”的决心。换句话说,就是没什么是她不敢下手的。

自打上任后,她就一遍遍梳理、沟通、整合工作,把打击假货、网购恶意行为、炒信、知识产权保护、反侵权斗争,规则等一个个复杂命题做细致的讨论。她尤其不能容忍刷单问题,仅仅一个月内,就对涉嫌刷单的22万多个卖家处以“降权”的处罚,与之相关的销量也被清零处理。同时,封了有严重刷单行为的6000多家店,对1万多个卖家被处以不同程度的扣分处罚。

此外,上任的第一年,她就关掉18万家违规淘宝店铺、端掉675个线下假货窝点,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方式以及雷霆手段清扫售假行为。

仅2016年一年的时间,就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1184条,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超30亿元。虽然,排查出的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5万元)的4495个制售假线索中,最后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比例仅为0.7%,在数据上有点尴尬,但是,郑俊芳对此很坦然,“无论是自己也好,阿里也罢,我们是人不是神。”

她始终认为没有执法权、商家违法成本不高,一直是阿里打假乃至所有电商平台面临最大的困难。她说,“就像卖白粉的人,他也知道是犯法的,但是收益太高,还是会去做,但是因为违法成本高,就算打不尽,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敢去做。目前对于制假售假来说,收益足够高,成本还不够高,我们应该把他的成本提高到足够高。”

如果说,郑俊芳在打假上没有什么是不敢下手的;那么,在言论上,她也是没有什么不敢说的。2015年年底,在接受采访时,郑俊芳公开炮轰京东,她说,“阿里不会像京东那样一味回避‘假货’的问题,掩耳盗铃不解决问题,更不能把消费者当作可以愚弄的对象。相反,我的团队经常会在刘强东放言‘京东无假货’新闻的评论里,通过消费者的反馈去找寻制假集团的线索。”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京东表示管理不好C2C,所以关掉拍拍”这个问题时,郑俊芳更是直言不讳,“我认为这种舆论乍一看是在攻击淘宝,但更深层次是京东这一类不负责任的言论是对数百万辛苦创业的个人市场创业者的污蔑,是对竞争对手的攻击,试图掩盖自己商业上的无能。在我看来,如果一味地掩耳盗铃来回避问题,关掉拍拍应该只是个开始,常年巨额亏损并大量占用供应商资金带来的噩梦还在后面呢!”

先抛开郑俊芳此言是否客观公允不论,单就她如此快言快语,手起刀落间都毫不留情这一点上,郑俊芳“灭绝师太”的花名绝非浪得虚名!

你的一个犹豫,可能和胡玮炜擦肩而过!>>

【版权提示】亿邦动力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run@ebru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