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谈未来工作:虽然会被AI取代,但谁说人类非得工作不可?

来源:雷锋网 2017-09-16 23:28:00

导语:“我们必须创造服务类工作,并提高这些工作的地位。不管薪酬是高是低,我觉得大家可能没有别的选择”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AI 科技评论按:拥有170万Twitter粉丝的李开复很了解如何吸引注意力。作为创新工场的掌门人和前谷歌中国主管,李开复经常公开拥护人工智能(AI),并因此引发争议。他登上媒体头条的预测包括:50%的工作将被AI取代、中国将成为AI超级大国,以及华尔街的大型银行将被AI接管。不过,李开复认为,我们并不应该担心AI毁灭世界,而是必须接受它将带来的巨大改变,尤其是AI造成的普遍失业。

李开复在37年前便已开始研究AI,他见证了好几波创新浪潮(从专家系统到神经网络再到深度学习)以及变化无常的投资周期。“现在,我们终于迎来了AI时代的开端,”他对 All Turtles 主编 Blaise Zerega 说道。

Zerega 在今夏早些时候对李开复进行了专访,从而更好地理解目前的AI复兴,以及为什么常被认为工资水平低、无需太多技术的服务类工作,未来会变得薪酬更高、更加受欢迎。在李开复看来,精神科医师、酒保和按摩师都是能够抵抗AI侵袭的职业。

以下是经过精简后的采访内容。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编译。

Zerega:为什么AI在复兴?

李开复:乔布斯以前说过,将点串联自然就成了线(connect the dots)。现在所有的点都已经就位。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名为深度学习的新算法。有些人会说,这并不是新算法,人们以前就知道深度学习算法,但这种算法确实变得更好了。人们发现了更加行之有效的(深度学习算法)变种。然而在10年前,深度学习算法一直表现不好,因为没有足够的数据让它起作用。如果你在1万个语句或10万个面孔这样小规模的数据上运行这种算法,它就会没什么用,并不比以前的算法好。它需要大量的数据。

另一个点就是数据。如今,我们都变成了自愿的小白鼠,不是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们点购买按钮、用键盘搜索信息,或者用app叫车、点外卖、网购机票,我们都会贡献一条数据记录,它们累积起来就贡献了大量的数据。因此,这是海量数据就和自愿给这些数据做标记的人结合了起来。标记数据可以非常耗费成本,但它又非常关键。而现在,数据可以廉价地产生和存储,谷歌就推出了各种存储海量数据的方式。这么多的新技术就像是一张大桌子,让大量的数据能够得到收集、标记和存储。之后,再将这些数据与更好的算法连接,AI才得以复兴。

Zerega:所以,就是更好的算法和更多的数据?

李开复:你可能会说,处理数据仍然很昂贵。但我们很幸运,因为所有这些深度学习算法基本都是矩阵乘法。而恰好我们有面向图形应用矩阵乘法的GPU。英伟达很聪明,将GPU用在了AI。现在“线”被连接贯通了。这就成了首批应用,拥有免费数据的互联网应用。而下一步将会是,进入其他拥有大量数据、但并非由我们这些“小白鼠”自愿贡献的领域。

Zerega:你想到了银行业吗?

李开复:是的,除了银行,谁还有这样的数据呢?他们有各种数值,还拥有客观的结果,以及经济价值。很明显下一步将是银行、保险公司、股票交易、信用评分、贷款决策,任何与钱有关的东西。这是下一波浪潮。

Zerega:你最近在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演讲,描述了AI将如何颠覆世界劳动市场。如果所有的工作有一半都让AI做了,未来会怎么样?

李开复:就哲学层面而言,谁说我们需要工作呢?数千年前,许多人都没有工作。有些人写诗或进行哲学思考。在中国,他们由赞助人赞助。在500年前的佛罗伦萨,他们由美地奇家族(意大利著名家族)赞助。如果世界变得富有,就能为这些具有创造力、娱乐性和思考力的人提供支持。这可以是赞助。其次,在一个富裕的世界,工作不一定是为了养活自己,可能更多是为了实现自我。或许届时获得收入的方式会与现在不同。或许大家会有基本津贴,比方说2000美元/月,如果你做了许多有爱心的事,你还能再得到1000美元。

Zerega:你说的是全民基本收入制度,但目前这只能是设想,许多人可能会失去工作。

李开复:说到真正的具体情况,我们现在不能一味地乐观。在工业革命期间,一些工作消失,但其他工作也在同时诞生。社会维持了平衡。比方说,一个制造整辆汽车的人走进了流水线,与其他28个人以更高的效率生产汽车。更多的汽车被生产出来,这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最终,它创造了历史级的就业繁荣,尽管也有一些人失业。

而在AI革命中,大部分职业中的人就是被彻底地淘汰了。你无需创造一个中间商岗位来监督证券交易。你也不需要人类高管查看每笔贷款进行的情况。我们必须接受我们在消灭工作的事实,而且我们不能用天生的乐观态度和工业时代的经验,来期望AI会创造工作。这是错的。AI不会相应的创造工作,它只会纯粹地消灭就业。

消失的工作数量、工作类型,以及消失的速度,跟工业时代会十分不同。尽管如此,我们也有责任创造工作。我认为,服务行业是唯一的出路。AI有哪两种事不能做呢?一是创造性的工作,二是社会互动。创造力很棒,我们可以有更多的科学家、艺术家、电影制作人、作家和诗人。但现实是,天赋异禀的人是很少的。绝大多数的人将必须从事社会互动类工作,这也是计算机不太擅长的事。尽管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伪装,但它没有常识、自我意识和同理心,也没有爱,而且沟通技巧很糟糕。因此,我们必须创造服务类工作,并提高这些工作的地位。不管薪酬是高是低,我觉得大家可能没有别的选择。人们需要接受能够做的任何工作。

Zerega:其他工作呢?哪个最容易受威胁?你看过网上的砌砖机器人吗?(如图)

李开复:第一批受威胁的就是建筑类工作。

Zerega:管道工程行业怎么样?钻到地下,换上新的排水管,机器人似乎没这么灵活?

李开复:我们会以机器人能够应对的方式更换管道。如果我们研发不出能够从事目前管道行业的机器人,那我们就重新发明管道行业。这只是时间问题。要么一年,要么三十年,但我们终归会解决的。

Zerega:能不能说一个AI或机器人可能无法取代的工作?

李开复:精神科医师、能跟你聊天的酒保、按摩师、导游等等。我们将需要招聘大量的社会工作者和心理治疗医师,来服务50%失去工作的人群。这些人需要有人倾听他们内心的沮丧。

Zerega:不过,现在大家都在谈论AI可能形成自我意识,或者是某种情感。这会发生吗?

李开复:从现有的算法来看,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会发生。但凡事没有绝对,我认为在两种极端之间,作何选择是很显而易见的。一种极端是,AI能够做到人类所做的一切,这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人的观点。另一种极端是,我们人类有灵魂、有爱、有心,永远也不会被取代。两种推论都很合理。但如果我们被迫选择一种极端,我认为我们必须选择后者。如果选择前者,你本质上就是在说生命没有意义。我认为我们不可能走那条路。我们必须尝试另一条路,而且这条路从目前的科学角度来说也更加合理。

viaventurebeat,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编译

雷锋网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