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煤气罐爆炸9岁儿子全身烧伤40% 母亲“割背”救子

来源:大众网 2017-10-12 07:53:00

厨房煤气罐爆炸 9岁儿子全身烧伤40% 医生建议做植皮手术

  母亲“割背”救子

  李惠霞在喂儿子吃糖

  在闻到厨房传出了煤气的气味后,周钦涛随口叫上了9岁的小儿子周贻泽,俩人一起走进了厨房。当周钦涛打开厨房灯的瞬间,漏气的煤气罐发生了爆炸。被火灼伤的周贻泽哭着跑出厨房,大喊“妈妈救我”……

  经医生诊断,周钦涛的全身烧伤面积高达90%,9岁的周贻泽全身烧伤面积约40%。在周贻泽进行第一次植皮手术之前,妈妈李惠霞先儿子一步走进了手术室,将自己背部的皮肤割下移植给了儿子。李惠霞说,为了儿子,割点皮算什么。

  文/图记者陈晨

  “妈妈救我”

  9月10日是个周日,周钦涛说他虽然被烧得有点糊涂了,但还是清楚地记得,第二天三个孩子要上学。

  除了9岁的小儿子周贻泽外,周钦涛和李惠霞还有两个正在读初中的女儿。周钦涛说,平时都是他送三个孩子去上学。

  此前夫妻二人一直在老家潍坊高密市柏城镇靠养猪为生,抚养三个孩子,十几年下来日子过得也还可以,也有了几万块钱的存款。今年8月,因为一些原因,夫妻二人停止了养猪的营生,“还没想好接下来干什么工作,就出了这个事情。”

  事发当天李惠霞有点不舒服,早早地躺在了床上,晚饭是由周钦涛来做的。周钦涛在做饭的时候发现煤气罐内的煤气不足,便将煤气罐倒过头来使用。晚饭过后,李惠霞继续回床上躺着,三个孩子也安静下来温习功课。

  直到家人闻到厨房中传来了煤气的味道。

  周钦涛的大哥周钦苹说,当时周钦涛就是随口一说,喊上了周贻泽,“就对孩子说走,一起去看看。”没想到泄漏的煤气早已充满了整个厨房,当周钦涛带着儿子走进厨房,将灯打开的一瞬间,忽然爆炸发生了。

  爆炸发生后,躺在床上的李惠霞听到了儿子呼救的声音,“孩子在喊‘妈妈救我’。”李惠霞说,她跑到厨房后,正好遇到了哭喊着跑出厨房的儿子,“是孩子先从厨房出来的,当时没想到他们父子俩会伤的这么严重。”

  李惠霞拨通了大哥周钦苹的电话求助。周钦苹说,他与朋友一起开车来到周钦涛家,先将受伤的父子送到了高密市人民医院。

  “当时俩人是可以自己行走的。”周钦苹说,爆炸发生后,周钦涛还拉下了家里的电闸,并去院子的井中打水,浇灭了厨房的火。

  “为了孩子,割点皮算什么”

  周钦苹在回忆起当时见到周钦涛父子的样子时,说他俩像影视剧中刚刚经历过战争的士兵,“脸是黑的,头发被火烧没了,衣服也被烧坏了。”

  将受伤的两父子送到高密市人民医院后,李惠霞说,那里的医生一看到两人的情况,立即建议他们转院,“高密的医生治不了,帮我们联系了潍坊市人民医院。”很快,周钦涛父子便上了去往潍坊市人民医院的急救车。

  经过诊断,医生告诉周钦涛家属,周钦涛的全身烧伤面积高达90%,9岁的周贻泽全身烧伤面积约40%。“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李惠霞还是这句话。“从家坐上我的车,再从高密市人民医院坐上到潍坊市人民医院的急救车,父子俩都是自己走着上去的。”周钦苹也没想到两人会伤得如此严重。

  事情发生时,周钦涛上身并没有穿衣服。周钦苹说,基本上周钦涛全身上下只有脚底板没有被烧坏。周贻泽当时穿着短袖和短裤,因此头部与四肢伤的比较严重。“一开始两人似乎是麻木了,并没有喊疼。”周钦苹说,只有周贻泽在去医院的路上喊过冷,“但当天夜里就不行了,一看两人的状态就觉得不对了。”

  很快,父子二人先后进行了气管切口手术。周贻泽的伤情相对较轻,几天后,医生建议做植皮手术。“医生说最好是找血缘关系较近的。”李惠霞说,儿子知道要植皮的消息后,一直不同意用妈妈的皮。“为了孩子,割点皮算什么。”李惠霞说,她只是做了天下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做的事。

  瞒着儿子,李惠霞先一步进了手术室。医生割取了她背部的皮肤,移植在了周贻泽的四肢上。

  手术过后,医生建议李惠霞卧床治疗一星期。“就在病床上躺了两天,她就起来了。”周钦苹说,父子二人受伤后住在同一间病房内,基本是他与李惠霞二人在医院照料,“父子俩不能无人照顾,她治疗也需要钱,她心疼啊。”

  苦中作乐

  到目前为止周贻泽已经进行了两次植皮手术,周钦苹说,李惠霞植给孩子的皮肤出现了排异反应,“过段时间孩子还要再进行一次植皮手术,不能再用她妈妈的皮肤了。”

  李惠霞的背部还未痊愈,新的皮肤并未长好。但在病房内,如果大哥周钦苹有时外出,李惠霞会一刻不得闲。

  护士来提醒给病人量体温后,李惠霞先哄着儿子将体温计夹到腋下,再去帮丈夫量体温。丈夫想吃西瓜时,李惠霞将西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盒子里,到丈夫病床前,将西瓜块轻轻放到丈夫口中。丈夫吃完后,儿子说口渴了,李惠霞又从箱子中拿出一盒酸奶,将吸管插好伸到儿子口中。有时儿子还喊着想吃糖,李惠霞将糖果的外包装打开,放到儿子面前,等儿子挑好后,她将糖果小心翼翼塞到儿子张不大的口中……“孩子前一阵一直不爱吃饭,好在最近吃的多了点,他想吃什么,我们就尽量满足他。”李惠霞说。

  由于周钦涛的伤势较为严重,周钦苹说他现在还不能做植皮手术,“每隔三个小时就得给他翻一次身。”

  周钦涛全身缠满了纱布,一个人根本无法帮助他完成翻身,“必须得我们两个人一起来。”周钦苹说,周钦涛常常喊着身上疼,身上痒,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受罪。“孩子他妈经常说到厕所洗把脸,我知道她那是在哭。”周钦苹说。

  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李惠霞说,丈夫与儿子的情况较之前都好了很多。有时在病房中,家人也会因为一句话而开起玩笑。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潍坊市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中时,周钦涛趴在病床上,喊着想吃梨。当时刘惠霞正在照顾儿子,周钦苹故意没把梨给他,周钦涛喊道,“那我求求儿子行么?”这句话说完后,病房内的人都笑了起来。

  周钦苹解释说,事发时周贻泽是跟着爸爸周钦涛进了厨房。因此有时家人就会故意开玩笑,对周贻泽说,“你打爸爸一顿,或者你朝爸爸放个大臭屁臭他。”周钦苹说,每当这个时候周贻泽就会大笑起来,其他人也会跟着他笑。

  目前这对父子的治疗费已经花了近30万,周钦苹说,医生估计二人今后的治疗及康复费用需要大约100万。“家里的积蓄早就花光了,亲戚朋友、村里、孩子的学校还有一些社会爱心人士捐了一部分钱。”李惠霞说,但是这些钱远远不够。他们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能够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家庭,可将爱心善 款 汇 至 中 国 农 业 银 行 账 号6228480298505892570,开户人:李惠霞。返回大众网首页>>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