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写作的人,穿衣服不会太差

来源:搜狐新闻 2017-10-12 07:10:00

谈及“作家”,

你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什么样的形象?

// 美国作家 Truman Capote

也许你可以想到很多赞美之词:锐利洞彻一切的眼神、修长的手指、沉静如海般的书卷气...

但可能很少会是关于他们的穿着,也许一个高贵又有趣的灵魂,早已光芒万丈,以致于他们的穿着和风格都被模糊了。

//美国作家Tom Wolfe(左)

//英国诗人Edith Sitwell(中)

//爱尔兰作家Samuel Beckett(右)

但总有“斜杠”作家们,从来不拘一种身份,更不会受限于服装的桎梏。就像他们笔下那些变幻万千的人物一样,他们对“自己”这一角色的塑造,也是得心应手。世间再坚固的思维牢笼,又怎么能锁住他们自由不羁的灵魂。一旦切换到了时尚模式下,便也是众人跪拜的时尚Icon.

George Sand·1804-1876

19世纪,当所有女性都走“淑女”风时候, 出身贵族、才华横溢的George Sand偏要逆飞行做个“异教徒”。

她抽雪茄、饮烈酒、骑骏马、穿长裤,一身男性打扮,丝毫没有削减她的魅力,反而让文学家Musset、钢琴家Chopin等大才子都纷纷拜倒在她的西装裤下。

电影《Impromptu》中,Judy Davis扮演的George Sand也是英气逼人。

//电影《Impromptu》剧照

这一切可都比YSL设计第一件女性吸烟装,开创中性风格,早了一个世纪。

//Yves Saint Laurent 1966年发布吸烟装

并且她提前了一个世纪就玩起了“离婚”的女性解放运动。就连 George Sand这个名字,都是是“窃取”她一个年轻情人的名字,因为想用男性的笔名发布自己的作品,其原名为Lucile Aurore Dupin。

Victor Hugo曾赞美她「乔治·桑在我们时代占有独一无二的地位,其他人是伟大的男性,她是伟大的女性」。

如此般雌雄同体的魅力,在Jean Paul Gaultier 2012秋冬发布会中,我们再次领略了。George Sand式的燕尾服在整个Jean Paul Gaultier高级定制系列反复出现。

Edith Sitwell ·1887 - 1964

以奇异、前卫的写作风格闻名的英国诗人Edith Sitwell,在半个世纪前,就在自己的造型穿衣上诠释着她的诗歌风格。

正如Terry Newman在新书《传奇作家和他们的穿着》(Legendary Authors and the Clothes They Wore)中写到,“The theatricality of Edith’s dress sense mirrored her literary approach”。

硬朗且有种异域风情的狭边帽,充满异国情调的turban,超大size的戒指、巴洛克风格项链,以及极简主义的天鹅绒纯色长袍…都是Edith衣柜里的常驻单品。

也许换作另外一个人,如此“厚重”的装扮,早就被掩埋住了,但是Edith却完全能驾驭住这一身,不得不说这也是她内在写作的灵魂,在服饰上的呈现。如此看来,她本人又何尝不是她最优秀的一篇前卫诗歌呢?

Marc Jacobs 2015秋冬 Runway的模特发型,源自“Edith Sitwell wore her hair like that”,纤细眉眼也颇有Edith神韵;

//Marc Jacobs 2015秋冬系列

Etro 2017春夏RTW时装的灵感缪斯也是Edith;

//Etro 2017春夏系列

被称为 “歌德式极简主义”,设计出神圣女祭师服的Rick Owens,赤裸裸一枚Edith的追随者,社交媒体上常po出Edith的照片;

这样说她是最早开启了极简主义的色彩和哥特风的It Girl也不为过。

Simone de Beauvoir ·1908-1986

Beauvoir和 George Sand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拥有出众的文学才情,以及都是女权运动先驱。19岁,当别的少女都沉溺在爱情和浪漫的长裙中时,Beauvoir已经发表了“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意志”的个人宣言。

//Beauvoir、Sartre和Guevara

当然,也包括她们都拥有非常出众的情人,Beauvoir与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Jean-Paul Sartre一生都保持着挚友、情人、家人的“开放式关系”。

//老年时Beauvoir和Sartre

Sartre曾说:“我一直认为她很漂亮,即使在我最初认识她时,她头上戴着一个难看的小帽子。”

//青年时Beauvoir和Sartre

或许Beauvoir的穿着并不是获得那个时代审美的认可,她那永远系到最顶端一丝不苟的衬衫、略显刻薄的高包头发髻、不那么合身的大衣,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性冷淡的女强人的疏离感。

但却完全不妨碍她被评为文学史上最会穿的15位作家之首,理由是:她穿着定制的外套、系印花丝巾,比任何人都好看。

//Beauvoir

//电影Les amants du Flore中

Anna Mouglalis扮演的Beauvoir

Beauvoir在其代表作《第二性》中写过:“将女人禁锢成囚徒的时尚并不是为了把女人塑造成独立的个体,而是把她们当成了供男性享受的欲望对象。”

Joan Didion ·1934

到了Joan Didion似乎又是一个新轮回,之前被George Sand、Beauvoir这样的女权主义者奋力扒下的“衣服”,在她这里被重新演绎,但Joan Didion依然不是一只随大流的“温顺的小绵羊”……

要知道1947年,Christian Dior先生刚刚掀起了一阵时装界的“革命”,也就是大家都熟知的NewLook——“我描绘了如花朵一般的女性,肩部柔美、上身丰腴,腰肢纤细如藤蔓,裙裾宽大如花冠。”

//1947年, Dior NewLook

细腰大群摆、长手套、小礼帽,都成为了50年代女性着装的标准模板。

但Joan Didion却另辟蹊径来展现带着她独特印记的女性优雅,纯色T、剪裁利落的连身裙、极简线条平底凉鞋、没有任何多余的配饰……这不就是如今风靡的Normcore吗?

// 生活在的Joan Didion

那时候,Céline也才刚刚起步,还只是一个贩卖童鞋、皮具的巴黎店铺,而让Céline大放异彩的Phoebe Philo都还没出生。

// Phoebe Philo

也许Joan Didion非凡的着装品味,也是源自于她最初的写作竟然是从《Vogue》比赛中脱颖而出,一直到1963年都是《Vogue》的特写编辑,她自己也从不掩饰对服饰的偏爱。

难怪有人称她和Andy Warhol一起,在精神上塑造了当代的洛杉矶。

//Andy Warhol(左)

//Joan Didion(右)

Céline 2014 秋冬系列广告大片向Joan Didion致敬。

//Joan Didion(左)

//Céline 2014 秋冬系列广告(右)

2015年,则直接邀请了她拍摄Céline的春夏广告。就算到了80岁,一头银发、戴着硕大的墨镜,依然是十足的Joan Didion风尚。

//2015Céline春夏广告由80岁Joan Didion出境

会穿的作家,当然不止女性

毕竟性别从来不是障碍

Truman Capote·1924-1984

能写出《蒂凡尼的早餐》这样作品的Capote,在衣着上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规则。

//Truman Capote、Audrey Hepburn、Mel Ferrer

Capote热爱party和盛装,堪称60年代纽约上流社会中的派对之王。

//Monroe与Capote

1966年,Capote在纽约Plaza饭店举办的「黑白舞会」中,规定男士:黑色领带,黑色面具;女士:黑色或白色礼服裙,白色面具,扇子。俨然就是今天Dress Code中White Tie的标准。原本Capote 计划500人party,最后却吸引了上千个纽约派对动物,到今天都成为津津乐道的轰动party。

派对时间之外,Capote也总是白衬衣、西服套装、领结(领带)、袖口这样“严格”的着装出现。

偶尔的圆形墨镜和巴拿马草编帽混入其中,竟也不会违和,反而更有了Capote作为作家的风趣和敏锐感。

Altuzarra 2015秋冬系列、Moschino 2011年度假系列,都是以Capote和他的“天鹅女郎”为灵感,将你带回美国60年代花花公子所爱的派对人生。

//Altuzarra 2015秋冬系列

//Moschino 2011年度假系列

Samuel Beckett ·1906 - 1989

与Capote的精致比起来Samuel Beckett就算是野外自然生长了。

但把《《蒂凡尼的早餐》和《等待戈多》的一对比,你也就不难理解,这两个人在着装风格上的天差地别。

//Truman Capote(左)

//Samuel Beckett(右)

可能很多人都会将Samuel Beckett划分到传统思维中作家形象的行列,对衣着这种是毫不在意,不修边幅……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当年拒绝领取诺贝尔奖,一方面是不想发表演讲,一方面因为他说自己没有合适的衣服,只有一件旧的棕色西装。

并且Beckett经常被拍到耸肩的花呢、厚厚的高领毛衣,以及他标志性的的圆框眼镜,似乎从青年老年都从未改变过。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成就了Samuel Beckett式的风格,就像Steve Jobs将三宅一生的黑毛衣一穿就是12年,自成风格一样。

//Samuel Beckett(左)

//Steve Jobs(右)

而Beckett则喜欢背Gucci的包,穿Clarks Wallabee的鞋。

这样看来,文学和时尚这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对,其实有着微妙的灵魂对话。

//Samuel Beckett

作家们的着装与他们的作品一样,服装上的每一个零部件都是一个注解点,着装也都是一种自我表达和塑造。

//Edith Sitwell(左)

//Simone de Beauvoir(中)

//Joan Didion(右)

而所谓的风格,也就自然成形,无需刻意为之。正如Terry Newman在Legendary Authors and the Clothes They Wore的序言中写:“they are not just fabulous writers,they looked fabulous, too”.

会写作的人,穿衣服不会太差。

//Joan Didion

- END -

主编: 凌霄| 本期编辑: Jasm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