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惯领导,领导还看不惯你呢

来源:互联网 2017-10-12 08:33:00

由于职位的原因,我常常处于游离于干部和战士之外的状态,一方面不会对战士们耳提面命,另一方面一般也不会跟干部们有利益瓜葛。这样的生活状态对有些人而言可能觉得孤单寂寞,觉得自己是边缘人物,但对我这样的习惯于独立的人而言,倒是观察人生百态,体味世间冷暖的观众席的最好位置。

1巨婴

小H是我在单位里为数不多可以交流谈心的干部,他研究生毕业,来单位不过三年,现在在基层连队当指导员。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他们连队的一个安全形势分析的例会,例会是由他主持的。

例会开始,首先依次由两个排长进行发言,排长们细化到了每个人平时生活中需要注意哪些方面,物资摆放有哪些问题,手机使用有没有不合规,强调了装备操作时、学习训练的时候需要注意安全。

而后又由连长发言,连长提到的方面非常多,门轴有个螺丝坏了,找时间修一下,窗户防盗窗的角太锋利了,找时间锉一下,教育笔记有人没有及时收起来,要加强管理,岗哨执勤要再加强警惕意识,食堂打饭要遵守顺序,等等等等。而后他又强调了安全工作的重要性,一方面对单位负责,一方面对自己负责,一方面对家人负责。

会议至此已经进行了一小时有余,轮到了小H发言:

“前边大家都说的挺多的了,我也不多补充什么了,说得再多也没可能面面俱到,就希望大家都能拿出主人翁意识,多去主动解决问题,注意安全。好,今天就到这里,散会。”

于是大家默默无言回去了,而我也终于能舒缓一下开会时烦躁的心情,回去休息一下了。

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他们连队的一些战士,大家聚在一块聊天。

“你们觉得你们指导员小H怎么样?”闲聊嘛,总会聊到对别人的评头论足上。

“人还挺好吧,不过跟他说话挺少的,了解也不多。”

“你们指导员你们了解不多?”

“对啊,平时指导员安排事挺少的,基本大事小事都是连长管。”

“指导员不管你们么?”

“真不太管。其实也知道他想的什么,他总说少给我们安排点活,多点自己的时间,然后还说要我们自己做事情主动点。”

“然后呢?”

“但是部队嘛,你要是不管事儿,别人就不理你,就没人听你的,很简单嘛。”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巨婴。

2心凉

后来再找小H聊天,他说:

“我知道下边的人怎么评价我。本来我这人就烦这些东西,说起来是大事小事都管,责任心特别重,但实际上要么是刷存在感,要么是培养懒人。”

“而且战士们真是懒习惯了,没点自己的思考,干啥活都得别人赶着催着”

“以前当排长没啥办法,后来当指导员觉得怎么也能管自己连了吧,结果发现改不了,所有人都习惯了。”

“你说给他们点自己的时间吧,除了打游戏想不出来干别的事情,给他们说多点主人翁意识吧,根本不知道是想让他们干什么。”

“好多开会我都是能少说就少说,营里的公差我都是能少点就少点,拔草锄地挑粪这些事我都是能标准低就标准低。结果呢,上边看我不顺眼也就算了,下边这些战士们还觉得我能力差,不会管人。”

“我想通了,我已经努力过了,但我不想再改变自己跟别人一样。所以我打算走了。”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凉。

3现实

再后来,有一次跟他们连的一个班长一块外出。

“排长(他们还是习惯喊我排长),你说的那些我们不是看不到,指导员人是挺好的,我们也都知道,私下我跟他关系还不错。”

“但是带兵不能这么带啊。”班长继续说。

“你看看那些战士是啥样的啊,我这是大学生当兵,后来转士官,但咱们那还有不少十七八岁,高中刚毕业,甚至没上过高中的,就来当兵了。”

“你说,这些人该怎么管?”班长反问我。

“你给他们管松了,一有时间就打游戏,谁能拦得住?你能不让他们玩么?打游戏都还算好的,有的家伙真的是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了,手里又有钱了,上黄网,赌博,刷直播,搞网恋,啥都有。”

“你说让他们自律,哪那么容易啊,要是知道自律他们家长还能把他们塞这来?有一些家里边小混混,就是被家长塞这来让你管来了,结果你说让他们自己管自己?”

“还有说干活,以前我义务兵的时候也烦,谁愿意整天拔草扫地嘛,但我现在就觉得,让他们去干点活,别管是啥,干得好不好快不快不重要,别整天闲着惹事是真的。”

“就算不说干活,就说搞理论学习吧,都聚到学习室学理论,说是学习,都坐那抠手机,这能行么?得有点事做吧。他们又不会真的说主动去学点东西,那咋办啊?背讲话呗。总比聚一块抠手机强吧。”

“排长,也没嘲笑你的意思啊,其实咱们都有点吧,就是咱们这些学校出来的,都有书生气。基层带兵没人跟你讲道理,你能跑能说能写,别人就服你,你跟他们搞润物细无声,人家就欺负你。”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现实。

4无奈

因为闹着走人,所以跟教导员交流比较多,一开始因为自己态度强硬,说话比较冲,后来交流谈心多了,发现教导员人真的不错,话反而说开了,聊的话题也反而不那么拘谨了。

“你说的那个小H我知道啥情况,适应不了,想走呗。其实抛开我这教导员身份说啊,我觉得挺可惜的。看得出来小伙挺有想法的,也挺能拼,但还是那句话,没适应好,没转变好。”

“他可能觉得,哎,按照自己想法带兵,搞不同的路子,但你有没有想过,全营那么多官兵,都在那看着,凭什么就你们连搞特殊?”

“去出个公差,三个连都出了,你们确实搞得快了一点,然后呢?也没经过其他人的同意,下命令直接让自己连的回去了,其他连的人还在那吭哧吭哧搬东西,他们受得了么?那我如果不批评你这个带队的,能服众么?”

“下发个文件,要求是一字不落地传达,结果直接把文件贴到墙上,让大家自己抄。是,那个文件确实跟咱们营官兵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没关系那也是涉mi的啊,能这样张贴吗?”

“他这样搞,其实我看不看得惯倒还其次,我这人还挺开明的,也不至于说扼杀年轻干部的创造力。但你再怎么搞,你得让其他人,至少底下的人服你吧?”

“咱们基层官兵素质确实有待提高,他们不懂怎么算高效什么叫合作,他们只懂‘我应该听领导的话’,他们只懂最表面的人人平等。”

“但是话又说回来,基层官兵的素质是咱们能决定的吗?每年征兵的时候,你见哪个大城市的孩子们踊跃参军了?不都是从农村,从小城镇过来的嘛?你能对他们要求素质吗?”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无奈。

5无解

还有一次,我在跟政委提自己想走的意愿时,与他进行了一次交心。

“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干部,想走的是挺多,我当政委的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也要走,他也要走,最后工作谁来干?咱们部队怎么建设发展?”

“现在年轻人适应能力真不如我们那时候,遇到点问题困难,受点打击就想走人。但谁跟谁有多大差别呢?凭什么有的人能干,你就干不好呢?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

“是,你说的那些问题部队是存在,但部队要你们来,不就是让你们解决这些问题的吗?不然养你们吃干饭啊?”

“整个大的路线方针,上边已经划地很清楚了,部队环境,大的趋势都在逐渐改善。好多存在的问题又没落你身上,你考虑它干嘛,干好自己的不就行了?”

“还有你们营那个小H,前段时间也来找我了,说想走,说适应不了。我就找你们教导员了解情况,结果一了解发现,带兵带不好。仔细问了一下,说是搞特殊,想搞自己的一套。”

“确实,他能有这种想法我挺欣赏的,咱们部队是有不少问题,时间长了惯性也大。但遇到问题咱解决问题是不是?你带兵搞新的一套,可以,但出了问题,战士们不听你的,你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是,按照老办法带兵,很稳妥很管用,但存在的很多问题就解决不了。但你搞新办法必然会出现更多的问题,你身为一个军官就得解决这些问题。”

“后来小H说,让他去试着解决问题也可以,希望我们领导层能够给予一定的支持。是,我从个人的角度非常支持他,但单位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其他领导怎么看呢?我后来去找团长,团长说他搞得一团糟还怎么支持啊?”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无解。

6无力

后来我再去找小H,小H说:

“我需要官兵的素质,我需要制度的支持,我需要领导的肯定,还需要宽松的环境。可我一样也没有。”

7无尽

以上的人物纯属虚构,但小H这个人物我相信是很多人的缩影,甚至不限于底层带兵人,即便你已经逐渐爬到了领导岗位,但他依然是你的缩影。

部队的问题错综复杂,一环套着一环,像一个揉成一团的线球,没头没尾。哪里都像是问题的起点,可哪里也都是问题的终点。站在基层的我们,眼界只有那么窄,只能看到眼前的那么些问题,如果站在更高层,看到整个部队的问题,从一个单位套到另一个单位,从一条制度套到另一条制度,不知道眼前会是怎么样的图景。

在这里不得不佩服一下那些高层的设计者和领导者们,即便如此错综复杂,矛盾重重,也依然保持着相对稳定,也依然坚持着改革的决心。一想到他们所面临的那些让我头大的问题,我就从内心里肃然起敬。

作者:Daydreamer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