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投1亿美金的酷毙了的小学要进中国了,但它能修复中国孩子的Bug吗?

来源:凤凰科技 2017-10-12 13:47:14

原标题:扎克伯格投1亿美金的酷毙了的小学要进中国了,但它能修复中国孩子的Bug吗?

中国的学校正在像批量生产机器人一样,试图把我们的孩子打造成一摸一样的产品。但这样的教育到底是在诲人不倦还是毁人不倦呢?

旧金山有这样一所不起眼的学校——没有围墙、没有年级、没有教学大纲、甚至没有统一考试。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所最初只有100多名学生的小学已经拿到超过1.73亿美金融资,其中大部分来自两位被硅谷普遍认为“最懂教育的人”——扎克伯格和乔布斯的遗孀劳伦娜·鲍威尔·乔布斯。

而这个纪录很快会被它自己打破。建校4年不到,这所全球理念最超前的学校AltSchool正在进行8000万美金的C轮融资。算上新融资,这个新式学校融资总额将有望打破2.5亿美金。

创始人Max Ventilla对硅星人独家表示C轮融资中“投资大户”部分来自中国。而在短暂可预期的未来,AltSchool将和它的中国投资方一起,把这所硅谷学校或者至少是它的精髓和模式转搬进中国。

AltSchool到底藏着什么奥秘值得扎克伯格重金支持,值得硅谷大佬和亿万富翁纷纷把自家二代萌娃送进这片还看不到最终结果的试验田当“小白鼠”?它又将以什么形式打破中国教育壁垒?距离上一次专访两年后,在科技盛会 HYSTA 年会上,我们和它的创始人Max Ventilla又一次重新坐到一起聊了聊。

学校不是强迫孩子们去的地方

对比两年前,37岁的Ventilla蓄起了胡子,从当时的工程师形象一下子看起来成熟了不少。而相对那时,他更愿意主动谈论关于他的孩子的成长,也像大多数父亲一样,忍不住闲谈间向硅星人炫耀自家女儿各种过人的天赋。

“我的女儿现在才一年级,但她的阅读能力早已经超过三年级的水平。我们家还添了一个儿子。”

Ventilla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孩子的喜爱和骄傲。在上一次采访中,Ventilla曾经表示对于AltSchool这一次创业最满意的一点,就是可以每天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陪他们成长。而他的孩子就是他曾经决定彻底“颠覆”学校教育的最初动力。

这位当时在Google +担任管理层职务的男人,在有了孩子以后,惊讶的发现虽然时代进步了,美国的教育系统却跟30年前他读书的时候没有两样。“这是不对的。”他质疑道。

如果时代和科技继续发展,教育却跟不上,20年后,当这批孩子长大, 可能根本无法应对那时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颠覆教育系统,并重新定义它,来培养适合未来社会的人才。

所以,当时仅仅30出头的他,因为给自己女儿找不到满意的学校,决定自己创建一所全新模式的小学。好在,在美国创立一所私立小学并没有那么难。

AltSchool的理念中,孩子们要被培养自我意识,要从小明白“人不应该只做被别人要求做的事情,而应该懂得选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包括从小就引导他们学会了解自己的兴趣和需求,从而选择自己想学习什么。“2030年,人们会面临更多机会和选择,但不会有人告诉他们怎么选择或者应该做什么,他们需要自己找到答案。”Ventilla继续道。

这所学校的工程师和教师团队人数相等——60位曾供职于Google,Uber的工程师对60位经验丰富的教师团队进行1对1的技术支持;此外,还有60人的商业团队为整个学校进行商业策划、融资以及再投资。这样看来,它更像是一个初创企业。

而现在,AltSchool已经开始有了Ventilla心目中的样子:

这所学校想要打造真正的因材施教的个性化教育——提倡以学生为中心,学生可以自己决定自己想要学什么。在校园里,你很可能能看到一些小学生在编程或者正在……拆电脑;

这所学校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班里每个学生的教学计划、课程表、作业都不同;

这所学校没有年级,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分班:一个小孩儿可能上午在5年级学数学,下午去3年级学语文。学校只是在教学过程中把进度相同、兴趣相同的学生聚集在一起上课;

这所学校录取率17比1,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不一定能被录取;

这所小学更强调孩子的思考,而不是填鸭式的教学——他们可能正在头顶一桶水体会非洲女人要每天行走6公里去打回来一桶干净的水有多辛苦,从而激发他们热烈讨论非营利组织应该如何合理地解决非洲缺水的问题;

这所学校的数学课可能尤其奇葩。当硅谷当地的政府为了顺利举办橄榄球年度冠军赛超级碗而驱赶城市内的流浪汉,孩子们就需要通过简单的统计学去研究流浪汉的数量和量化受到的影响,从而去思考自己的立场——支持或者反对。

这所学校除了学习知识外,更加强调学生的自我意识,让他们学会了解并合理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年龄最小的孩子也需要每天通过贴纸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感觉——例如,当学生说我在红色区域,就意味着他们感觉到紧张或者愤怒;黄色区域则表示自己情绪不好但可以控制等等。而老师则会引导孩子们从负面情绪调节到轻松的状态中。

这所学校的动手课程多到吓人——学生每天都会产生各种想法,并需要通过剪切、组装这些材料把想法变成一个真实的模型,并且不断完善自己的设计。这样看起来,这更像是一个创业的早教。

这所学校讲求“没有墙”的学习空间,模糊校园和校外社区的界限,很多课程都在学校周围的公园中进行,而校外的一些专家,甚至是公园的讲解员都会成为孩子的老师。

这所学校有一套高端“奇葩”的高科技教育系统,让老师和家长能够每天无缝对接,甚至通过iPad对学生进行实时监控,简直是天天都开家长会的赶脚;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独特的教学方式,才会有AltSchool的小学生对着镜头说出这样的话:

“学校不该是一个你被强迫着去的地方,而是一个你自己想去的地方

(School should not be a place you were forced to go,but a place you want to go )。”

而这些,对于Ventilla现在带领的180人团队来说,已经不够酷了。在过去的两年间,他和他的团队做了更多的挑战性教育实验,并且有了更多颠覆式的进展。

粉碎工厂式教育

目前教育制度的最大bug就是我们像批量生产机器人一样,试图把我们的孩子打造成一摸一样的产品。更糟糕的是,我们正在教他们的内容就连工厂生产的机器人都早已经会了。

等这批孩子长大后,如果他们只能做机器人会做的事情,而不会创造出新的东西,又凭什么获得高额工资,改变世界呢?Ventilla说。

Ventilla不只是硅谷唯一一个抨击传统教育的人,但是却是实践走得最远的一个“战士”。在他眼里,发现并激发每个孩子的潜力,推行个性化教育,让他们成为他们真正该和想成为的人,才是粉碎工厂式教育的唯一途径。

“AltSchool想用技术改变这一切。”他说。AltSchool的办公室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厂车间,而老师和工程师们则在同一个空间内混坐在一起协同合作。

“每天,老师可能合作的更多的不是其他老师,而是坐在他们前后左右的工程师。”Ventilla告诉我说AltSchool为学生们研发的个性化教学电子平台My.AltSchool就是教师和工程师零距离合作的结果。例如,平台中的肖像功能就能帮助老师记录并了解每一个孩子“是谁”。

而记录的内容则包括对孩子的能力、兴趣、长处、短处的描述。例如他们在某一项学科和技能的练习时间、进度、提出的问题和取得的成果。

更重要的是,这种长时间的记录比传统教育中通过学期末的一次统考成绩来定义学生的能力要准确和有意义的多。

另外,每周老师都会和每个学生聊天,通过了解他们的兴趣和强弱项在学生个人的My.AltSchool账户中制定下一周的学习计划,即25个新任务卡。

而学生可以用 iPad 查看任务,完成任务后在线提交文档。利用系统中内置拍照功能,学生可以拍下自己的作品提交到教师端。

而根据在线了解学生的完成情况,老师可以一对一进行辅导并在下次制定任务卡时对学生个人的薄弱项加以强调。而Playlist里老师给出的作业评语回馈将被实时更新在前面提到的肖像功能里,利于重新调整下一步课程计划。

在制定学习计划时,这所小学每个孩子的学习内容都不相同——老师会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兴趣进行有针对性地制定。如果这个学生在某一学科上学习速度很快,AltSchool会让他跟着高年级同学一起学习这门强项学科。

“但我们反对家长强迫5岁的孩子学习10岁的知识的做法。”Ventilla说。

而技术平台对于AltSchool的意义并不仅限于实验学校内部的个性化教育,而是可以更加轻易地将AltSchool的模式和技术后台应用到更多愿意推行个性化教育的合作学校中。而主动和AltSchool寻求合作的学校就不乏提供免费教育、曾经对教育改革相对保守的美国公立学校,而其中就包括San Diego市一个有着2万5000名学生的公立学区。

“过去两年,我的经历告诉我,其实公立学校想要改变的欲望完全不输给私立学校。”Ventilla说。

修中国的Bug去

如果对比美国有些刻板的公立教育,那中国的教育模式则称得上是老古板——看看你侄子侄女的小学课堂,你会发现和你20年前上小学的时候也没什么差别。

他们仍然被要求学习需要大量死记硬背的标准化课程,因为升学压力被变相鼓励利用大量课外时间补习课内知识,以及学习几项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兴趣班”。而那些被挂在嘴边的教育改革、减负、不准课外辅导过了20年也大多只是换汤不换药,并没有被哪所学校真的实现。

更糟糕的是,我们的孩子仍然需要被一场或几场全省甚至是全国统一的考试去界定成败,而不是他们的创造力、性格和改变现状的欲望。

尽管这种批量统一化的教育模式让中国学生在小学期间比其他发达国家小孩算数算得准确(这多少让中国家长沾沾自喜),但这些“会考试的机器”一旦走上社会后,他们的创造力和主动学习能力一下子就掣肘了他们的未来发展。有不少人都评论说,美国,尤其硅谷很多创业公司总是有各种改变世界的伟大想法,但中国不少创业者则只是照搬国外的样板,修整出一个“中国化”的产品,并没有什么伟大的创新,就是输在了这种刻板教育上。

但中国家长却又是全世界最舍得为孩子的教育砸钱的。这让Ventilla看到了希望。他想用新的教育方法和AltOS系统给中国孩子带来一些改变。

和两年前采访时对于“中国”问题的回避,已经接受来自中国资金支持的Ventilla现在对于去中国这件事儿已经有了一个相对成熟的规划。

在过去两年间,Ventilla也曾多次去往中国

“我们和战略合作投资人已经达成协议,有意把这种个性化教育模式带到中国去,甚至可能在中国建立一家类似于AltSchool的,但更符合中国教育体制的小学。”Ventilla拒绝提前公布投资方是谁,但明确表示是一家在中国教育界举足轻重的公司。

过去几年的实验证明,AltSchool的学生尽管接受了一种和传统教育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但并不妨碍他们在标准考试中仍然领先。

Ventilla在采访中也对一些中国教育现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并不完全赞同中国家庭把钱和时间投资在用以提高课内成绩的大量课外辅导班。如果AltSchool进入中国,这所学校很可能会大量删减“重复性、没有意义的过多的课后作业”,而是要根据每个孩子的能力和特点为他们定制合理的学习计划。

除了开设新的学校外,Ventilla更期待将AltSchool早已在美国实验多年的AltOS教育系统“中国化”,并将它运用在更多已有的中国学校里,用以追踪每个学生的表现、特点,并且有针对性地制定个性化课程,挖掘他们的自身潜力。更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保留孩子的想象力。

这样看来,也许用不了几年,不用花上大价钱,中国在教育上吃惯了大锅饭的学生们也有机会好好体会一把这种小灶式的个人定制化教育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