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超见证者媒体篇——体育广播记者李嵬之中甲记忆

来源:华体网 2017-10-12 19:18:00

10月8日晚,北京人和在中甲联赛第28轮提前进行的一场比赛中,坐镇主场丰台体育中心,以2:0的比分战胜了来访的新疆体彩队,收获三分后北京人和也得以提前两轮完成了两年来始终压在他们心中的冲超任务。

为了这次冲超之夜的欢庆,人和俱乐部上下努力了两年,将人和送回中超联赛的同时,也为北京这座城市带来了另一支中超球队,可以说对北京城市足球发展的促进起到了积极作用。然而,对于一位京城媒体资深记者来说,等待北京一支中甲球队升上中超,他却足足用了十二年的时间。

2004年5月26日,中超元年第三轮的多场比赛陆续上演,其中当时的北京国安主场迎战辽宁沈阳开新队,彼时年仅16岁的黄博文代表球队出场并打进一球,那场比赛成为了黄博文登陆职业联赛舞台的首演,同时,也是当时年仅21岁的北京体育广播实习记者李嵬的处子秀。

对于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李嵬来说,十三年的记者生涯现场采访了三届奥运会、两届世界杯、一届亚运会和三界全运会,但对于京城职业足球来说,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北京中甲球队现场采访记者,而这个岗位至今他已经坚守了十二个年头。

本赛季,当北京人和终于完成了冲超任务后,圈内人称鬼哥的李嵬,也终于在十二载的等待后,迎来了属于他丰收的时刻,此时,他心中似乎既有成功的喜悦,同时也伴有多年来坚守苦涩情绪的释放。

近日,体坛+记者也专门采访了这位对于京城中甲具有特殊意义的资深记者,探究他心中的中甲记忆以及人和在北京的两年冲超之路上的点滴印象。

中甲记忆之北京足坛中甲球队“进化史”

体坛+:作为十多年的老记者,跟过奥运会也跟过世界杯,但对于北京你有一个特殊的身份?

李嵬:对,也跟过国安一个赛季,主要的经历还是在中甲联赛,实习开始就跟中甲,从最开始的北京宏登,当时也是北京唯一一支中甲球队,后来也是因为一些原因被八喜队收购,其实也就是北控俱乐部前身的前身,一直这么传承下来,如果要是从这么算起的话北控包括他的前身在中甲也算有十几年的时间了。

体坛+:北京宏登应该是最早进入京城球迷视野里的中甲球队,对于在那个年代民营企业运作一支球队是否很困哪?

李嵬:宏登队当年是真的很困难,在那样一个时代,北京宏登能够生存是有合理性的。他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养一支球队,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挺难的一件事。放到现在的中超和中甲联赛来说,难以想象一个宏登那样的公司企业能够做一个球队的事业,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做不下去的。到后来的八喜队,球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至少球队更加的职业化,引进了更多优秀的球员,包括印象比较深刻的小格(格里菲斯)。

体坛+:北京八喜在朝体的那几年,球迷的关注度是否有了些提升?

李嵬:其实当时那个赛季的八喜队,真的是引起了球迷的很大的关注。那会在朝体,那个赛季的套票就卖出了将近2700套,这也算是在中甲联赛很不错的记录。而且在那个赛季的前半段,几乎每个主场都有将近八千到一万人到朝体现场观赛,我觉得这个上座率对于整个北京中甲球市来说已经非常好了。后来八喜的成绩并不是很好,虽然有两个赛季托米奇来了之后给球队带来了一些变化,也险些冲入到中超联赛,但是确实整体的实力和能力来说并不算很够。

体坛+:八喜过后进入了北控时期,今年他们的情况也不是很理想,是否也受制于国企体制的无奈?

李嵬:到了北控时期,大家多少看到了一些希望,引进了一些好的球员包括主教练斯塔诺,也是曾经在国安队证明过自己实力的主教练。但也是因为跟企业的性质有关系吧,毕竟国企在球队的引援投入和教练的构成上还是受到一些限制和制约,在整个中国足球大环境下,确实造成了球队这几年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这个赛季也是惊险保级,最终能够留在中甲的行列。可能在下个赛季,我觉得会有一些大的动作,也会向中超联赛发起冲击,确实这个大环境下对于北控来说发展生存的环境还是比较困难。

体坛+:对于北京足坛来说,还有一支比较特殊的球队在中甲联赛征战过,对于他们有什么不同的印象么?

李嵬:北理工是2007年冲入到中甲联赛的,我记得从我同事手里接过来这个球队是2007年的后半赛季,从接过球队一直到他们降级的赛季,没有看到一个冲超的队却看到了一个降级的队(苦笑)。其实对北理工来说,感情因素会更深一些,毕竟这是一个学生的队,跟我交流起来更加接近。一点不夸张地说,当时在北理工最惨的时候,球门后头一个赛季只有我一个记者,或者整个看台只有我一个媒体的工作人员来报道这支球队的比赛,不管是输还是赢,我觉得也算是跟这个球队一起成长的。

体坛+:对于后来北理工的降级,从你的角度理解有一定的合理性么?

李嵬:到了后期的时候,确实像刚才说到的联赛整体环境的问题,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我记得当时金指说过一句话,“北理工降级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如果北理工一直在联赛中生存的话,说明我们中国足球的水平并没有提高。”现在看来,北理工确实在联赛生存起来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说明我们的联赛在进步。

体坛+:报道了中甲联赛十几年,到如今的人和冲超成功,心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李嵬:对于我自己来说,这十几年在中甲终于来到了这个中超联赛的舞台,应该说也是一种很特殊的感受吧。对于中甲联赛的感情不亚于中超联赛,自己也是国安的球迷,从小看国安的比赛,从小关注国安队,然后国安的球员真的当偶像来看待。但是工作的时候,还是对中甲联赛有更多的情怀,不管是最早的宏登、北理工,到八喜再到北控,再到这两年非常出色的人和队,对中甲的球队都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应该说从宏登、北理工,北控到现在的北京人和队,人和队到现在能够冲入到中超联赛这样的一个行列当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咱们北京足球挺难的。你知道,在上海最鼎盛的时候有三支中超的球队,这对大城市的球迷来说,是很让人羡慕的一件事。对于北京来说,两支顶级联赛的球队对北京来说一直是没有过的,现在终于有这样的机会。

体坛+:此前北京也有过同城德比的比赛,只是德比的含金量和味道似乎差了一些?

李嵬:对,一次在前年就是2015赛季的时候,当时北控在主场和国安打足协杯的比赛,另一场就是这个赛季北京人和和国安的这场足协杯的比赛,咱北京球迷都拿他当节日一样过。虽然这个德比的味道和含义稍微欠缺了一点,而且结果对于国安球迷来说是一喜一忧,但是大家觉得这个德比的感觉还是多少有一些。

体坛+:十几年来一直坚守中甲,不管是一支还是两支球队,是什么在支撑着你“孤独前行”,对北京足球的热情么?

李嵬:我觉得并不是热情,就像刚才一直强调的比较羡慕上海、天津、广州,他们有很多的中超球队至少不止一支中超的球队,真的是很期望咱们能有一支球队来加入到中超联赛,和国安队一起来捍卫咱北京足球的一种荣誉。当时关注中甲只是从工作开始的,你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肯定有很多情感因素在里面。当所有人在关注中超的时候,我在关注中甲,我觉得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成长。毕竟大学刚毕业就开始采访中甲,现在也已经十多年了,对于中甲这个联赛可能更加地熟悉和了解,也看到这个联赛中一些问题,同时也看到成长的地方,也是一种收获。如果你真的喜欢足球,真的热爱这项运动的话,你并不觉得这个联赛低级而感到无聊,每周来现场,住的位置也不近,但是比赛还是有吸引我的地方。有时候一场比赛我会关注一个球员,或者关注到两个球队一些历史,或一些渊源一些故事,其实这是我报道的一个重点并不是完全在于比赛或者结果的本身。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