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老年大学“一座难求” 老年人最爱上啥课

来源:北方网 2017-10-30 18:07:28

内容提要:在成都市老年大学,上了10多年课的老年人也是不胜枚举。“老生不想走,新生进不来”成了老年大学的常态。有人为了一个名额,早上5点就去排队报名。成都晚报记者走访成都中心城区14所老年大学发现,“一座难求”是普遍现象。对此,各方正在出招化解。

  只要身体无大碍,现年93岁的李寿九都会坚持去龙泉驿区老年大学上课。从学校办学开始,他一上就是30年。而在成都市老年大学,上了10多年课的老年人也是不胜枚举。“老生不想走,新生进不来”成了老年大学的常态。有人为了一个名额,早上5点就去排队报名。成都晚报记者走访成都中心城区14所老年大学发现,“一座难求”是普遍现象。对此,各方正在出招化解。

  现状

  “恋”上老年大学多数学校一座难求

  聂云兰今年80岁,她每次到成都市老年大学上课都得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从2007年初至今,她见证了市老年大学的3次搬迁。“学校条件越搬越好,我更不愿意走了。”她告诉记者,今年已是她在这里的第10个年头。10年间,从交谊舞班初级、中级到高级,她轮着学了两轮。现在,她上课不用老师教,闭着眼睛都能跳。

  其实,在距她家不到1.5公里处就是武侯区老年大学,但那里只有两间教室,教学设施也比不上市老年大学,这让她选择到更远的地方求学。记者了解到,今年毕业后,聂大姐仍然会继续报名。

  像聂大姐这样长期在老年大学上课的学生有很多。“学费便宜,学的专业又多!”市老年大学学生程大姐告诉记者。据了解,成都地区老年大学学费一般每学期约为150元。双流区老年大学音乐、民族舞、葫芦丝等专业,学费仅20元。和程大姐同样心态的人不在少数,在龙泉驿区老年大学,现年93岁的李寿九从学校开办就上课,一上就是30年,“平时去学校打打太极拳,对身体好。”老人说。

  记者走访的14所老年大学中,市老年大学以及双流区、锦江区老年大学等9所学校学位已饱和。市老年大学交谊舞班陈老师说,有人怕报不上名,早上5点就来排队。其余5所学校的部分专业也已满员。成都高新区桂溪老年大学基本饱和,但社区辅导站尚有余位;青羊区、新都区、武侯区、龙泉驿区老年大学表示,搬迁新校址后可容纳更多的学生。

  探因

  场地靠租+教师要“借”+经费缺口

  据了解,截至2016年底,成都市有1591.8万人口,其中老年人口有299.52万人。据成都市老年大学协会统计,我市在老年大学接受教育的老年人约有12万人,平均25位老年人中只有一人。

  “制约老年大学发展的因素有3个。”成都市老年大学协会秘书长徐瑛认为,首先,主管单位“关心不到位”,经费不足;其次,没有固定场所或场所条件不佳;最后,师资跟不上,区县跟不上市区,青年教师普遍不足。

  记者走访的14所老年大学中,除个别拥有自己办学地点外,多数都是租房办学,场地不足。武侯区老年大学只有600多平方米,而这学期学生多达637人。“如果要招更多学生,就肯定需要再换地点。”武侯区老年大学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的办学点是去年12月才搬过来的,楼下是餐馆,办学环境差,“我们正在寻找一个足够大的地点。”

  能否招到固定的、优秀的教师,成为老年大学的发展瓶颈。有各类专业教师近150人的成都市老年大学(其中副教授以上职称约占60%),不时收到桂溪街道老年大学的求助——希望推荐几位教师。“我们推荐当然没问题,但能否留得住是一个问题。”市老年大学教务处处长侯玉国说,一些老师会考虑交通成本和时间成本。郫都区、龙泉驿区、温江区等区县老年大学,课时补贴仅100多元,难以留住优秀老师。

  老年大学是公益性项目,不论扩大场地、增设课程还是聘用老师,都需要经费。有的老年大学在经费上存在着缺口。

  某区级老年大学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今年上半年,该老年大学有40个班,一个班32个学时(其中交谊舞等18个班为双学时),每学时课时补贴为120元,仅课时费就要22万多元,而今年的经费只有18.6万元。该负责人介绍,为了减少教师费用的支出,能不分班就尽量不分,120平方米的教室,有时要容纳110多名学生同时上舞蹈课。

  探路

  强令毕业向社区延伸去行政化

  国家相关规划提出,到2020年,以各种形式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要达到20%以上,这对老年大学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化解老年大学的“一座难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成都正在见招拆招。

  成都市老年大学开设了67个专业、363个班,报名人次达1.5万人次。对于“老生不肯走,新生进不来”,学校从去年起,对完成学制的老生实行“毕业制”,“不再优先给老生留学位,毕业后还要读的,也要同新生一起排队报名。”市老年大学教务处处长侯玉国介绍,以前上午只上一堂课,现在提前上课,上午可上两堂。青白江区老年大学和成都高新区桂溪老年大学校内学员容纳不下了,就向社区、敬老院、日间照料中心等地延伸,挂牌开办教学点,以社区辅导站等形式缓解“一座难求”的问题。

  师资方面,锦江区老年大学与双流区、郫都区、中和街道、金堂县等老年大学结成“友好姊妹校”,不定期开展交流活动,还共享师资。市老年大学已建立教师资源库,其他老年大学有需要便可共享。

  成都去年出台的老龄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老年教育,促进老年教育与相关产业联动。在这方面,锦江区老年大学作了一些探索,该校脱去事业单位身份,成为社会组织(锦江区老年教育协会),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政府提供场地和水电费等必要开销,学校通过校企合作引入社会力量,几年内学生人数已翻番。“当其他老年大学为一笔经费走各种流程时,我们直接就可以实施了。”锦江区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张泽林说,“去行政化,与社会、企业接轨是我们发展快的原因。”记者看到,一份老人过冬康养度假产品的宣传广告已经进入了学校。

  老年大学的教师,一般是老年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或者退休人员,对优秀青年教师的需求缺口较大。据介绍,锦江区老年大学有61位教师,青年教师占三分之一,其中6位优秀青年教师承担了学校一半的教学量,他们的待遇也有保障,最多时月收入达15000元;双流区老年大学则给跨区去上课的老师增加20元交通补助。

  “仅靠学校努力是不够的,应考虑把老年大学纳入教育部门管理,有统一的经费、教学制度,也可对教师进行职称评定。”成都市老年大学协会秘书长徐瑛建议,加强老年教育研究,希望有专业团队研究出更加系统的老年教学体系。

  老年人最爱上啥课

  成都老年人上老年大学最喜欢上什么课?记者了解到,报名人数最多的是声乐课,其次为舞蹈课,舞蹈课中广场舞和交谊舞、民族舞比较受欢迎。在最受欢迎的“新兴”课程中,英语位列第一,其次为智能手机、电脑。

  “声乐与舞蹈如此受欢迎,主要是因为要求不高,且更容易学习。”据双流区老年大学刘丽如老师介绍,老年人上学是为了能找一群朋友说说话、聊聊天,并不完全是奔着学习去,而声乐课简单、比较安全,随便搬个凳子坐在教室里就可以了。

  “由于近年来老年人出国旅游需求增加,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前来学英语。”市老年大学教务处处长侯玉国告诉记者,市老年大学报名人数最多的课程中,英语紧随声乐和舞蹈之后排在第三位。学员侯阿姨告诉记者,她以前认为出国可以依靠导游、领队,但真正出国后才发现,导游根本忙不过来,买东西问价钱还得自己来,所以旅游英语课程开设后自己就报了名。

  市老年大学的“互联网应用班”也很火爆,校门口的共享单车已从之前的两三辆发展到现在根本放不下。据侯玉国回忆,开这个班得益于一位学员的建议。当时,一位大爷收到银行扣款短信后顾不上吃午饭,就拉着老伴儿直奔银行,一咨询才知道是诈骗短信,于是大爷建议学校开个班,让大家学会用智能手机、学会上网。

  那么,老年人还盼着开什么课?一些老年人提出,希望开设刺绣、针灸、烹饪、按摩、育婴护理、养生保健、防金融诈骗等课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