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男子诊所输液死亡 赔偿金从2万“涨”到15万

来源:手机人民网 2017-10-31 07:56:00

新文化讯(记者 陆璇) 10月30日,新文化新闻热线接到65岁王先生的来电,称自己39岁的儿子于10月10日晚到小区内的诊所输液,不到十分钟,儿子死亡。

到诊所输液 却不幸死亡

王先生的儿子住在华大天朗国际小区,10月10日晚8点左右,他到小区内的华大天朗卫生所输液。“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到诊所输液,因为他有轻微哮喘,平时不会犯病。10日下午,他去帮朋友安装塑钢窗,晚上吃了火锅,没有喝酒,晚上7点多钟就回到家,给孩子做饭,8点不到他说有点不舒服,就到了小区内的诊所输液。”王先生称,儿子到了诊所,医生给他开了两种药,一种是吉他霉素,一种是喘定,“没过多久,他给家里人打电话,说不舒服,还没说完电话就掉线了。”

过了一会,王先生接到了儿子手机号码打来的电话,对方说儿子正在抢救。之后他立即赶到诊所,看到儿子躺在地上,120急救人员正进行抢救。“当时儿子已经死亡了,没有人告诉我们原因,之后又直接被拉到了殡仪馆。”

赔偿从2万“涨”到15万

王先生称,他很多天都不能接受儿子因输液死亡的事实,而且至今没人告知他儿子的死因。“我们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诊所,诊所跟我们讲了当时的过程,我们想和他们私下解决,可是他们说只能给我们两万元,当时我真的很生气。我儿子39岁,是家里的顶梁柱,两万块钱让我们难以接受。”他说。

余下全文

新文化讯(记者 陆璇) 10月30日,新文化新闻热线接到65岁王先生的来电,称自己39岁的儿子于10月10日晚到小区内的诊所输液,不到十分钟,儿子死亡。

到诊所输液 却不幸死亡

王先生的儿子住在华大天朗国际小区,10月10日晚8点左右,他到小区内的华大天朗卫生所输液。“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到诊所输液,因为他有轻微哮喘,平时不会犯病。10日下午,他去帮朋友安装塑钢窗,晚上吃了火锅,没有喝酒,晚上7点多钟就回到家,给孩子做饭,8点不到他说有点不舒服,就到了小区内的诊所输液。”王先生称,儿子到了诊所,医生给他开了两种药,一种是吉他霉素,一种是喘定,“没过多久,他给家里人打电话,说不舒服,还没说完电话就掉线了。”

过了一会,王先生接到了儿子手机号码打来的电话,对方说儿子正在抢救。之后他立即赶到诊所,看到儿子躺在地上,120急救人员正进行抢救。“当时儿子已经死亡了,没有人告诉我们原因,之后又直接被拉到了殡仪馆。”

赔偿从2万“涨”到15万

王先生称,他很多天都不能接受儿子因输液死亡的事实,而且至今没人告知他儿子的死因。“我们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诊所,诊所跟我们讲了当时的过程,我们想和他们私下解决,可是他们说只能给我们两万元,当时我真的很生气。我儿子39岁,是家里的顶梁柱,两万块钱让我们难以接受。”他说。

就这样,双方就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无奈之下,王先生找到了宽城区卫计委医政科,他称,该科王科长对双方的事情进行了协调,“当时跟我说能给我15万,我还是没同意。”

王先生怀疑这家诊所的医师资格和操作流程是否符合规范,但一直未得到相关部门的解释。

区卫计委:调解工作进行不下去了

10月30日,记者来到位于华大天朗国际小区内的华大天朗卫生所,发现卷帘门上了锁。周围居民称,这家诊所大约从20日开始就没再营业。随后,记者根据王先生提供的电话,联系到诊所负责人,对方对记者表示自己正在吃饭,要记者过段时间再打。当记者再次拨打时,电话已经关机。

30日下午,新文化记者来到宽城区卫计委,医政科王科长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经过。“双方一开始达成了一致,说赔偿15万,可是后来王先生家又反悔了。现在双方达不成一致,我们的调解工作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对于王先生质疑该诊所的医师资格以及操作是否规范等问题,王科长称诊所符合要求,并且医生也具有医师资格。

随后,记者看到了一份关于这家诊所登记信息的图片,显示这家诊所的名称为“宽城王富显中医内科诊所”,所有制形式为“私人”,负责人为王某某,专业为中医。

王科长表示,未来双方解决纠纷的途径有两条,一是对死者进行尸检,查明死因,形成医疗鉴定。如果确定是诊所原因导致死亡,这时候再谈赔偿。二是直接走司法途径。

死者母亲不同意尸检

30日下午,记者再次与王先生取得联系,他称家属都不同意尸检。“我儿子两年前贷款买了新房,现在还在还贷。儿媳妇也30多岁,家里还有两个孙女,大孙女15岁,小孙女9岁。没有了儿子,今后让我们这些人怎么生活?”王先生说,这些天也曾经想过走司法程序,也找律师问过,可是自己老伴儿不同意对儿子进行尸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