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出狱李一男: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 创业路上再出发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2017-10-31 09:47:00

【IT时代网编者按】也许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牢狱之灾只是天才与世俗的又一重磨合。在狱中,一直冲撞的他终于被迫停下脚步,与自我相处,对过往深深地回望与反思。不知数月后重回大众视野中的,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李一男。

最近,李一男要出来了,媒体圈、商业圈又引发了一波骚动。

李一男何许人也?

他曾是15岁考上大学天才少年,也是27岁做副总裁的华为神话,与任正非情同父子,是内定的“接班人”却毅然决裂,受百度李彦宏深情挽留,用300万赚回10亿,最终却因700万内幕交易锒铛入狱。

15岁上大学,27成华为副总裁

李一男,1970年出生,湖南人,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同学皆是被称为“神童”的天才少年,同届的有获得美国总统奖的蔡薇。

“我读大学时学的是物理,1998年代表学校去参加最后一届CUSPEA中美物理研究生考试,当时我信心满满,结果连最低录取分数线都差了好几十分,让我自信心特受打击。”

李一男转读了工科研究生。

1993年李一男正式加入了华为,两天升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主任工程师、半年升副总经理、两年提拔华为总工程师、27岁坐上了华为副总裁宝座,火箭般的速度成为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

技术天才,社交白痴,被任正非叫“干儿子”

“内心坚定,外表腼腆,常常咧嘴傻笑的不安分天才”这是朋友对李一男的评价。

李顺利进入华为,一年后带领20多人的团队,主导了国内首个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开发。

“李一男做出的放弃CDMA,聚焦GSM的战略对华为后来有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一度让任正非先生痛感要破产,但是最终却让华为远远超过了中兴。”华为前员工。

同事曾举事例:在一次汇报中,李一男需要介绍一项全新的技术,在通往会议室的楼梯上,从一楼到二楼,李一男仅听了简单介绍,就在会议上将新技术做了完整清晰的阐释。

他的技术天才很快显现:他对技术发展趋势、对产品走向具有惊人的敏感度和准确的把握能力,为华为打开市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深得总裁任正非的赏识。

年仅30岁就协助把华为带过200亿大关。

但是在为人处世方面,李一男评价很低,“一个集科学天才和处世弱智于一体的大男孩形象:不爱讲话,穿衬衣常常系错纽扣位置,性格叛逆、直接,不会为人处世。”

同事曾爆料:

某次去山东答标,客户问:你们华为的基站,在我们山东的冬天能不能用啊?

华为一个技术人员答:可以啊,我们在内蒙的实验局,冬天大雪纷飞,也用得好好的!

李一男非常生气,直接在会上指责:哪有你这样回答问题的?你马上给我从华为离职!

李一男的意思是要科学地回答能到零下几十度,但那个时候,这些数据未必有,即使有,也未必正确。

“当时在华为明显的气氛是,争论强烈但没有复杂的办公室政治,而且当年的华为确实在任正非的领导下唯才是用,这正是吸引李一男留在华为并能被委以重任的原因。”华为的前人力资源部专员曾如此评价。

李一男不受同事欢迎的行事方式“大受任正非喜爱”,深受任正非信任,但如果李一男做得不好,爆脾气的任正非也会说骂就骂,说踹就踹,不留情面,真如一对父子。

李一男执念北上,任正非忍痛欢送

2000年,华为开始内部创业,员工可以用手中股权兑换相应价值的产品,但需与华为签订君子协议:只能作为华为产品代理商,不能涉及产品研发。

李一男递交了辞呈,所有高管都出席了在五洲宾馆举办的欢送宴,李一男带着华为的1000万元分红和设备前往北京,任正非痛心不已。

关于李一男离开华为的原因,另有一说是在华为主攻3G技术时,李认为宽带IP才是未来通信技术的主流。“我们相信宽带网络是整个电信业的发展和未来,这个未来是实实在在的、可以盈利的未来。”2002年的李一男说道。2005年,华为也将发展的战略重点从3G转向IP。

爆炸式成长的港湾,触及任正非红线

李一男新创的港湾公司获得了爆炸式成长,刚开始时港湾公司只销售华为设备和自己的产品,成绩相当不错,2001年5月,港湾推出第一款自有品牌产品,同时放弃当时唯一的利润来源,不再代理华为的产品,正式与华为决裂。

极具市场慧眼的李一男选择了DSLAM作为港湾的突破产品,而当时的华为还没有推出相应的产品。一时间,港湾的产品红遍大江南北。

2002年其营业收入还只有2.21亿元,2003年就增长到了6.78亿元,增长率超过200%。

2004年之前,在数据通信这个细分领域,港湾比华为的产品至少要领先半年。

2003年底,港湾开始筹划去纳斯达克上市,此时港湾高层都持有大量公司股票,很多员工也都有数以万计的公司期权,如果能够上市成功的话,将会出现一大批千万甚至亿万富翁。

也正是在此时,李一男犯了个大错误——也许是为了尽快做大规模,港湾在2003年12月收购了另一位“老华为人”黄耀旭创办的、专供光传输设备的钧天科技。

这可真是捅了马蜂窝。当时,在宽带IP产品领域,港湾网络市场占有率在7%-8%,而华为也不过10%-15%。二者已形成全面竞争。

成立打港办,任正非“惨败如胜”

“干儿子”内部创业如今成为了正面对手,这是任正非不能容忍的,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专门针对港湾实施一系列“屠杀”政策。低报价阻拦港湾竞标,高薪挖走港湾研发人员,甚至免费接下港湾已拿下的订单。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任正非事后总结为“惨败如胜”。

谈起当年的经历,一位前港湾员工仍然心有余悸。当时他负责开拓山东市场,遇到铁通的单子:开始他们报价60万元;结果友商听到消息之后一下子杀了进来,报出了20万元的超低价;他们无奈之下只有降到40万元,由于和铁通的关系很好,这个单子铁通仍然决定采购他们的设备。

这个时候友商的销售人员急了,直接跑到当地铁通老总的办公室里哭诉,“如果我连白送都送不出去,回去之后就连办事处主任都要被撤职!”此后直到离开港湾,他们在当地再也没有拿到哪怕一个订单。

困境中的李一男曾给任正非写信,希望缓和关系,未得到回应。

2004年,港湾谋求上市时多次接到数据造假的匿名举报,仅一步之遥,李一男的上市梦破碎。

无奈回归华为,放玻璃屋供观赏

2006年,华为用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而收购的前提条件就是“招安”李一男。

在一次采访中,李一男曾经表示:

“一流的人生,就是看着别人犯错误,自己不犯错误,吸取经验教训;二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吸取教训;三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还不吸取教训。我学习还不够及时,目前还只是二流的人生。”

没想到一语成谶。重新回到华为的李一男只是虚职,据说,任正非给了李一男一间透明玻璃的办公室以供人围观,回到华为上班的第一天,他的办公室外就聚集了一波波来参观的华为员工,许多年后,李一男重新创业时说“真疼啊”。

离开华为,百度、移动、金沙江创投,李一男一路漂流

李一男离开华为是必然的,两年后李一男加盟百度,当时李彦宏十分赏识他,“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其中一位”,但李一男并没有做出超越华为时期的成就,大公司的空降司令左右受制。

李一男于2010年辞职百度,去往中国移动。李彦宏曾挽留:你真的想好了吗?有特殊背景的大公司很难有大成就啊。

在中国移动旗下的12580运营公司无限讯奇的CEO,李一男把12580的使用量增加了1倍,但终究还是没法在关系复杂的运营体系中立足,一年半后就黯然离职。

2011年,李一男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到金沙江创投。从管理者到投资人,李一男做得不可谓不出色,2013年8月,他参股的一家公司上市,他手里的股票价值9.6亿,而当初他买进了这些股票,只花了区区300万元。

45岁再出发,却身陷囹圄

2015年4月7日,李一男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再次创业,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CEO,要用最好的材料与最尖端的技术去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李一男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在小牛电动发布之前,他便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2015年6月,牛电科技推出的第一代产品小牛N1 登陆京东众筹,5分钟筹资额破500万元,13分钟破千万,最后创造了7200万元的神话。

然而让人惋惜的是,在小牛电动车发布两天后,李一男被抓,罪名是利用内部消息炒股,与家人获利共计700万元,而十余年前他创办的港湾网络销售额曾达10亿。检方指控称,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

李一男曾上诉,极力表明自己并非内部交易,却最终获刑两年零六个月。李一男有没有内部交易只有他自己清楚,有人曾说李一男不了解证券交易的相关法律,是悲剧的根源。

现在,两年过去了,李一男就要出来了。不管他是天才狂人,还是“唯利是图”,都让人充满唏嘘和期待。生存在社会中,一个人再牛也无法成事儿,一个好汉三个帮,孤木难成林。

李一男曾说:“不管对多少事情失望,都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创业路上再次出发!”

李一男今年47岁,任正非创业时43岁,褚时健74岁时再次出发,期待李一男,归来亦少年。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6个月之后,李一男将刑满释放,当他归来,小牛早已不是他所创办的那个小牛。

也许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牢狱之灾只是天才与世俗的又一重磨合。在狱中,一直冲撞的他终于被迫停下脚步,与自我相处,对过往深深地回望与反思。不知数月后重回大众视野中的,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李一男。【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李一男回来了: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创业路上再出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