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IPO造假局中局

来源:搜狐新闻 2017-10-31 22:12:00

在乐视网(300104)公告要更名为新乐视开始全新时代的时候,乐视网的老问题却又再次引起热议,近两日市场不断传出公司IPO涉嫌造假的消息,据多家媒体报道,因牵连乐视网IPO财物造假,多名发审委员被带走。对于市场上的传闻,乐视网证券部给予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是“公司也关注到了相关媒体的报道,目前正在和监管层以及各方核实中,核实完成后会及时进行公告”。

上市把关人被调查

IPO存在造假的消息也一下子增加了乐视网问题的严重性,从此前市场预计的复牌后可能会出现几个跌停的利空,一下子升级到现在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继10月30日,有媒体曝出多名前发审委委员被查,或涉乐视网IPO之后,10月31日这一消息继续发酵。有消息人士透露,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发审委多人被抓,最终名单超过10人。对于近期利空消息不断的乐视网而言,如果消息做实,这无疑是又一次雪上加霜。

据媒体报道,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多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至8月初被调查,其中两名来自会计师事务所,至今仍处于被调查状态,主要是涉及乐视网的IPO。该知情人士透露,10月中旬,还有一名任职律所的现任发审委委员接受调查,但并不确定是否涉及乐视网。消息一经传出就引发了市场人士的极大讨论,时隔不到一天,此消息继续发酵。10月31日又有消息称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发审委多人被抓,最终名单超过10人,多名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此次事件的焦点就是7年前的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第33次发审会,当年参与乐视网IPO的7位发审委委员分别为王越豪、付彦、孙小波、朱增进、张云龙、李文祥、谢忠平。媒体报道显示,被带走的委员就包括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谢忠平,系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以及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北京商报也第一时间电话采访了这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给予的回复是,“并不清楚这件事情”,而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的电话则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乐视网IPO存在着问题并不是空穴来风,此前就有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因帮助乐视网等9家公司上市而被调查。李量曾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并因为受贿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根据江苏法院网消息,2016年11月10日扬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受贿一案。检察院指控2000-2012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相关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共计约693.62万元。

事情发酵到现在已经两天,但是截至记者发稿,乐视网还并没有发布澄清公告。

成功上市却一直遭质疑

回顾乐视网的上市历程,2010年6月10日,乐视网IPO上到第33次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审议并获得通过,2010年7月,证监会就下达了核准文件,随后公司在2010年8月12日完成上市。

上市之初,乐视网的主营业务还只是专注于互联网视频及手机电视等网络视频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主要从事网络视频基础服务和视频平台增值服务业务。上市时,乐视网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通过向付费会员提供网络高清视频服务业务收取会员费和收取视频平台广告发布业务的广告费为主,是一般视频网站最常见的两种收入来源。

2007-2009年,乐视网通过网络高清视频服务业务和视频平台广告发布业务实现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合计分别为99.85%、95.37%和75.81%。

乐视网上市时遭到的主要舆论质疑是流量排名靠后的乐视网反而赚钱能力比行业老大好,比如对乐视网最大的广告客户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锐力”)的质疑,在2007-2009年的三年间,新锐力都是乐视网第一大广告客户。媒体质疑,新锐力办公人员长期只有2位,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2007-2009年分别给乐视网带来收入528万元、947万元和1874万元。另外两个广告客户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名叫陈杰,两家公司的成立日期仅相隔三个月,注册资本金同为50万元。

但是质疑归质疑,最终乐视网还是完成了上市,并一路高歌猛进,市值最高达到约1527亿元,成为创业板一哥。主营业务也从最开始的付费视频+广告业务变为了现在的基于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的广告业务(视频平台广告发布业务)、终端业务(即公司销售的智能终端产品的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包括付费业务、版权业务及电视剧发行收入)和其他业务(其他业务指的是目前收入相对较小、尚未形成规模的业务,如云视频平台业务、技术开发服务等)。

实际上市场对于乐视网的质疑并没有因为公司完成最严格的一次审核(发审委审核)而放弃,2015年5月,雪球网上有文章质疑乐视网2014年年报注水严重,报表净利润3.6亿元,但根据他的测算却是亏损10亿,净资产为负。2015年6月,华安基金分析师杨晓磊公开质疑乐视2014年报,认为超级电视与手机订单量与第三方数据难以契合。2015年6月,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也质疑乐视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在年报中没有按规定披露主营业务利润的构成情况,没有说明营业利润来源。

如果做实可能退市

“退市是有可能的,当然得看违规情况是是否有以及是否构成证监会认定的重大违法违规,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真的公司被暂停上市了,可以采取后续索赔,或者等待主动赔付方案,和此前欣泰电气类似”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证监会2014年发布的《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退市新规”)中有明确重大违法,公司强制退市制度的规定。具体来看,对欺诈发行公司实施暂停上市,上市公司因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或者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不符合发行条件的发行人骗取了发行核准,或者对新股发行定价产生了实质性影响,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或者因涉嫌欺诈发行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依法作出暂停其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

欣泰电气2014年1月上市,2014年底退市新规才出炉,此前市场认为退市新规中规定,新规发布前出现的违规不适用退市新规。不过退市新规发布后,欣泰电气就成为第一家因欺诈发行而被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这也一直被当作欺诈发行退市的典型案例,如此也表明了退市新规法不及过往并不是绝对的。

据证监会处罚决定书,2014年1月27日上市的欣泰电气为了实现发行上市的目的,解决欣泰电气应收账款余额过大问题,不惜在IPO的申请文件中“做手脚”,诸如,2011年12月-2013年6月,欣泰电气通过外部借款,使用自有资金或伪造银行单据的方式虚构应收账款的收回,在年末、半年末等会计期末冲减应收款项,大部分在下一会计期初冲回,致使其在向证监会报送的IPO申请文件中相关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最终欣泰电气还是退市了,所以此次乐视网IPO财务造假一旦做实,就算IPO年份较早,也存在步欣泰电气后尘的可能。

而事实上,IPO造假的上市公司并未全部被驱逐出A股市场,比如登云股份IPO申请文件造假,但是因为不构成欺诈发行,所以没有触发退市制度,证监会责令登云股份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

再比如海联讯造假上市案例,公司报送证监会的IPO申请文件中相关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2010年12月14日,海联讯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2011年11月3日,证监会对海联讯IPO申请予以核准。海联讯为实现发行上市目的,在相关会计期间虚构收回应收账款并虚增营业收入,致使其制作和报送证监会的IPO申请文件中相关财务数据和财务指标存在虚假记载。但是最终公司也是被罚款,相关责任人被采取市场禁入,没有被暂停上市。

复牌后将面临大跌

乐视网自2017年4月17日开始停牌至今,起初的停牌原因为公司拟召开董事会审议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此后又因为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涉及重大无先例事项,一直停牌。截至停牌日,乐视网的市值还有611.5亿元,显然复牌后要大打折扣。

“屋漏偏逢连夜雨”,如今的乐视已然成为了“事故”频发的集结地。近日,乐视网正遭遇前三季度巨亏、梁军等多名高管集体离职,公募基金下调估值等连环暴击。

在监管层的关注下,乐视网目前还在和在国外的原董事长贾跃亭进行着纠缠,10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督促贾跃亭和贾跃芳继续履行原借款承诺,公司董事会再次发函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据公司公告,贾跃亭曾承诺为了缓解乐视网资金压力,满足乐视网的日常经营资金需求,拟计划在2015年5月29日-2015年11月28日部分减持自己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其所得全部借给乐视网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将用于日常经营,乐视网可在规定期限内根据流动资金需要提取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

贾跃芳也曾作出借款承诺,具体来看,2014年底,乐视网收到贾跃芳发来的承诺函,为满足公司日常经营需要,计划在未来一个月内,通过协议转让或者大宗交易集中转让的方式处置自 己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该笔借款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公司可在规定期限内根据流动资金需要提取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

对于此借款承诺,乐视网还于今年9月12日收到了深交所发来的关注函件,要求乐视网就贾跃亭关于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予公司使用事项履行情况问题进行说明。乐视网表示,截止函件发出日,贾跃亭对公司实际借款余额为0元,而贾跃芳对公司实际借款余额为11万元,如两周内未回函 ,公司将视为贾跃亭、贾跃芳二人不再继续履行承诺处理。

在督促贾跃亭以及贾跃芳履行原借款承诺的同时乐视网再遇人事“地震”。10月28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 近日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总经理梁军和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的辞职报告。其中,梁军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总经理职务,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因个人原因将辞去乐视网副总经理职务,上述人员同时辞去在公司的其他职务,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利空消息不断的乐视网,交出的三季报成绩单同样惨,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逾16亿元。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60.9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3.67%;对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6.52亿元,同比下降达435.02%。此外,乐视网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

在遭遇前三季度巨亏、梁军等多名高管集体离职的多重打击后,麻烦“缠身”的乐视网还再次遭到公募基金下调估值。10月28日,中邮基金宣布自10月27日起对公司旗下8只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的估值进行调整,考虑到停牌期间公司股本转增和分红的情况,估值价格调整为7.83元。同日,嘉实基金则在公告中表示,根据乐视网的三季报,在除权除息价格的基础再下调30%至7.82元,将密切关注乐视网后续经营情况及重大事项,必要时进一步确定其估值价格。

北京商报记者 彭梦飞 马焕

作者:彭梦飞 马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