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前竞选顾问认罪 通俄门调查进入深水区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11-01 10:49:00

  “通俄门”调查进入深水区

  本报驻华盛顿记者张松

  几乎一夜之间,“通俄门”调查取得重大进展,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担任外交政策顾问的乔治·帕帕佐普洛斯认罪,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及其商业伙伴里克·盖茨则被起诉。连日来,总统、特别检察官穆勒以及共和、民主两党都暗中使劲,未来一段时间,“通俄门”将成为美国政坛的当红大戏。

当地时间10月30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团队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向联邦当局自首。

  竞选经理等两人声称无罪

  尽管马纳福特和盖茨被大批媒体拍到于10月30日上午前往联邦调查局总部投案,当天下午两人在华盛顿联邦法院出庭时均声称自己无罪。目前两人分别签署1000万和500万美元的保释承诺并交出护照后被判在家监禁。马纳福特的律师唐宁当天表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的当事人与俄罗斯政府勾结。

  马纳福特被起诉的主要罪名包括为外国政党和领导人游说但未如实申报。证据显示,马纳福特雇佣了两家华盛顿游说公司为乌克兰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服务,包括安排其政党领导层与美国官员见面,以及改善其在美国的公共形象等。按美国法律,马纳福特为外国政治人物服务,应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但他通过一系列操作未如实登记。唐宁称,马纳福特当时服务的乌克兰政府支持加入欧盟,与美国关系很好,而且该服务在2014年即已结束,当时离马纳福特进入特朗普竞选团队还有两年时间。

  此外检方还指马纳福特和盖茨通过离岸账户隐藏收入,并提供虚假退税证明,涉案金额高达7500万美元,远超此前媒体报道。如果检方指控的12项罪名坐实,马纳福特将面临12年至15年监狱生活,而盖茨也可能入狱10至12年。

  竞选顾问承认与俄罗斯人会面

  最新公布的10月5日庭审纪录显示,穆勒领导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律师阿伦·泽林斯基在帕帕佐普洛斯认罪现场指出,后者的认罪将是“通俄门”更大规模调查的开始,帕帕佐普洛斯承认他向联邦调查局隐瞒了与至少三位俄罗斯人见面的事实。

  帕帕佐普洛斯今年7月访问德国返美时,在机场被拘捕,并在此后3个月内与检方配合。早在今年1月,帕帕佐普洛斯就曾对联邦调查局表示,他见过一位伦敦的教授,后者称手里有希拉里阵营数以千计的黑材料,但他当时未予重视。但最近,帕帕佐普洛斯承认自己知道这位教授与俄罗斯政府官员有关系。

  此前美媒报道称,这位教授名叫约瑟夫· 米夫素德,是伦敦外交学院教授。2016年3月,帕帕佐普洛斯向竞选团队负责人发邮件,称米夫素德打算介绍他会见“普京的侄女”以及俄罗斯驻英国大使,其目的是安排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领导人的会面,讨论特朗普上台后的美俄关系。不过后来发展有些令人失望,米夫素德见到的女子并非普京侄女,而俄驻英大使也没有与其见面。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等都有可能面临“通俄门”调查的冲击,甚至可能遭到起诉。而穆勒迅速宣布起诉部分涉案人员,将使特朗普难以将其解职。

  桑德斯称特朗普无意撤换特别检察官,也不会介入调查。她指帕帕佐普洛斯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是位作用“极其有限的志愿者”,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中没有被委派过任何正式任务。不过美媒随即曝出,2016年3月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将帕帕佐普洛斯排在其外交政策团队的第二位,并称他是位“很棒的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称马纳福特的违法行为发生在为他担任竞选经理之前,因此与竞选无关。

  希拉里和穆勒被拖入浑水

  特朗普从10月29日开始持续通过社交媒体发声,称他和很多共和党人对希拉里收买“黑档案”一事得不到司法部调查感到失望和愤怒,并指希拉里涉嫌通过美对俄出售铀矿的交易,获利金额已高达1200万美元左右。特朗普还称奥巴马竞选团队涉嫌支付97.2万美元给福森公司,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也涉嫌支付124万美元给该公司。福森公司据称是一家政治调查公司,专门帮助政党或政治人物调查对手的黑材料。最新消息指特朗普“通俄门”的材料,就大部分由福森公司提供。

  希拉里涉嫌通过铀矿交易获利的传言也引发部分国会共和党人的行动。上周,众议院共和党人启动两项新调查,一项是奥巴马政府为何批准俄国公司获得美国20%的铀矿,另一项则是联邦调查局为何不对希拉里使用私人服务器收发政府文件提出起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司法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将对此进行联合调查。2010年,时任国务卿并负责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希拉里批准一项重大交易,美国铀矿公司“第一铀业”将美国20%的铀矿卖给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据称交易达成后,大量俄罗斯捐款流入克林顿基金会。

  特别检察官穆勒本人也卷入争议。有美媒挖出,穆勒自己在开曼群岛开设的战略基金公司,也分别持有俄罗斯天然气公司高兹普罗姆和诺瓦泰克的股份。此外,批评人士还指,穆勒虽然负责调查“通俄门”,但今年6月他把调查范围扩大到总统特朗普是否企图干预司法,涉嫌滥用职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