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乐团《镜花园》:一场穿越古今的电子“神游”

来源:凤凰音乐 2017-11-01 13:48:00

让张飞跳舞曲,让徐志摩“一夜情”。

可以说是内地首屈一指的电子团体耀乐团,在经历前几张专辑对标欧美、“向西看”的电子试验后,将创作眼光拉回“东方”,用一张以中国古典小说为题材的专辑,打开了音乐创作的另一方新天地。

新专辑名为《镜花园》,耀乐团从清代奇异历险小说《镜花缘》汲取灵感,将当下话题与古典故事相融合,把古风器乐与流行电音交织。10首歌风格迥异各有不同,好像让人乘着时光机,一路从当下穿越到民国再到古代,痛快地经历一场电子“神游”历险记。

所谓“神游”,要有浸入感。《镜花园》有着丰富的采样,和或乖张、或奇异、或讽刺的歌词表意,引领听众沉浸到某个场景或情境中去。

如《一宿》,宿醉酒醒后的徐志摩,从民国康桥穿越到了当今年代,坐着不熟悉名字的车(Lamborghini),怀疑自己喝了假酒。时间只此一宿,他搞不清楚心里装的是林徽因,还是身边载着自己的“小曼”。

奇怪的人物情节混搭,有着同样乖张的编曲搭配。可能嫌Tropical的舞曲基色+古筝的琶音太过安全、不够冒险,耀乐团还在副歌中加入敲击塑料桶的声音采样。这种不着边际的搭配,却带来意想不到的听觉体验。就像真爱难觅,管她是谁,这一宿必须玩得够尽兴。

如《莽撞人》,用嘻哈+Hard Dance来解构张飞这个古典形象。强烈的节奏和躁动的合成器音色中,他们先加入十面埋伏的琵琶弹奏,又采样“今有你家张三爷在此,尔等或攻,或战... …”的《八扇屏》相声,让你觉得似乎有板有眼在说张飞的时候,歌词突然神来一笔“你脸上有蚊子/打你面红耳赤”,极尽乖张。

副歌部分的说唱也是如此,中毒般的重复歌词,取材了张飞“豹头环眼,面如韧铁,黑中透亮,亮中透黑”的经典描述,加上重拍节奏,让人听着就能浮现出黑脸张飞鬼畜起舞的样子。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贯把“玩儿”作为创作态度的电子乐团,耀乐团这张专辑中的各种采样繁多且精彩。

《君子》采样了两段民国时期的老电影对白作为歌曲的前奏和间奏,年代气质强烈;《大神》用了一个60年代左右的老唱片进行了切片采样重组,复古又新奇;《烧了》黑胶唱碟采样嘻哈,记忆点明显。

擅玩儿,且玩儿得恰到好处,体现出耀乐团如今的成熟。这些采样的使用,既不会因为太炫技而刺穿歌曲的主题,也不会给听众造成听觉负担。他们是在一种整体氛围的营造中,展现自己音乐制作的宽度和广度。

当然,耀乐团的成熟还体现在音乐题材的丰富上。除了上述乖张的《一宿》和《莽撞人》外,一些具有更深思考、甚至讽刺意味的歌曲占比不小。这些题材定位或在古代,或在民国或现代,都是生活存在的永恒问题,如成长、爱情、名气、欲望等等。

《大神》有对欲望的思考:“用我召唤而来的力量/扩张贪婪的欲望/我会藏在你身上榨干你最后的善良”。《我知道你不喜欢你妈妈》写给青春期的少年,宽解母子矛盾:“也许她永远走不进你世界/但她的世界/你永远是第一位”。《君子》有强烈现实所指:“可这世风日下他也曾经害怕/有人声色犬马却还名扬天下”。《说辞》直指不爱了什么都可以拿来当说辞:“说辞是有缘无分/就挑几个颜色/证明你还活着”。

当然,最具深度和讽刺感觉的还是同名歌曲《镜花园》,放在专辑最后“点题”和压轴的意味明显。

结合小说《镜花缘》的情节,歌曲开门见山唱出:“无心之国用真名在造假/蚁人之国用生命作挣扎/两面之国用假名在谩骂/多目之国用骂名在表达”。

借此耀乐团表达出:其实任何时候社会都像一个镜花园,形形色色的人,各种不公平、肮脏的事每天都在上演,但重要的是保持内心纯净:“能不能别让我出言污秽,能不能就让我装作高贵,能不能别让我装神弄鬼。”

——耀乐团开始借古讽今。

所以整体来看,借鉴了《镜花缘》的形式和思想,耀乐团的这张《镜花园》在古往今来的电音穿越中,让人体味了一把嬉笑怒骂、爱恨情仇的“神游”,从中表达出他们对人性和社会的观察甚至嘲讽。

无论是从题材上还是音乐上,这都达到了他们曾经专辑未有的高度。

(文/梁晓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