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章”到底有没有资格怼我们的“热搜小公举”?

来源:搜狐新闻 2017-11-01 21:29:00

1

1997年初,当时还没有头顶“国师”称号的张艺谋要拍一个洗头水的广告,想找一个长头发的年轻女孩。

一个刚刚18岁的中戏在校生被推荐过去,然而后来不了了之。

1998年年初,这个女孩期末考试刚结束,忽然接到张艺谋的传呼,他要拍一部都市电影。

见面后,张艺谋却说她太显小了,影片里需要一个成熟点的女孩。

第二天,这个生性有些倔强的女孩就把头发给烫了。

几天后,张艺谋又让人通知她见面,一见她就问:“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女孩反问张艺谋:“你不是想找个成熟点的吗?”

张艺谋一听差点背过气去:“我要一个看起来纯一点的,你整个把事弄拧了。”女孩后悔极了。

过了年的四五月份时,她又接到了张艺谋的电话,张艺谋给了她《我的父亲母亲》的剧本大纲,说请她演这部影片的女主角。

这个女孩叫章子怡,她天分不是最好,却对自己够狠也够勤奋,懂得抓住身边的每一个机会。

机会从来是个千面女郎,以各种形态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章子怡却似乎总拥有识破她的能力:机会有时是《我的父亲母亲》里的招娣,有时是《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有时是《艺妓回忆录》里的小百合,有时是《一代宗师》里的宫二......

因为《我的父亲母亲》,她跳过新人奖,直接拿了影后。并且获得了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这种演技与成绩,吊打了当下一干小花旦和小鲜肉。

此后,她的演艺之路像开了挂一样,一路打怪升级,一路拍片拿奖。

2000年,她被李安相中,成为《卧虎藏龙》女主角。

章子怡最幸运的是,不管现实生活如何鸡毛,她总会遇到好导演和好角色,《我的父亲母亲》和《卧虎藏龙》让她走向成功也走向迷失,而《最爱》和《一代宗师》让她有机会沉潜反思。

2

2007年,一个刚满16岁还一脸懵懂的沈阳女孩,被妈妈拉到了北影表演系的考场,来参加考试的考生都有着优越的条件,外表漂亮,成绩优异,只有她,懵懵懂懂像个孩子。

但是最后,这个女孩儿被北影、中戏、上戏同时录取。

2008年,搜狐为了《一起来看流星雨》而开始“全民选杉菜”活动时,这个女孩儿也在同学的鼓励下去参加海选。

当时来面试的有几万人,她当然不是最漂亮的,她进去时甚至连妆都没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制片人姚嘉问她:“你怎么还有黑眼圈啊,是不是没睡好?”她却大大咧咧地回答:“没有啊,我这个是天生的。”

一句话,让制片人觉得这个小女孩很纯,也很真实。

而当时制片方就是想要一个跟杉菜不一样的楚雨荨,她可以不漂亮,但绝对清纯,清纯真实的她正好符合了制片方的要求。

回忆在厦门拍戏的3个月,她嘀咕个没完:“刚开始老找不对门道,因为开机前专门看过大S演的杉菜,所以演起来有模仿的迹象。”

后来她说,因此没少被NG,被导演骂更是家常便饭。

那是一段难熬的日子,每天收工后,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回到房间,想到自己可能影响到整个剧组的进度就大哭起来,害得剧组成员常守在门口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女孩儿叫郑爽。

3

如果从1997年主演张艺谋导演电影《我的父亲母亲》算起,章子怡进入电影圈已有整整二十个年头,演了近三十部影片。

她自己说过:“我很幸运,一开始遇到了好导演,碰到很多好故事,演了不同的人生和生活;后来我自己选剧本,总是去找新的角色来挑战,虐自己。”

《我的父亲母亲》里,是清新而又真挚的淳朴人生;《卧虎藏龙》里,是飘逸而又厚重的武侠情怀;《罗曼蒂克消亡史》,又是世界矛盾融合过程中,变得精致而又功利的生活。

迄今为止,很多人认为《我的父亲母亲》是她最本色的表演,她也曾说“招娣”这个角色“不需要表演”。

可是,真不需要吗?

拍《我的父亲母亲》,章子怡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在表演上突然“开窍通灵”的特质,她用得是比较笨的办法——在电影开拍前深入农村,提前几个月过起了“招娣”的生活。

即便如此用心地做功课,开拍的第一个镜头也让章子怡创下了令人难堪的纪录。

第一个镜头要求章子怡表现出招娣见到初恋情人时的惊喜与害羞,结果拍来拍去张艺谋都不满意,认为演得太假,来回折腾了27条才勉强过关。

为了表现招娣的内心世界,影片中有很多“跑”和“摔”的镜头,都是她真跑、真摔。

拍《卧虎藏龙》最经典的竹林拍打戏时,她脸朝下,从几十米的高处往下冲,快挨着地面了也不保护自己,完全豁出去。

和杨紫琼打斗时,被刀劈掉半边指甲,她把手指插进雪里冻一会,又接着拍。

赵本山回忆过,在东北拍《一代宗师》时,正是“泼墨门”甚嚣尘上之时,章子怡每天都以泪洗面。

一次拍火车站送别的哭戏,导演喊停后,她仍不能自抑,哭得蹲到地上。

或许“宫二”的狠,和章子怡对自己的狠,是一脉相承的。

这种面对压力时的不服输,放在“宫二”的台词里,就是:“我就是天意”。

《一代宗师》为她带来五个奖项,她憋了一口气,终于和“宫二”一样扬眉吐气,赢了面子和里子。

4

娱乐圈真是一个神奇的行业。有的人脑袋削尖搞新闻,使尽各种招数就想混个热搜涨涨人气,折腾到最后如果不花点银子买,都不能遂了心愿。

但有的人在街头哭一哭,站在机场打个电话,走在路上抽根烟,或者在微博小号上说两句粗话,就连续在热搜榜上霸屏。

可谓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热搜第一名。”

郑爽多次实力演示了什么叫做“热搜小公举”。

这些年,抑郁症、中二病、双商低......负面的标签铺天盖地涌来。积蓄已久的关于“我是谁”的愤怒如火山喷发,她拒绝被定义、拒绝被评价。

这个91年出生的女孩明明在外人看来一路顺遂、受尽宠爱,却又常常表现出莫名其妙的“自卑感”和不安全感。

从最初签约天娱公司,公司对她也相当看中,但郑爽在最初出道的那几年却经常曝出一些“任性举动”,比如因为同组男演员无意间亲昵举动而罢工让剧组停摆,推掉大热的新版《还珠格格》小燕子一角……

在《旋风孝子》中,郑爽被冠以“四次元少女”之名。节目里经常体现出思维异于常人的举动,且说话行为跳跃性很强,逻辑独特,有时会让人摸不着头。

她怒怼老粉,语出惊人:“所有的颁奖我宁愿不去也不想你们有半点得逞”、“我就是双商低了,我一直都知道这是我的粉丝给我的标语”。

于是,人们问:“她是不是得了严重的被害妄想和社交障碍”、“她被下了降头了吗?”

纵然许多网友不喜欢放飞自我之后的郑爽,但他们没有想到,我们当然有权利不喜欢郑爽,但她其实也是揭开皇帝新衣的那个小孩,她让我们看到明星所谓的人设背后无比拧巴的一面。

但章子怡所遭受的非议和负面舆论一点也不比郑爽妹纸少。

诈捐事件、泼墨门等至今掰扯不清,毫无疑问对她的公众形象曾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

和其他中国影坛的代表性女星不同,章子怡的几段情感经历也从未得到过公众的祝福。

她说自己一直在有压力的环境中成长,和媒体关系最僵的时候,她甚至认为“那些人都是端着枪来的”。

但她坚持认为,自己“内心很强大”。对公众的敌视,她也回以敌视:“自己要坚定,要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不要轻易被左右了。”

5

章子怡1979年2月9日出生于北京的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

关于章子怡的名字, 她的父亲说,是希望她将来怡然自乐,如果一生能够怡然自乐的话,那么,也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后来章子怡从影,她表示自从影以来,所有的经历都令她难忘,看来确实也挺怡然自乐了。

至于伴随着她的那些挥之不去的绯闻,成了父亲期望的反面,这也完全是一件无奈的事情。

章子怡与父母

因为,演艺圈是一个“是非圈”,浸淫在其中的人必须具备一种特殊的能力,即在种种复杂多变的社会关系中纵横捭阖。

相比而言,章子怡太率真了,或者说太孩子气了。小小年纪,她一头扎进这个复杂的社会阶层,一时间显得手足无措。

从泼墨门到诈捐门,再到扑朔迷离的感情经历,章子怡在演艺圈的这些年来中,绯闻像幽灵一般纠缠着她,与此有着极大的关系。

相比较而言,郑爽性格中越来越突出的敏感和低自尊,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她的家庭。郑爽的妈妈曾有一个演艺梦,但遗憾没能实现。

而郑爽的童年,也是在母亲的军事化管教和异乡求学中度过的。

郑爽小时候就有过人的表演天赋,胖嘟嘟的她喜欢模仿电视里的人物、动物,她最拿手的是模仿大猩猩,憨态可掬的样子总是逗得家人笑到肚痛。

郑爽从小就被送去各种兴趣班,四岁登台表演,小学连跳两级,十二岁就自己一个人从沈阳跑去成都学艺,十六岁就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

她的父母也曾承认:“我们有点拔苗助长了,小爽的 23 岁青春就是浓缩的人生。”

这样的父母,在你我身上发生的太多太多了,把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强加在子女身上,用尽全力逼迫她去实现并不属于自己的梦想。

郑爽曾在节目中哭诉过,小时候如何被同学孤立。孩子气的措辞或许情绪当先,但那份孤独、无助和恐惧,透过镜头都让人唏嘘。

后来郑爽放飞自我怼天怼地,其实只是把这种自我敏感,一股脑全部暴露出来,不想再藏着掖着了。

6

如今,国际章在公众面前和角色里形象无疑是“狠”的。

这一次,这个 “狠”女人终于爆发了。

这一次,国际章狠狠的怼了一回刘烨和郑爽,不留情面。

要知道,她早就说过,“不该忍的我也忍不住。”

比起之前做节目时的谦逊,怀抱女儿时的慈爱,章子怡这次更像是“做回自己”。

她曾说:“我想我是真的热爱电影,想为它做点什么。我现在似乎已经愿意一年只拍一部好的电影,虽然,我每个星期都会收到大量的剧本。可为了一部好的电影,我舍得为它放弃眼前的利益。我觉得不管是男人和女人,自信和优雅就很性感。潮流总会过去,能够拨开光环看我的人,我觉得才是真正喜欢我的人。”

的确,文艺片的黄金年代过去了,进入了商业时代,大师纷纷走下神坛,导演演员都不再是单纯的艺术工作者,电影整体质量下降,即使“国际章们”天分非凡演技精进,但好剧本太少太少。

如今,聚光灯的中心俨然是不属于“国际章们”了,而是属于“郑爽们”的。

众多缺乏演技和实力的小鲜肉小花旦,仅仅依靠卖人设,就轻轻松松霸占流量一线的位置。

这次,戳中大众痛点的是,八年过去了,郑爽妹纸的演技还停留在三个殿堂级的演技:瞪眼睛、瞪眼睛、瞪眼睛。

这次,似乎舆论一边倒地支持国际章怼郑爽。

自媒体女王咪蒙是这样解释的:“我们不再喜欢傻白甜了,而是喜欢气场强大的女生。”

在娱乐圈的生存法则里,“劣币”还能不能有恃无恐地驱逐“良币”我不知道。

至少,我们还是不应该非黑即白的看待任何一个裸露在普罗大众面前、肆意被人评判的人。

傻白甜也好,气场女王也罢。

无论是谁,丑陋的真实,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比优雅的虚伪要好太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