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迷雾,伊朗雄猫如何创造不死鸟空空导弹的首个战绩

来源:空军之翼 2017-11-02 15:30:04

在过去三十年里,有种空空导弹始终是航空迷和专业人员的关注焦点。它就是巨大而昂贵的休斯AIM-54“不死鸟”,格鲁曼F-14“雄猫”的远程利爪。

人们普遍认为这种著名导弹在2004年退役之前,只是在1999年伊拉克禁飞行动中实战发射过两枚,没有获得任何战绩。虽然伊朗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批F-14和AIM-54,但伊朗“雄猫”在实战中从未使用过“不死鸟”。

但事情的真相远非如此。

1973年底,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巴列维国王统治下的伊朗下达了订购80架F-14和714枚“不死鸟”导弹的首批订单。首批两架“雄猫”在1976年1月交付,剩余F-14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陆续交付,一同到来的还有240枚“不死鸟”导弹。

到1979年初,伊朗空军已经训练出大约120名F-14飞行员和100名雷达截击官(RIO)。但此时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爆发,巴列维国王被赶下台开始流亡国外。

伊朗帝国空军于是变成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由于局势的动荡,伊朗空军的飞行训练被终止。但随着与伊拉克紧张局势的加剧,这种局面在1980年8月发生了变化。

伊朗空军退役F-14飞行员穆罕默德-雷扎·阿塔伊少将回忆道:“我们开始让停飞18个月以上的F-14飞行员恢复训练,还召回了一些地勤技术人员,这让我们能够在长时间停飞后把部分F-14恢复到战备状态。”

“技术人员准备好‘雄猫’后,通过考核的一些飞行员开始驾机执行作战任务,在两伊边界上空进行空中巡逻。”

“最初,两国冲突局限于边界地区。伊拉克人会轰炸我们的边防部队,反之亦然。当我们的F-4进行跨境飞行时,F-14就会提供高空掩护。最后我们大多数F-14飞行员都完成了复训。”

1980年9月8日,伊朗空军的F-4E“鬼怪II”接到命令,前去轰炸正攻击伊朗边防哨所的伊拉克坦克和火炮。一架“鬼怪”被伊拉克高炮击落,机组跳伞后落入伊拉克境内,但幸运地躲过了几波前来抓捕的敌人,在几天后被伊朗军队救回。

由于伊朗空军的突然活跃使伊拉克参谋长深感忧虑,命令伊拉克空军深入伊朗境内实施侦察,查明伊朗军队是否正在备战。伊拉克出动的侦察机有巴格达拉希德空军基地第70中队的米格-21R和摩苏尔菲拉斯空军基地第44中队的苏-22。

伊斯兰革命使伊朗空军无力维持地面预警雷达站的完整性,伊朗叛逃者在1980年向巴格达透露了这一秘密,使伊拉克侦察机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深入伊朗领空。

1980年9月9日这天,轮到阿塔伊飞高空掩护任务了,为一个攻击伊拉克军队的F-4E编队护航:“我的后座是苏丹·帕夏-普尔中尉,当时我还是一名少校。我的僚机由沙赫拉姆·罗斯塔米少校驾驶……地面雷达站通知我们出现一个快速接近边界的目标,问我们是否能够攻击。”

“当时政府严令我们不要飞越边界进行越境战斗,因为这样会给萨达姆入侵借口。只有伊拉克飞机侵犯领空时,我们才能还击,才有权利去摧毁它们。”

“我告诉雷达站,我们将前往TFB.4(迪兹富勒附近的第4战术基地)降落并加油。加完油后,我们从迪兹富勒起飞,立即收到警告说有架不明飞机在北方大约80公里远。”

“我看到这个目标来自哈马丹方向,也就是从北向南飞行。我问雷达站是否已确定敌我,他们让我稍等片刻去检查目标状态,稍后雷达站回答:不,这绝对是一架敌机!对我们来说,伊拉克飞行员如此肆无忌惮地入侵伊朗领空非常让人气愤,他们以前从不敢这样做。”

“我让后座RIO帕夏-普尔向这个目标发射一枚导弹,我沉默了一下再次重复了命令。他接受了命令,按下了按钮。”

“因为我之前是飞F-5战斗机的,所以早已习惯看到导弹从翼尖滑轨上加速射出。我从来没有打过AIM-54,也不知道‘不死鸟’发射情景是怎样的。帕夏-普尔按下按钮后,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只听到了有东西从飞机腹部脱落。我对帕夏-普尔说导弹可能出现了故障,正向地面坠落。”

“所以我开始倒飞,看看下方发生了什么。我看到了正在坠落的导弹,然后看到导弹的火箭发动机点火,拖出了长长的尾烟……这时我才想起AIM-54从发射到点火要花好几秒的时间。”

“我滚转改平,重新检查雷达,看着导弹倒计时直到命中。5、4、3、2、1……目标从雷达上消失了。地面雷达站向我们欢呼祝贺,那个可怜的家伙高兴得差点晕倒!”

伊朗空军确认阿塔伊击落了伊拉克飞行员费萨尔·阿卜杜勒·法塔赫·阿卜杜勒·拉赫曼驾驶的苏-20M侦察机,他们通过缴获的伊拉克文件证实了这一结论。

但伊拉克从未装备过苏-20M,伊拉克在1973年购买了18架苏-20,截至1980年9月,第1中队仍拥有16架。

事实上,伊拉克苏-20在1980年9月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停飞状态。根据1981年5月29日的一份伊拉克空军文件:“在1980年9月4日-10月24日期间,苏-20机队因发动机相关问题停飞,等待苏联专家小组调查。”

最后也没有任何伊拉克官方文件显示在1980年9月9日有飞机被击落。伊拉克空军情报局在1992年编写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飞机损耗分析研究》显示,伊拉克空军在战争中被击落的第一架飞机是第44中队指挥官努巴尔·阿卜杜勒-哈米德·哈马德尼少校驾驶的苏-22,于1980年9月14日被击落。

当时哈马德尼率领苏霍伊双机编队进入伊朗领空进行目视侦察,僚机报告说遭轻武器射击,一开始什么事也没有,一分钟后,哈马德尼的飞机“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爆炸”。飞行员被宣布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伊拉克方面承认的1980年9月境冲突期间的唯一损失是贾西姆·达耶上尉驾驶的米格-21R,隶属第70中队。具体击落的日期和详情仍然不明,击落地点则是“阿巴丹北部”。

那么,阿塔伊和帕夏-普尔非常有可能在1980年9月9日获得了AIM-54导弹的首个战绩,击落了一架米格-21R。紧接着在1980年9月17日,费雷敦-阿里·马桑达拉尼中尉和卡西姆·苏丹尼中尉机组又用AIM-54击落了一架米格-23。

就这样,伊朗空军的F-14“雄猫”战斗机获得了AIM-54导弹的首个实战战绩,而且是在两伊战争之前的边界冲突中获得的。

作者:阿姆斯壮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