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能成为中国汽车场地越野赛的转折点吗?

来源:汽车时代网 2017-11-02 16:30:00

  2017“圣地”贵州遵义·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暨中国汽车场地越野大奖赛,经过三天的预赛和10月30日当天下午的决赛,八个组别的冠亚季军都出炉了。

  照例在这种场地越野的“聚会”上,照例在这种因越野结盟的营地文化里,老面孔们再次出现,但老面孔们这一回的感受却跟以往不一样。就像本次汽油厂商组冠军老车手鹿丙龙发自肺腑地感言:“遵义这一次太棒了,这才是我们期待的那种场地越野比赛。”

  他指的不是竞技层面的故事,而是比赛环境。这不是那种无人关注的行业内的小比赛了,而是一个真正的场地越野大派对。

  1、观众,越野赛从来没有过这么多观众

  10月29日这天,最后一天预赛。比赛9点30开始的时候,看台上已经坐满了观众。不过还有很多人在安检口排队等待入场——这里的规矩是,轮流看。走一波人,再进一拨人。但也有很多观众就围在赛道两侧的栅栏旁看比赛,大人搀扶着老人,或者小孩骑在父亲的头上。发动机的轰鸣让所有人必须凑近了说话。

  有工作人员说,观众是早上7点30就开始过来排队了,大多数是附近的居民。前三天预赛,观众的热情不减,一天比一天多。10月30日下午的决赛,大概有将近5万人在现场围观。很多中超比赛都未必有这么热闹的场面。

  见惯了世面的车手李鹏程说:“确实还没有跑过观众这么多的比赛。”不仅是他,其他人都一样。鹿丙龙说:“那么多眼睛看着你的车,对车手来说,心里更多了一份激励,表现欲望更强烈了。这才是我们期待的比赛啊。”

  这些“车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车迷,更多的是围观群众,可能他们连车手的名字都喊不出来,也极少听过广播里那些摇滚乐队的歌曲,只是一边听着现场解说一边惊叹于那些平时看不到的镜头。但围观群众某种程度上更证明了这项运动的原始魅力。所有的热爱都是从好奇开始的。在遵义播州区这个地方办一场国家级的比赛,对当地周围市民而言是一件大事。

  总而言之,你在其它地方还看不到这样的场景:黄沙漫天,轰鸣不断,人头涌动。竟有一种看比赛像过年逛庙会的味道。

  2、把当地历史文化融入比赛中

  这是一项专业型较强的运动,很多观众可能不太了解那些细节。比如,经济条件较好的车队,从雪地拉力赛的经历里找到灵感,从贵州这几站场地越野赛开始,纷纷给车轮装上过往在雪地里才用的钉子,这样轮胎的抓地力会更强。但一颗钉子2块钱,一个轮胎几百个钉子,一辆车每场比赛光是扎钉子就要几千块。

  但赛事组委会的人会给你开玩笑说,这些钉子,是向当年红军在这里深深扎根于群众的历史致敬啊。

  这样的比赛要做得接地气,必须跟当地文化结合。赛事运营方曾在去年年底的广东普宁“奔潮”中国汽车场地越野大奖赛中有过相关经验,把当地的潮汕饮食文化和越野赛事相结合。这次在遵义,这种模式更进一步——整个赛道的安排都在向历史致敬。毕竟遵义,在全国范围内,这座城市首先有一张红色名城的名片,然后才是遵义市下属的茅台镇。

  在国内所有场地越野赛的赛道设置上,遵义这届全国锦标赛最有意思。赛道上那个单驼峰,被命名为红军山,赛道上有4个连续180°转弯的水道,命名为赤水河。每个车手,每跑一圈,都要“四渡赤水”。不用解释大家都懂。

  鹿丙龙聊起这个赛道设置时说:“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历史课本上。”

  “以前很多比赛,就像把一个场地从一个城市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没有什么特色。这种设置让所有的车手都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别的地方,是在遵义,这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车手们在这种场合下比赛会更兴奋的。你想,四渡赤水啊,那不得百分百努力?”

  这个水道设置还有个特点,水道长,地面平,所以水花持续覆盖在前窗上,车手要在看不到路的情况下掌控赛车方向,很考验直觉和技术。当地政府非常欣赏这个赛道的概念。谁说四渡赤水这种掌故只能在文艺里出现,而不能跟更多人参与的体育赛事相结合呢。

  3、越野赛事的IP传播方式新拓展

  越野赛一直是行业内的狂欢,但这也是它的禁锢。在如何传播越野赛事IP的问题上,一直找不到好的方式。当然,这个行业一直也没那么重视传播的问题。但一项运动要变得潮流,仅仅靠不停地主办比赛显然不足够。

  赛事组委会副秘书长陈晞说:“赛车运动在中国是个小众项目,很多人不在乎越野文化在大众层面上的传播,但那是短视的表现。中国已经是一个汽车大国了,汽车运动一定有潜在市场。我们想,既然在遵义这个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城市办比赛,能不能开始尝试一种新的推广方式?”于是他们想到了更符合年轻人口味的动漫概念。

  从赛场入口到观众席,所有人都能看到“一只红色卡通猫开着吉普车”的形象广告牌。场地里,随处可见那只巨大的充气的猫。这种点缀让赛场的野性里多了一份潮流,更有派对气息。这是一个目前流行的动漫形象:魔鬼猫。它来自于一家深圳的文化创意公司。

  “很多体育赛事,会专门设计一个吉祥物或者Logo,想让这个吉祥物深入人心,但事实证明越来越难了,就算是巴西世界杯和里约奥运会那样的最大型赛事,现在有几个人能记得他们的吉祥物呢?赛事一结束,好像这些吉祥物就死亡了。我们不想这样,所以想到了用一个已经流行起来而且还将流行下去的卡通形象来做代言。”

  这个崭新的概念,就类似于,找一个二次元明星代言一届赛车比赛。这是国内首个借助动漫IP拓展品牌的越野赛事。

  “这是一个流动的宣传。”魔鬼猫的设计者“猫爹”表示:“赛事结束了,但魔鬼猫开越野车的形象会一直流传下去,会在不同的商店和产品上呈现。这种对越野赛事来说有一种长远的软性宣传效果。它还会回到越野赛场被反复使用。”

  至少从遵义这场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事开始,IP形象传播的问题开始被重视了。

  其实陈晞还在酝酿更多。“二次元明星是一种尝试,它也让我联想到了更多。现在很多娱乐节目都跟体育运动结合,如果让那些娱乐明星来遵义做一场越野车赛,类似跑男那样的节目,一定比跑男好玩的,因为这个项目更复杂,更有故事。这样一来,场地越野是不是会更深入人心呢?”

  4、赛道旁边是越野汽车赛摄影展

  也许从遵义开始,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就不仅仅是单一比赛了,而是一个核心,被多元的越野文化活动所包围的核心。不管是遵义政府,还是中汽摩联,还是赛事运营方,都已经在拓展赛事概念的边界,所以第一次在比赛场地设立车手和媒体服务区,还第一次办了一场越野摄影展。

  你也能够想象出这个情景:车手比完赛,走进车手服务区,喝一杯咖啡,然后在按摩椅上躺一躺,相互之间交流下比赛体会。国外的很多比赛早已经实现了,但在遵义之前的国内越野场地赛上还没有出现过。

  车手服务区的隔壁是人人都能进入的影展展厅。观众在看比赛之余,能欣赏到那些比现场场景更好看的照片。在这场主题为《逐》的宋永川/梁振文摄影双人展上,60幅赛场上的经典瞬间呈现在观众眼前。这在国家级大赛中还是第一次。中汽摩联的常务副秘书长何建东在影展的前言中写道:“通过影像的真实性和艺术感染力,去影响更多的人来围观来追逐这项运动,也是这些作品最终价值的体现。”“这个影展所传递的‘热爱’和‘执着’的精神内涵,是我们继续做好每一项工作所应具备的。”

  宋永川和梁振文都是国内最资深的汽车越野摄影师。从达喀尔拉力赛,到环塔克拉玛干沙漠拉力赛,从丝绸之路拉力赛,再到全国各地的汽车场地越野比赛,两位摄影师用镜头记录的赛车美学,主要在行业内呈现。

  陈晞说:“既然有那么好看的作品,为什么不集合起来展现,越野界应该有主动呈现自己的态度。”于是这个项目一拍即合。宋永川和梁振文在很短的时间内精选了一些作品,以支持遵义的赛事。

  梁振文这次因为在其它地方有拍摄任务没来遵义,但供职于体坛传媒集团的宋永川还是一副老样子出现在赛场,满身的泥沙,头上裹着头巾,一副越野摄影记者的经典派头。当他闲下来,他会出现在影展区为观众介绍自己作品里的故事。

  宋永川说:“拍了十年汽车越野,去过很多赛事,但从来没有人邀请我做影展,我自己也没有这种想法。不是说这个影展有多么高端,但组委会有这个想法,我自己很感动,也很开心。当我看到这些照片,能够仔细想起当时拍摄时的不同的故事。我想这些影像应该是越野文化的一部分。”

  这60张照片并不能展现中国汽车越野发展史的全貌,但这些照片能够摆在这儿凑成一个影展这件事,已经是中国汽车越野赛的一部分了——它最直接地提醒了所有人,越野比赛应该有自己的衍生品和延伸环节。

  5、官方认可汽车场地越野“遵义模式”

  或许恰恰在遵义这种三线城市,更适合办这种比赛。办赛是一个复杂的环节,“层层通关批文”往往大伤脑筋。遵义政府欢迎这种国家级别的比赛。安保、消防、救护、通讯,所有环节,当地政府各部门都大力支持。而体育本身,也恰好是这座旅游型城市越来越在乎的概念。

  出资举办比赛的是当地最大的国企——遵义交旅集团的董事长毛健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正朝交通+体育+旅游的战略方向发展。这场比赛只是个开局,我们还将斥巨资打造国内最大型的越野超级联赛。”或许遵义在汽车越野界是有野心的。“越野超级联赛”这个概念还是第一次被正式提出来。

  国家体育总局汽摩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杨光宇的话代表了官方对地方姿态的认可:“我们将大力支持贵州省打造山地民族体育旅游大省强省,鼓励遵义打造落户一批有影响力的赛事,加强体旅结合,助推脱贫攻坚,成为引领全国的山地运动旅游新高地。”他还提到了两个词:遵义智慧和遵义模板。

  遵义模板,在这届赛事的最后时刻,有一个闪亮的结尾——

  国内越野赛事一直以不太精致的方式呈现,组委会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在赛事结束后的颁奖礼上,当各个组别获奖者拿到奖杯的时候,有些惊喜。手里的奖杯好像跟过往都不一样,它像个精致的雕塑品。

  以往的比赛,奖杯大多都是水晶杯或者金属制品,俗称“淘宝货”,而且造型大多雷同。但赛车手们在遵义赢得的五星杯,用国际上最先进的3D打印技术做成,一条湍急的赤水河流盘绕成了莫比乌斯环形态的五角星,刻着车辙纹理的浮雕,侧面看是群峰起伏——精致、美观,新奇,辨识度高。遵义COC的这个句号画得恰如其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