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修宪的军事图谋 是政治企图 也是“家族使命”

来源:北晚新视觉 2017-11-02 13:55:00

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结果于10月23日出炉,自民党获得283席,单独超过半数。加上公明党获得的29席,执政联盟获得312个议席,超过众议院465个议席中的三分之二。安倍领导的执政党可谓大胜。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在11月1日举行的特别国会上被选为第98任首相。

人们之所以对这个三分之二的比值很关注,是因为《日本国宪法》第九十六条规定,有关修宪提案必须得到国会众参两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的支持,并获得过半数国民投票者的赞成。由于在2016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执政自民党、公民党和大阪维新会,以及无党派参议员中,赞成修宪的人数早已超过三分之二,因此,修宪提案在众参两院通过没有太大的问题。剩下的不确定因素是全民公投能否“获得过半数国民投票者的赞成”。

修宪是安倍的政治企图,也是其“家族使命”

“和平宪法”来自日本在二战中成为战败国。1945年8月15日,以日本天皇裕仁发布《终战诏书》为标志,日本承认战败,向美英中苏四国投降。1946年11月3日,新的《日本国宪法》公布,1947年5月3日正式实施。

新的《日本国宪法》中的第九条共有两项规定。第一项为: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第二项为: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基于宪法第九条“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和“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的承诺,新的《日本国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

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司法解释可谓安倍的“家族使命”。安倍出生于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在二战中曾担任东条英机内阁的商工大臣和军需次官。东京大审判中,岸信介被列为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之一。1948年12月,以两极世界格局的形成和美国转变对日政策为背景,盟军总部宣布释放包括岸信介在内的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

1957年2月,岸信介成为日本内阁首相,甫一上任,就积极推动修订《日美安保条约》,为日本建立自卫体系奠定法理基础。岸信介还积极策划修改“和平宪法”,但当时的国际局势和日本国内情形不具备修宪的基础,岸信介的修宪努力无果而终。

2006年9月22日,安倍晋三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并随即成为日本首相。2007年1月,安倍内阁将日本防卫厅正式升格为防卫省。这一改变的意义在于,防卫厅没有单独制定预算的资格,军事预算只能包含在内阁官房(秘书处)的预算中;而防卫省则具有独立向内阁提出预算案和法案的权力;防卫省长官也是正式的防卫相,即国防部长。如果把靖国神社看成是日本进行战争动员的精神装置,而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无疑是日本充分利用其经济、科技发展,推进自卫队建设,实现军事大国和政治大国梦想的重要举措。

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以身体健康原因宣布辞职。此后数年,日本首相职位在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之间交替。2012年9月26日,安倍晋三再次成为自民党总裁。同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党在第46届众议院选举中以绝对优势获胜,党首安倍晋三在随后的特别国会上再度被指名出任日本首相。

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司法解释是安倍的政治夙愿。2007年5月3日,是日本“和平宪法”实施六十周年纪念日。日本国内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远在埃及访问的安倍却专门发表讲话,称日本“正面临着宪法制定时无法预料的变化”“以宪法为最高纲领建立起来的行政体系、国家与地方的关系、外交和安全保障的基本体制等也都必须与时俱进,重新审定宪法刻不容缓”。

事实上,由于美国的默许或放纵,日本的军事力量建设早已突破“和平宪法”。今天,日本的陆、海、空自卫队不仅武器装备精良,而且训练演习频繁;不仅有自卫队内部训练,还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军队举行联合演习;不仅实现了海外派兵,还在吉布提设有海外军事基地。日本自卫队的实力已经可以与发达国家的军队比肩。安倍钟情于修宪,是急于给自卫队的存在寻找一件合法的外衣,同时,彻底解开束缚日本军事力量发展和运用的最后绳索,以建立安倍首相流传后世的“政治功业”。

安倍修宪的目的是将日本由“不战国”变成“可战国”

对于安倍执着于修改“和平宪法”的图谋,韩国联合新闻社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晋三以所谓“周边国家威胁”为借口修改宪法,目的是将日本由“不战国”变成“可战国”。

在安倍主导下,日本政府于2013年12月17日正式出台首个《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并以此为指导修订了《防卫计划大纲》、2014~2018年度《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新版《防卫计划大纲》确定了日本未来至少十年期防卫政策的基本方针。在“大纲”中,将“统合机动防卫力量”作为日本今后的新防卫方针,特别强调加强对钓鱼岛进行所谓“离岛防卫”,并首次增加了自卫队编制。

《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则规定,在未来5年内,日本防卫预算的上限将升至24.67万亿日元(约合2400亿美元),同比增加5%。另外,日本将大规模采购军备,包括17架“鱼鹰”运输机、3架“全球鹰”无人机、3艘美国最新锐的濒海作战舰等。

一旦如安倍所愿完成修宪,日本将把自卫队迅速扩编成可以随时对外执行任务的“国防军”。接下来的一步,日本很有可能以朝核威胁为由,提出拥核诉求。安倍的修宪之路,是在引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安倍修宪前景难料

安倍修宪面对的不确定因素除民意之外,还有美国因素。基于日本宪法第九条,日本只拥有在别国向日本发动攻击时单独行使自卫权作出反击的权利。而且自卫队在实际使用武力时,必须满足以下所有三个条件:一、我国(日本)受到紧急而非法的侵害;二、无法采取其他适当的手段来阻止这种侵害;三、行使武力仅限于所需的最低限度。

安倍政府在2014年7月1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修改宪法解释,将“三条件”中的第一条件进行了如下修改(第二、第三条件未改):一、我国(日本)遭到武力攻击,或者与我国(日本)关系密切国家遭到武力攻击,威胁到日本的存亡,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构成明确危险。同年7月,美日两国防长(防卫相)在华盛顿五角大楼会谈中达成历史性共识,即将安倍内阁对宪法解释的修改写入《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现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在不久前重申对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主张的支持。

由此可见,美国对安倍内阁修宪诉求的支持是小心谨慎的,而且国务院与国防部在此问题上有明显的态度差异。2014年6月24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发表署名文章《不诚信的安倍》,认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实际上是“宪法政变”。一旦听任安倍晋三造成规避宪法限制的先例,就很难阻止他继续通过“重新解释”来对日本宪法进行破坏。

10月24日,日本共同社就安倍修宪问题采访了华盛顿学院教授安德鲁·奥罗斯,奥罗斯教授认为,修宪并未得到日本国民的广泛支持,若强行修改第九条,对美国而言可能会给别的重要课题造成障碍。因为在朝核问题上要与中国、韩国合作,日本修宪可能引发与这些国家的外交纠纷。

安倍推进修宪步伐可以预期,但最终结局如何仍有变数。问题的关键也许就是美国对这一步骤的风险收益评估。正如日本人不可能忘记原爆,对于美国人来说,一个历史上侵略成性,二战中偷袭美军造成美国人心头挥之不去的“珍珠港情结”的日本,在完全解脱二战战败国缰绳的束缚之后,还能让美国精英战略家完全放心,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来源:凤凰网

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结果于10月23日出炉,自民党获得283席,单独超过半数。加上公明党获得的29席,执政联盟获得312个议席,超过众议院465个议席中的三分之二。安倍领导的执政党可谓大胜。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在11月1日举行的特别国会上被选为第98任首相。

人们之所以对这个三分之二的比值很关注,是因为《日本国宪法》第九十六条规定,有关修宪提案必须得到国会众参两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的支持,并获得过半数国民投票者的赞成。由于在2016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执政自民党、公民党和大阪维新会,以及无党派参议员中,赞成修宪的人数早已超过三分之二,因此,修宪提案在众参两院通过没有太大的问题。剩下的不确定因素是全民公投能否“获得过半数国民投票者的赞成”。

修宪是安倍的政治企图,也是其“家族使命”

“和平宪法”来自日本在二战中成为战败国。1945年8月15日,以日本天皇裕仁发布《终战诏书》为标志,日本承认战败,向美英中苏四国投降。1946年11月3日,新的《日本国宪法》公布,1947年5月3日正式实施。

新的《日本国宪法》中的第九条共有两项规定。第一项为: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第二项为: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基于宪法第九条“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和“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的承诺,新的《日本国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

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司法解释可谓安倍的“家族使命”。安倍出生于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在二战中曾担任东条英机内阁的商工大臣和军需次官。东京大审判中,岸信介被列为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之一。1948年12月,以两极世界格局的形成和美国转变对日政策为背景,盟军总部宣布释放包括岸信介在内的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

1957年2月,岸信介成为日本内阁首相,甫一上任,就积极推动修订《日美安保条约》,为日本建立自卫体系奠定法理基础。岸信介还积极策划修改“和平宪法”,但当时的国际局势和日本国内情形不具备修宪的基础,岸信介的修宪努力无果而终。

2006年9月22日,安倍晋三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并随即成为日本首相。2007年1月,安倍内阁将日本防卫厅正式升格为防卫省。这一改变的意义在于,防卫厅没有单独制定预算的资格,军事预算只能包含在内阁官房(秘书处)的预算中;而防卫省则具有独立向内阁提出预算案和法案的权力;防卫省长官也是正式的防卫相,即国防部长。如果把靖国神社看成是日本进行战争动员的精神装置,而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无疑是日本充分利用其经济、科技发展,推进自卫队建设,实现军事大国和政治大国梦想的重要举措。

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以身体健康原因宣布辞职。此后数年,日本首相职位在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之间交替。2012年9月26日,安倍晋三再次成为自民党总裁。同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党在第46届众议院选举中以绝对优势获胜,党首安倍晋三在随后的特别国会上再度被指名出任日本首相。

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司法解释是安倍的政治夙愿。2007年5月3日,是日本“和平宪法”实施六十周年纪念日。日本国内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远在埃及访问的安倍却专门发表讲话,称日本“正面临着宪法制定时无法预料的变化”“以宪法为最高纲领建立起来的行政体系、国家与地方的关系、外交和安全保障的基本体制等也都必须与时俱进,重新审定宪法刻不容缓”。

事实上,由于美国的默许或放纵,日本的军事力量建设早已突破“和平宪法”。今天,日本的陆、海、空自卫队不仅武器装备精良,而且训练演习频繁;不仅有自卫队内部训练,还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军队举行联合演习;不仅实现了海外派兵,还在吉布提设有海外军事基地。日本自卫队的实力已经可以与发达国家的军队比肩。安倍钟情于修宪,是急于给自卫队的存在寻找一件合法的外衣,同时,彻底解开束缚日本军事力量发展和运用的最后绳索,以建立安倍首相流传后世的“政治功业”。

安倍修宪的目的是将日本由“不战国”变成“可战国”

对于安倍执着于修改“和平宪法”的图谋,韩国联合新闻社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晋三以所谓“周边国家威胁”为借口修改宪法,目的是将日本由“不战国”变成“可战国”。

在安倍主导下,日本政府于2013年12月17日正式出台首个《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并以此为指导修订了《防卫计划大纲》、2014~2018年度《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新版《防卫计划大纲》确定了日本未来至少十年期防卫政策的基本方针。在“大纲”中,将“统合机动防卫力量”作为日本今后的新防卫方针,特别强调加强对钓鱼岛进行所谓“离岛防卫”,并首次增加了自卫队编制。

《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则规定,在未来5年内,日本防卫预算的上限将升至24.67万亿日元(约合2400亿美元),同比增加5%。另外,日本将大规模采购军备,包括17架“鱼鹰”运输机、3架“全球鹰”无人机、3艘美国最新锐的濒海作战舰等。

一旦如安倍所愿完成修宪,日本将把自卫队迅速扩编成可以随时对外执行任务的“国防军”。接下来的一步,日本很有可能以朝核威胁为由,提出拥核诉求。安倍的修宪之路,是在引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安倍修宪前景难料

安倍修宪面对的不确定因素除民意之外,还有美国因素。基于日本宪法第九条,日本只拥有在别国向日本发动攻击时单独行使自卫权作出反击的权利。而且自卫队在实际使用武力时,必须满足以下所有三个条件:一、我国(日本)受到紧急而非法的侵害;二、无法采取其他适当的手段来阻止这种侵害;三、行使武力仅限于所需的最低限度。

安倍政府在2014年7月1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修改宪法解释,将“三条件”中的第一条件进行了如下修改(第二、第三条件未改):一、我国(日本)遭到武力攻击,或者与我国(日本)关系密切国家遭到武力攻击,威胁到日本的存亡,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构成明确危险。同年7月,美日两国防长(防卫相)在华盛顿五角大楼会谈中达成历史性共识,即将安倍内阁对宪法解释的修改写入《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现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在不久前重申对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主张的支持。

由此可见,美国对安倍内阁修宪诉求的支持是小心谨慎的,而且国务院与国防部在此问题上有明显的态度差异。2014年6月24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发表署名文章《不诚信的安倍》,认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实际上是“宪法政变”。一旦听任安倍晋三造成规避宪法限制的先例,就很难阻止他继续通过“重新解释”来对日本宪法进行破坏。

10月24日,日本共同社就安倍修宪问题采访了华盛顿学院教授安德鲁·奥罗斯,奥罗斯教授认为,修宪并未得到日本国民的广泛支持,若强行修改第九条,对美国而言可能会给别的重要课题造成障碍。因为在朝核问题上要与中国、韩国合作,日本修宪可能引发与这些国家的外交纠纷。

安倍推进修宪步伐可以预期,但最终结局如何仍有变数。问题的关键也许就是美国对这一步骤的风险收益评估。正如日本人不可能忘记原爆,对于美国人来说,一个历史上侵略成性,二战中偷袭美军造成美国人心头挥之不去的“珍珠港情结”的日本,在完全解脱二战战败国缰绳的束缚之后,还能让美国精英战略家完全放心,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来源:凤凰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