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院长说故宫12

来源:网易新闻 2017-11-03 07:39:40

(原标题:故宫院长说故宫12)

楚天都市报讯 李文儒 著天地出版社

有作为的皇帝并不特别看重宫城防护带的作用

紫禁城最能让人们亲近的,是它的宽宽的护城河和它的高高的灰色的城墙。紫禁城最能拒绝人们的,也是它的宽宽的护城河和它的高高的灰色的城墙。

航空拍摄的照片显示得特别清晰——墨绿色的护城河如注满了水的深深的壕沟,把紫禁城严严实实地圈了起来。每看见这样的图片,我总会想到考古发现的非常非常遥远的时代,先民们聚居地周围那道或天然或人为的壕沟。紫禁城的护城河俗称“筒子河”,“筒子河”的叫法更能唤起我的此种联想和感觉。

从先民的据守高地或壕沟环护的时代开始,到村寨镇堡,到县城州府,到历朝历代的帝王宫阙,无不是高墙深沟地严防死守。一路过来,竟成为固定的模式。尤其是对于帝王的宫阙而言,最初的防御性功能,似乎慢慢退缩到可有可无的份儿上,模式与程式则越来越发扬光大。

然而,愈是程式性的装扮愈要格外的认真和缜密。

于是,南北长约960米、东西长约760米、高11.2米、底宽8.62米、顶宽6.66米的紫禁城城墙矗立起来了。城墙上可容四马并驰,成百上千的卫兵可以在四面围合的墙体上环绕奔走。墙体内外包砖,使用的是细砖干摆、磨砖对缝的筑砌工艺,为的是使高耸陡直的墙面整齐光滑、难以攀爬。于是,环绕城墙,总长约3300米,宽52米,深达6米,三合土夯底,条石砌帮,岸筑矮墙,引玉泉山水的护城河荡漾碧波了。在城墙与护城河之间20米宽的地带,明代沿河筑“红铺”40 座,每座房3间,守卫10人,昼夜传铃巡视。清代扩建为连檐通脊围房,改摇铃传铃巡视为传递红色木棒巡视,如接力赛般。

四角楼、四门楼共八楼耸立于高墙之上,墙上、墙下、墙里、墙外宽近百米的防护带尽在守望监视之下。

可谓密不透风了。

其实是不大管用的。也从未发挥过保得住一席宝座的真正作用。

明末,北京外城的防线一垮,李自成不就大摇大摆地直穿承天门(今天安门)、午门进宫了吗?崇祯皇帝只得出后门在万岁山下的一棵老树上了结了自己和一个朝代。百余宫女无路可走,只好投身护城河。护城河护得了什么?不过,严密的防护系统虽无大用,对付小打小闹倒也有点儿用处。清嘉庆十八年(1814),天理教小成气候,居然与宫中太监勾结,里应外合攻入紫禁城。此时的护卫系统起了作用,四门紧闭,墙上墙下墙里墙外护卫队奔驰呼应,暴乱旋即被镇压。

有作为的皇帝并不特别看重宫城防护带的作用。节俭的康熙,务实的康熙,极富想象力的康熙,浪漫的康熙,把无遮无拦的护城河突然变成一眼望不到边的碧绿荷塘。

围绕着紫禁城的17 万平方米的荷塘,是怎样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啊!那定是当时京城百姓争睹的一道亮丽风景。

下期预告:绕墙环河广植垂柳,不知是否受了“宫墙柳”的诗意感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