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小说」守望者

来源:热血方阵V 2017-11-04 23:56:09

原创军事题材文学作品《守 望 者》 作者:徐向宇

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人们都忙着躲避的高温。可在吉林延吉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个黑瘦的身影独自一人,翻弄着自家的人参。他弯着腰头上顶着破旧的迷彩帽,任由烈日灼烤着自己的身躯,汗珠顺着他那黝黑的脸颊,一滴一滴的坠入大地,化入泥土。赤脚的身影踉踉跄跄的向前移动着。他抬起头眺望着远方,深邃而又漫长,沙沙的柳树声和夏蝉的聒噪,带他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地方。

拂晓。透过微亮的地平线,几辆99式坦克悄然的驶向着1335.9高地。501车的张连长,低头思索着穿插敌方阵地路线,他看着地图,不禁为这一路上的平静,而紧张的直皱眉头。履带碾过戈壁滩的黄沙,带起了一阵尘沙飞土。远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坳,蓝方的120反坦克手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今天新出的太阳,因为这场对抗而变得更加新鲜。威风轻浮。蓝方的瞄准镜里出现了,张连长的501和他的连队。

“先打那个01,它可是连指挥车”

躲在小山坳的蓝军士兵,对准了501进行了一次集火射击,生怕它会跑掉,随着张连长车内的凤鸣警报器响起,坦克外的发烟罐冒起了浓浓的黑烟,他顿时感觉,像被人打了闷头一棍,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这时电台里传来于排长的声音。

“连长。我们该怎么办?

“你见过在战场上问一个死人该怎么办吗?”

说完他愤怒的关掉了电台,让驾驶员把坦克熄了火。整个坦克五连都被卡在了小山坳,于排长赶集接替了指挥,同时命令各车炮长搜索目标,可是命令刚下达,就看见一辆又一辆的坦克被“打爆”冒起了黑烟,蓝方的反坦克手十分狡猾,他们就躲在小山坳上,打完一发就再躲下去,骆班长气的跳出坦克炮塔,指着小山坳说。

“这要是实战,我早就用炮弹把山头削平了,看你们怎么躲在那里当缩头乌龟”

没有几分钟全连几乎全军覆没,战场上到处是发烟罐的浓浓黑烟,张连长看着让他的连队十分沮丧。

“行了,收拾收拾回家吧”

这时电台里传出了让他兴奋的声音。

“连长,我们还没有被打中”

张连长跳下坦克一看,排在全连最后的一辆“503”,还没有被击中,可是他看着山头上密集的蓝军阵地,对他们摇摇头说。

“算了吧。你们还是去找步兵,补充给他们吧。就一辆坦克是上不去的”

“连长我们想试一试,我们坦克五连不能就这么回家了呀”

张连长看着那全连最后一辆坦克,无奈的叹气。

“那你们就按原计划试一试吧”

503的排气孔排出黑烟,发动机吼出嘶鸣,朝着1335.9高地进发了。全连都看着这唯一“幸存”的坦克,在他们面前一点一点远去,骆班长摸着脑袋看着连长。

“不是我信不过他们,这辆车的炮长可是个新兵啊”

张连长拧开水壶递给他,看着远去的503.

“就是新兵才是最好的“化学试剂””

“根据导演部通知,红方的主攻、迂回穿插,都已经基本被我蓝方击溃”蓝方旅长看着电子地图,十分得意的听着报告。

“看来这个老牌红军旅跟我们前面交手的几支红军旅一样,没什么挑战难度,现在我命令,只留一个警卫排保卫指挥所,一个坦克排占领各制高点坦克掩体警戒,剩下所有单位组织进行反攻”

“报告!旅长导演部通知,两小时以后演习结束”

“快!给我通知各单位加速推进扩大战果”

蓝军的指挥所已经沸腾了大家都知道,这个态势如果再过两小时,红方的下场一定是惨败。在离蓝方指挥所不远处的沙包后,悄悄隐藏着五连唯一的“幸存者”。车长宁福贵仔细的看完电子地图后,长吁了一口气。

“兄弟们,我们好像捅进了“马蜂窝”,怎么样咱们出去把它捅破吧”

驾驶员高健看着驾驶室里的各项油料显示,拿出毛巾擦擦脸上的机油。

“干吧!反正我们也回不去了”

宁富贵转过头,看着一旁略显紧张的炮长小羽,拍着他的肩膀说。

“怎么样,你的炮到时候能不能浪起来”

小羽脱下坦克工作帽,甩去帽子上的沙子笑着说。

“那到时候还得看建班的走位,和你宁班的辅助了”

被小羽这一逗全车人开怀大笑。三个人看着车里的各种仪器,闻着各种油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靠在各自的位置上,虽然很疲惫,但503就是他们的家,不由得异口同声。

“当坦克兵真是最酷的差事”

坦克慢慢的从小沙包上爬了上来,由于是在敌人背后,完全没人注意那悄悄逼近的503.

“班长你说这红方也太不经打了吧,还是老牌红军旅那”

“现在各个跟咱们交手的旅,那一个不是败给我们,走陪我撒尿去”

“可是。班长我们还是潜伏哨呀”

“还潜伏你个头呀!这马上就要结束了,你觉得红军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说罢。两人脱下伪装衣,找了一个树根,方便了起来。

大地剧烈的震动,发动机的轰鸣而至,两人抬起头,迷茫的看着。

“班长,你看前面那个是坦克吗”

“好像是”

话音刚落他们头上的发烟罐冒了红烟,503从还没提上裤子二人身边呼啸而过,只留下了呆滞的二人。

小羽从瞄准镜里看到,山坡上的坦克已经开始转动炮塔。

“快!他们已经开始瞄我们了,不能和他们对炮了,我们就剩三炮弹了”

这时宁福贵说“咱们直奔他们的指挥所吧,高健!让咱们的503飞起来吧”

“你们俩把工作帽扣好,我放热烟幕咱们冲过去”

高健说完挂上高位挡,油门踩到底。怒吼的503直冲蓝军高地。车后卷起浓浓的黄沙,蓝军的坦克轮番射击,都没能命中开着热烟幕和黄沙相伴的503,这时高健的通话器传来了小羽的声音。

“减速吧!建班,炮塔的液压油管已经震碎了,炮口抬不起来了,无法自动瞄准了”

“那么办!马上就冲到了”

“都别慌!高健。你的油门不能松,我和小羽一起压着炮尾,我俩手动射击”

宁富贵说完驾驶室的高健,摘掉防沙眼镜扯下围巾,盯着驾驶窗怒吼道。

“今天我们就是要送503去你们的指挥所做客”

坦克战斗室。液压油管漏出的黄油,已经将两个人的裤子侵湿,仪器各项警报发出刺耳的鸣叫。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500米 、200米、100米,突然503的白色发烟罐冒出了浓烟。

“不好我们被击中一次了,前面有个风化的岩石,我先开到它后面去”

“不是!右面”

宁富贵大喊了一声,503右面冒出了一辆坦克,对方的炮口快速的转动。

“快!建班转弯呀绕着它转别让他们瞄中了”

两辆坦克互相绕着圈,好似中世纪的角斗士,双方炮口转动的速度决定了双方的命运。

“瞄上了!瞄上了!快开炮!开炮!”

“我知道!我知道!”

“开炮啊!快”

终于岩石后冒出了黑烟,蓝军的坦克停止了转动。高健没有喘息,直接踩着油门,撞开了指挥所的路障,兑现了他的承诺,把503“送”进蓝军的指挥所。

乡村的傍晚旅雁向南飞,落云卷积着夕阳的金辉,烧红了整片天空,大树下的他不知被哪家孩子的淘气惊醒,把他从回忆拉回了现实,一旁的孩子嬉笑的跑开,他站起身上扬着嘴角,望着他那一天的辛苦,威风轻抚他的身体提醒他——该回家了。当他走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身影,穿着那橄榄绿的衣服,这是一个年轻的中尉,中尉看见了他,扔掉手里的东西,跑过去一把抱住他,他愣了愣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中尉哽咽的叫到。

“建班。我来看你了”

他收紧有力的肩膀,脸上流着滚烫的热泪。

“小羽!小羽!”

他们回到村中,高健自己炒了几个自己的拿手的饭菜,可是小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高健举起酒杯。

“怎么了,来我这一句话也没有”

小羽抬起头。看了高健好一会。

“你这个骗子!你送我去军校的时候不是说一定留队吗?503不是谁也才不散吗”

“小羽你都是干部了,怎么表现的还像一个孩子”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去问宁班,他老是叹气让我以后有机会问你,你今天就告诉我,你是当时是因为训练跟不上了,还是思想落后了,还是有人......”

“够了!我是为了让你,让你们走的更远”

“十九大以后,改革步伐更快更紧,连队面临改革精简岗位,当时连长指导员找我很多次,我很清楚自己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党员,应该积极的投身改革,既然我参军的时候是因为祖国召唤,那么现在祖国召唤改革强军,我更要坚决服从。留下你们可以让祖国更强大。”

小羽呆呆的坐在那,许久也没有发出声音,高健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别看我现在拿起锄头,我照样是村里的致富能手,当了这么久的兵,我什么时候服过输。再说退伍命令也是命令,我也一定会坚决的把它执行好”

当天夜里两人喝得大醉,曾经的一幕幕,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那一刻军人无悔的忠诚也许不再他方,就在那个不起眼的小山村里。

清晨。小羽摇了摇发沉的脑袋,看见桌子上的字条——清晨第一轮太阳永远属于我们军人。看着高健叠得整齐的被褥,和他那远远传来的号子,小羽的眼睛湿润了......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