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点评入局共享汽车,徐新称超级平台估值将超千亿

来源:凤凰科技 2017-11-04 13:40:19

王兴

“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凡是跟吃和生活相关的事情,美团点评都应该考虑参与。”

昨天上午,美团点评招聘分时租赁共享汽车iOS算法工程师和资深Java研发工程师的信息,出现在某互联网招聘平台上。记者从内部获悉,该项业务与此前网约车业务类似,并没有计划全面铺开,而是计划将在成都一个城市试点运行。

这背后,是美团点评闯入分时租赁共享汽车市场的重要信号。

早在今年2月14日,美团打车在南京低调上线就曾引起热议。从表面上来看,美团点评CEO王兴的系列动作都是其对于“大出行”市场的高度重视;从美团点评整体的战略规划来看,这是美团点评作为平台型公司的必然选择,也符合他所坚持的“无边界”理论。

在过去两年,美团点评已经将触角从到店餐饮、外卖、电影票、酒旅,伸向出行、共享经济和新零售等任何有想象空间的领域,如今又增加了分时租赁共享汽车。

与此同时,美团点评昨天却宣布放弃共享充电宝和便利店,距离上线充电宝项目仅不到4个月。

那么,美团点评扩张的逻辑是什么?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曾表示,这是很关键但很难一句话回答彻底的问题。“有两个宏观标准,这个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会不会发生大变化,另一个是这个行业消费者或者商家是不是对现状满意?如果前者的回答是yes,后者是no的话,就有试的空间。”

昨天他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也解释了对新业务的判断逻辑,新业务关闭还是加大力度投入主要依据三点:一、是否能以可行的商业模式提供更好的客户体验;二、基于试点的商业模式判断未来市场规模,如果不够大会考虑关闭;三、与既有业务之间的战略协同价值,如果未来市场规模不够大,但战略协同价值够大,可以考虑扩大经营,否则关闭,比如共享充电宝。

投资人对这个逻辑一定程度上也持赞成态度。当初,美团打车的上线,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就持支持态度,“王兴跟我讲的时候,我觉得是好主意。当时也有投资人反对,担心打不过滴滴,担心烧钱太多。”但她的考虑是,用户有无需求,市场的痛点是否足够大。大概有30%的用户打车是去吃饭,与美团点评平台的用户重叠。所以,她相信这是刚需。

这个逻辑也与王兴相符,“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凡是跟吃和生活相关的事情,美团点评都应该考虑参与。”

为什么什么都得做?在徐新看来,只有你什么都做,才能把用户的时间耗光并养成使用习惯,否则没有被满足的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甚至侵蚀你其他板块的业务。

这也是她所说的“超级平台“的价值,她认为,“美团点评这样的超级平台(1亿以上的用户,每年使用八次以上)很稀缺很值钱。”由于商业格局的变化,超级平台上巨大的品牌效益和网络效益正在显现。所以,徐新认为“两个超级平台PK的核心就是用户参与度,DAU乘以使用时长。”

因此,早在2015年10月,美团点评合并后启动新一轮融资时,当时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刻,徐新却坚持重仓入股,并在今年10月19日的融资中继续跟投。

在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创投圈,徐新有着女性投资人独有的敏锐和耐心。她和网易一起经历过互联网的泡沫危机,顶住了股价最低不到1美元的压力,最终在2004年以800%的收益套现;她也是京东最早的伯乐,曾出现在2014年京东上市的现场,当时今日资本的账面回报高达150多倍。

在多个场合,徐新曾经总结自己的投资理念是:找对人、找好品类、长线投资。她形容自己,“不轻易开枪,开枪打得比较准。”按照她的说法,别人一年投3家,她3年投1家。

为什么逆势重仓美团点评?超级平台未来的价值有多大?资本市场对美团点评最大的担忧是什么?以下是《中国企业家》对话徐新的内容节选。

图片来源:被访者提供

CE:为什么在美团点评融资困难时,你却重仓入股?

徐新:有两个原因:第一,超级平台的价值巨大;第二,看好王兴和他的团队。

几年前,我就感受到了超级平台(Super Platform)的价值。第一,互联网改变了用户习惯,也改变了商业布局。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前,都是区域竞争。有了移动互联网以后,没有了地头蛇的概念,从一开始就在打一个全国性的战役。而且,所有的生意都聚焦在手机和App上。

而且,消费者越来越懒,去年有两件事让我出乎意料。第一是外卖市场涨得特别快,超出预期,核心原因是消费者很懒; 第二是移动支付涨的非常快。微信支付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迅速拿下了线下支付的渠道,其核心的原因也是用户的懒。

CE:如何解读超级平台的价值巨大?

徐新:消费者常用的App不超过20个,不喜欢下载新的App,因为记不住密码,所以流量越来越贵。新的App获客成本在120—200块钱,如果要做到1亿—2亿用户规模,需要大量地烧钱。如果你的App不在用户常用的20个里面,基本就没戏了。所以,美团点评这样的超级平台(1亿以上的用户,每年使用八次以上)很稀缺很值钱。

另外,超级平台的品牌效益和网络效益是巨大的。消费者的单位时间消耗在一个App里面的时间多了,就没有时间去其他的App了。所以,两个超级平台竞争的核心就是,用户的参与度,也就是DAU(日活)乘以时长。这也是为什么美团点评什么都做,因为这样才能让用户养成习惯,所有服务需求在一个平台被全部满足。一旦被别人就撕掉一块市场,就有可能被慢慢超越。

因此,越来越聚焦的趋势导致已经被占领的市场后进者很难进入。商业的格局完全改变了,中国市场的超级平台与商品相关的是京东和淘宝,与服务相关的是美团点评和滴滴。

超级平台还有个好处,可以不断在上面增加品类。美团点评虽然只有七年的历史,从团购起家又做了电影票、酒旅、外卖等很多品类。互联网最大的成本是获客成本和物流、配送成本。这两个因素的固定成本很高,可变成本很低,有非常强大的规模效应。所以平台要么做大,要么出局。

CE:美团点评未来盈利的潜力在哪里?

徐新:我觉得超级平台很值钱,美团点评是最好的例子。美团点评从现在的300亿美元估值涨到1000亿美金应该问题不大,时间可能在2020年左右。扩品类本身就是一个增长的动力,从团购到外卖、电影、酒店、旅游、新零售等。其次增长的动力是penetration(渗透),电商的增长在中国市场是通过渗透扩品类,服务电商还刚刚开始,平均数不到5个点。所以基数很小,成长的速度会很快。

CE:如何分析美团点评“扩品类”的无边界打法?与京东的扩品类有何异同?

徐新:相较于美团点评,京东的扩品类更简单。因为京东是在用同样的仓储物流在扩品类,所以京东有更强的规模效益和网络效益。京东卖的是标品,采购规模越大,成本越低,仓储物流的规模效应也就越大。老刘(刘强东)说过,任何一个零售的本质都是成本效率、用户体验。

其实,京东是在商品上扩张,美团点评是在业务上扩张,这是不一样的。美团点评更辛苦一些,比如餐饮和酒旅的供应链上的做法很不一样。但是,辛苦的生意都是聪明人在做,这两家做的都是苦活儿、脏活儿、累活儿,BAT们不干的活,所以美团点评和京东才能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

CE:如何评价美团做打车业务?

徐新:王兴跟我讲要做打车业务的时候,我觉得是好主意。其实也有一些人反对,他们有自己的道理。第一,担心打不过滴滴;第二,担心出行市场烧钱太多。但我从两个点考虑这件事,第一是用户有无需求。第二是市场痛点是否足够大,能不能带来改变。我们认为出行对于用户来说是刚需,而且出行市场足够大,虽然已经有了滴滴,但是依然存在痛点。另外,大概有30%的人打车去吃饭,和美团点评的用户群高度重合。这个事情有的做。

CE:你如何评价王兴?

徐新:首先,王兴是一部深度学习的机器。在很多领域,他都不是不是第一个做,但是他经过深度学习后,洞察更深刻,战略定位最精准,执行更到位。所以,他可以后来居上,最后把其他家PK掉。在团购时代,王兴洞察商业规律,执行“三高三低”(高品质、高效率、高科技,低价、低毛利、低成本),赢了团购这场战役。

在外卖领域,美团也是后来者。但王兴的战略思考很深刻,外卖有一个关键节点是在2014年的夏天,美团招了一千多人,培训了一个月,迅速铺向100个城市。美团渗透三四线城市做的很厉害,当时大众点评输给它也是在这个速度上慢了。美团外卖经历了三部曲,一千人迅速在一百个城市铺开,在三四线城市形成垄断后再用农村包围城市,和竞争对手打巷战。此外,王兴还做了两个重要的战略决策,坚定执着的做配送,给价格敏感不高的用户降补贴。

王兴的最大特点是,喜欢思考未来的事情。他常说为了执行上的懒惰,愿意做战略上的任何勤奋。有时候高管给他发三个Email都不回复,但是跟行业专家一谈就是三五个小时。

其次是,值得信赖。王兴聚拢了一帮志同道合的牛人跟他一起舍命狂奔。他在管理上愿意放权,只负责思考未来。

第三,坚持真理,不撒谎。在团购时期,行业内的公司大都虚报日订单量和商品原价,但是他不虚报,坚持打出原价。

第四,勤俭节约。王兴和高管们出差都住经济连锁酒店,我们比较喜欢节约的习惯,因为零售本身就是个辛苦的生意,不能大手大脚。

CE:美团点评尚未大规模盈利和未上市,是投资人最关心的两大问题吗?

徐新:赚钱这件事我一点都不担心。将来,美团外卖会非常赚钱,计算一下订单模型就能知道。假如每单40块钱,收取15%的抽成是6块钱,用户端收3元配送费,一共9块钱。其中,可变成本是6块钱,毛利可以是3块钱。即使没有这么多,按照每单毛利1.5块钱计算,乘以每天5000万单,再乘以365天,就是近300亿元。

关于上市的计划,很多人都在问。但我跟王兴说,不要着急上市。因为上市之后,股市的投资者都是短期的,那些人只盯着公司每个季度赚了多少钱,并没有长远的规划。融资后应该先把护城河做得再深一点、再广一点,之后再考虑上市的问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