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你没看错!玉皇大帝也要做述职报告,到底谁能考核他?

来源:东方头条 2017-12-01 21:43:00

天地之间九万里,驾云直上九霄处,在那缥缈的天界里,煌煌凌霄宝殿矗立在云中,仙气蒸霞,云海飘渺,琼花异草堆堆叠叠,千千年不谢的奇花,万万载常青的瑞草,比比皆是。金阙银銮层层龙凤翱翔,朱门玉户处处玲珑透剔,往来其间的,尽皆没垢之姿,惊天之容。

凌霄宝殿之后,约莫三千六百里处,有一浮空仙岛,仙岛之上芳草流香,瑞鹤衔芝,龙凤飞舞,玄猿白鹿,金狮玉象悠然往来。仙岛中央,有座宝殿,宝殿牌额上书“至察殿”,勾龙描凤,耀耀生辉。

至察殿中,玉皇大帝脸色稍显紧张,微微欠身,站立在大殿中央,前殿中堂之下,端坐道教至尊人物——三清。

三清偶有提问,玉帝都一一应答,紧张之色不曾稍减。

“西方教近年来发展迅猛,逐渐蚕食西牛贺洲,陛下如何打算?”居右的灵宝天尊淡淡地问道。

玉皇大帝微微一笑,恭谨应道:“依我看来,且由他,让他,看他能如何?”

灵宝天尊合目少许,再睁开时,微微一叹:“道家无为,陛下果然深昧其中真义。那陛下为何又坐看人间佛教信徒发展?修佛之人,愈来愈多,人间水路法事,佛门占去了一成,收敛的金银不在少数。”

玉皇大帝道:“西牛贺洲蛮夷不化,多凶恶嗜杀之辈,当年太上道祖过函关,渡流沙,入天竺,化为佛陀,教化胡人,渡燃灯太子为燃灯佛,留下大乘佛法道统,再如何敛财壮大,也只能屈居道门之下。四百年前,燃灯佛在过去世应劫,授记释迦摩尼为现在佛,历经九十一劫之后,释迦摩尼菩提树下悟小乘佛教,指天地成佛,佛门信徒才逐渐增多。”

说到此处,左席太上老君抬眼看了眼玉帝,也不说话。

玉帝对太上老君颔首,继续说道:“释迦摩尼不过一介地仙,掌西方佛门尚短,根基浅薄,要想立足西牛贺洲,只怕不易,何况西牛贺洲还有地仙之祖镇元子,由不得释迦摩尼放肆。他日,西方佛门若能与东胜神州、北俱芦洲、南瞻部洲形成牵制之势,不越过那条线,天庭自然放任他为一方诸侯,由得他广招门徒。”

灵宝天尊把玩手中如意,良久问道:“说说你这般做的理由。”

玉皇大帝回道:“我闻,释迦摩尼百年前在无启国收得一个徒弟,名为金蝉子。”

“无启国有何特别之处?竟值得你特意提出。”

玉皇大帝微微一笑,似乎早料到会有此一问,说道:“无启国在四洲海外,虽然称之为‘国’,却是一个大家族,族姓为‘任’。族中之人皆无后代,他们居于洞穴之中,以泥土为食,不分男女,人死之后埋入土中,但心脏依然跳动,尸身不腐,等一百二十年之后,就从泥土里面爬出来,带着前世的记忆,继续享受人生之乐。而,释迦摩尼所收的弟子,却是一只修行多年,化成人形的金蝉。”

“金蝉?”灵宝天尊闻言,脸上多了一丝玩味。

“正是,据我所得知的消息,释迦摩尼之所以收他为徒,乃是因为,释迦摩尼在他身上发现了和人参果、蟠桃等一样的气息,能过延长仙人寿命的气息。而无启国人之中,并无一个人有此气息。”

此言一出,灵宝天尊与太上老君对望了一眼,元始天尊也微微睁开了双眼,仔细打量了玉帝一眼。

“此事,与你容忍西方佛门做大有何关系?”

“他如果不做大,如何抵抗得住周天之内,五仙五虫对长生的渴求。”

灵宝天尊哈哈一笑,说道:“不错……周天之内,还有谁知晓此事。”

玉皇大帝微微躬身,说道:“得知此事之后,探查消息之人已被送往斩仙台。世间,只有三位道祖、我、观世音菩萨、释迦摩尼知道。释迦摩尼以传道为由,整日将金蝉带在身旁,观世音菩萨更时常护在身侧。我本打算劫持金蝉过来,一直无机会,只得往远处谋算。”

灵宝天尊甚是满意玉皇大帝的答复,微微一笑:“陛下深谋远虑,此事但依你……地仙界,妖气熏天,隐约有逆天之举,陛下又将如何处置?”

玉皇大帝应对过刚才一题,心下紧张稍缓,成竹在胸的说道:“三界之内,凡有九窍者,皆可成仙。施教育贤,宣他上界,招入天宫,许以官职,编入麾下,磨其锐气,慢慢吞之。”

灵宝天尊摇头,冷冷道:“此举引狼入室,他日必吃苦果。何况,天宫里各宫各殿,各方各处,仙官都是有数的,如何容得下浩浩荡荡的妖精。”

玉皇大帝微微一笑,“王母蟠桃园中,三百六十株蟠桃,年年需要灵气滋养,我闻妖族都是聚天地灵气而成,当可为之一用。”

三清闻言,都微微合目,许久不作言语,心中暗道玉皇大帝狠辣。

良久,左席太上老君微笑道:“一饮一啄,自有其道理。且冷眼旁观,看他如何。”

“如此也好。你自行权衡利弊就是,王母自地仙界西昆仑搬上瑶池之后,似乎时常聚集群仙,陛下,你此事又如何看?”

“王母统领女仙,事务繁忙,我已安排了人员帮忙一起打点,诸如蟠桃盛会之事,也能料理得清楚。”

玉皇大帝言下之意,王母身边有我的人,她有什么异动,我都一清二楚,让王母从西昆仑迁上九重天,为的只不过是她的蟠桃而已。

“蟠桃盛会,乃天宫一等一的嘉会,无差池便好,我这边无事了。”说完,灵宝天尊闭目养神。

“我无话问了,天天往凌霄宝殿跑,陛下的所作所为,我都瞧在眼里,这五百年来,中规中矩,虽无什么建树,倒也无什么纰漏,天地人三界打理的井井有条,周天秩序也无混乱之处。”太上老君摇了摇宝扇,微微一笑。

灵宝天尊、太上老君的话并没上玉皇大帝的心神稍微松弛。

良久,元始天尊说道:“这次述职,合格,接下来的五百年,变数纷乱,你好自把握,你回去吧。”

“是。”玉皇大帝朝三清欠身,规规矩矩推门离开,出得至察殿,长长舒了一口气,架起祥云而去,去的方向并非凌霄宝殿,而是广寒宫。

灵宝天尊运目瞧了一眼,说道:“陛下与嫦娥之事,当真不警醒一下?任由他二人这般胡来?”

“我三人不说,量来别人也无从知晓,警醒了陛下,让陛下如何自处,随他去吧,三十三天之上,又不是仅此一桩。”太上老君无所谓的应道。

“老倌,时日差不多,你就早些往灵台方寸山,释迦摩尼占先机,抢先一步截下金蝉,让东木公扑了一个空。倘若灵明石猴再被他抢去,他就占据了两个五行灵根,西方佛门可就压我道门一头。”

“好,老倌我先行一步。”太上老君一甩拂尘,化作一缕轻烟往人间界去了不提。

没错!你没看错!太上老君去了方寸山,至于做什么,你看下就知道。玉皇大帝和嫦娥搞上了,三清一开始就在算计佛门,玉皇大帝并不窝囊!玉帝每五百年要接受三清的一次考核!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