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进的“煤改气”:别让冻伤的孩子为蓝天埋单

来源:冰点周刊 2017-12-05 19:01:14

暖气片的一端连着政策的“体温”,另一端是千千万万对温度有要求的个体。人的五官不会像仪器那样,精确读取颗粒物浓度下降的数值,但人心比任何仪器都灵敏:冷就是冷,暖就是暖。

作者│ 张国

没有什么比一件有温度的物事,更易使人感知冷暖。比如说,冬天里的暖气片。

这个冬天,正在为治理空气污染而推进以电代煤、以气代煤的一些地区,暖气出了种种状况。有的地方雷厉风行拆了居民的煤炉,天然气却爽约了——我们本就是“煤多气少”的国家。非采暖供气为保障采暖让路,又必然导致一些家庭做饭出现问题。

太阳底下无新事。几年前,发改委就曾紧急通知,由于一些地区集中“煤改气”,实施前没有落实气源,“气荒”影响了民生。

有了往年的教训,今年的应对原本可以从容一些。不能否认,今年压力更大。作为“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减霾的指标是硬的,减煤的任务也是硬的。特别是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0多个城市的327个区县,要求从今年10月到明年3月,PM2.5平均浓度同比至少下降15%。就在上半年,这一区域的细颗粒物平均浓度还出现了几年来首次不降反升的情况。

12月5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的一些农村学校,今年“煤改电”没能按时完工,设备采购在供暖期一个月前才招标。孩子们就着阳光,在户外写作业,靠跑步取暖。

南雅握小学的孩子在室外写作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洪园/摄

虽然享受了一定的改造补贴,但这些冻伤的孩子,和那些抱怨做不熟饭的居民一起,无疑都在为蓝天埋单。

蓝天人人喜欢,雾霾人人痛恨,“同呼吸共命运”的道理人人都懂。但埋单埋到吃不上饭,埋到瑟瑟发抖,难免心生怨言。

蓝天和热度都事关民生福祉。蓝天是头顶的目标,热度代表生活的底线。供暖是一种生存性的民生需求。不管何种原因,客观上造成“热度换蓝天”的事实对立,只会损害整个国家“蓝天保卫战”的民意基础。而这场战争,是需要的就是来自每个人的、长期的响应。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财政都在为“煤改气”“煤改电”出资,可以说,每个纳税人都在为蓝天埋单。但直接付出代价的,还是这些地区的居民。他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都必须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农村居民,属于对价格敏感的典型群体。抛开改造成本和财政补贴,农村地区房屋普遍封闭不严,外墙保温不佳,导致取暖成本上升。更何况,迟到的暖气又来雪上加霜。

《中国青年报》那则报道发出几个小时后,曲阳县就对7所学校供暖,并承诺当天全部11所学校供暖。县委书记表示,县里相关部门曾汇报称所有乡村小学“煤改电”已经完成,不会耽误供暖。

看来又一次,政策在执行中跑了调。状况一再出现:山西一个工人因为烧煤取暖被拘留,山东一个困难户付不起“煤改气”的钱而被人牵走了羊。面对减煤任务,不顾条件、不顾后果地推进改造,与刷在村里“谁卖煤就抓谁,谁烧煤就抓谁”的标语一样简单粗暴。在有的地方,改造工程推进时有人把煤存在冰箱里以应付检查——这反映出让人改变生活方式需要长期“斗争”。

污染属于经年累积的痼疾,是简单的手段一时治理不了的。今年夏天,环保部、发改委等10部门和6省市人民政府联合印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有如下规定,“对采暖季暂不具备清洁能源替代的散煤,积极推广使用型煤、兰炭等清洁煤替代,同时开展农业大棚、畜禽舍等用煤替代工作。”可见,改造的一个原则是要根据资源禀赋选择热源替代方案,而不是一刀切。

暖气片的一端连着政策的“体温”,另一端是千千万万对温度有要求的个体。人的五官不会像仪器那样,精确读取颗粒物浓度下降的数值,但人心比任何仪器都灵敏:冷就是冷,暖就是暖。

每逢供热季,从上到下,整个供热系统都厉兵秣马,如临大考。千家万户的暖气片是社会的测温计,不要让它冷了人心。有作家早就说过:“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已经心冷后你的殷勤。”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